虾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葫芦岛 / 正文

葫芦岛:小哥哥的单人单车环华之旅

2019-05-15 08:12:41 / 我要吐槽 查看是否已被百度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谷歌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搜狗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360收录

愿你终可破茧成蝶,不负此生

人的一生,在不断的选择。老去的时候,观其一生的轨迹,或平直,或曲线,或精妙绝伦。选择,偶然?必然?17年中旬,一个偶然的想法,决定去骑川藏线。在此之前,只是偶尔跑跑步,甚至没有骑过变速车。自己当时都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人的恐惧来源于未知。西藏对当时的我来说是神秘的,上网搜索,首先跳出来的是辛苦,是高反,是抢劫,是野狼,是肺水肿,是各种死亡案例。当时有一瞬间是打算退却的。沉下心来看了看其他人的游记,成功者也挺多,透过文字可以感受到他们的自豪,不敢说征服了自然,起码成功挑战了自己。自己当时的心态,觉得不经意间以年近三十。回忆这二十多年来,平平淡淡,按部就班,在看以后,不出意外的话几乎可以一眼看见死亡,期间几十年的轨迹一览无余,心中感到惶恐,觉得人一生总要留下些许印记,可以在老去之后觉得此生无憾,可以躺在摇椅上和孙男娣女吹吹牛。决定好之后,发了条朋友圈立个旗,以防止自己退缩。自己装的,爬着也要装完。和父母说了这个想法,可以说是连哄带骗。父母以年或半百,不熟上网,对西藏没什么概念,可能他们觉得只是一次普通的旅游散心,便同意了。交代了一些事,银行卡微信支付宝余额及密码,买了一份高额保险。自己当时感觉像交代后事一样。几天之后,坐着飞机到了成都。就地采买,置齐装备之后,启程出发。路途上山下山,中间修整,拉萨游玩,历时一个月。

直播吗

感觉不太对劲。工作不太顺利,再加上直播短视频的兴起,觉得这是一个可能。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仗剑走天涯,阅尽世事,成为一个青衣白马唇红齿白,看似清澈的眼底,却怎么也掩盖不住其中沧桑的翩翩美少年。可以以此为生,理想和现实可以合而为一。用了一年时间处理工作上的事,在2019年4月15日,正式开始了新的生活

生活多平淡,在路上也是如此。电影是把主角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经历浓缩成两个小时,所以人们觉得精彩。我深知自己只不过是芸芸众生中普通一个,但是我觉得吃过的饭,读过的书,走过的路,经过的事,可能不会对一个人有着立竿见影的影响,这些会被打散之后吸收,最终沉淀在身体里,沉淀到思想中,日复一日,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一个人。以年为单位,我觉得这种影响是巨大的

4月15日。第一天出发,天津市武清区到天津泰达航母公园计划从二月底推到三月中,又从三月底推到四月中。不知是因为天冷,还是因为潜意识并不想走。早上五点,起床收拾,正将起床时,心里的想法却是有些抗拒,要不就不去了罢,正了正心神,起床。本想一早出发,以避免被邻居们看猴一般的议论与围观。起床时发现父亲也起了。原来他早已醒了。他直接去了厨房,一会出来和我说,你妈说让你带几个鸡蛋,我去买早饭。遂在家等着。十几分钟后,父亲买早饭回来。不知为何那顿饭吃的很慢,父亲一直在絮絮叨叨的说着在外面要注意的事,尽管他是一位老农民,外出的次数屈指可数。在外面要注意安全,注意身体,家里不用惦记,觉得累了的话就回来。这几句话反反复复重复的说着。父亲平时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吃早饭时,他却在不停的嘱托。

我本以为经历了八年年初离家,年底归家的日子,对离别可以适应一些,但没想到,分别之时,心里不舍得感觉一年比一年强烈。自己也问过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自己给出的答案,是可以尽快养家,让他们早一点休息,可以安安心心的养老。生病之时我可以掏的出手术费,可以用钱为他们续命。假设有一天,他们因病住院,医生和我说手术费五十万,成功几率百分之三十,我可以不用手足无措和无能为力,以致终生遗憾。想要以后老婆可以不用去菜市场专买处理的菜,不用买地摊廉价的衣服与化妆品,不用在与闺蜜相聚时自惭形秽。想要孩子可以自由的选择爱好上兴趣班,钢琴跳舞游泳画画。还有,我的理想出发,中午路过飞地清河农场,地处天津却归北京管辖,吃饭时旁边小哥说他很羡慕我这样的生活,很自由。其实我在之前工作稳定时也很向往,走在路上之后,其中滋味只有自己能明白。环境次要,我觉得主要还是心理和感觉吧。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下午快走到海边时,觉得环华开始的记录点应选择一个较好的点,不应该随便选个路边的树,看地图之后定在了较近的航母公园。往那走的时候顶风,第一天没有穿骑行内裤,真是磨得慌。下午三点多到达,想了想现在进去的话也玩不了什么了,等成功回来再进去吧(其实是因为贵,门票220)。门口拍照留念,找地方住宿,附近宾馆也很贵,想起有个朋友好像就在附近工作,联系后确认离着不远,到了他那蹭了顿皮皮虾。附近找了间小宾馆住了下来

清河农场

4月16日 汉沽到曹妃甸早上出发,沿途晒盐池,挖盐机。休息时,很多看起来就有气无力的苍蝇围了过来,可能它们吃盐吃多了吧。为了尽可能贴近海边,在地图上找能通的路线,结果十分荒凉且路况特不好,担心爆胎。汉南支线,沿着那个大坑走了好远。路过曹妃甸时被一小哥叫住聊了会天,他在去年走过川藏线,看得出来对我此行也很是向往。前行到美利达车店打一点链条油,大叔很热心,不到没收钱而且还帮我灌了一瓶。不太好意思,在大叔那里买了个小灯。晚上本来打在广场搭个帐篷,地址都选好了,这时我妈给我打电话让我务必找个客栈住下。收拾起来,前行一会看见一个,念家宾馆,念家念家,心有所感,住了下来。晚上到附近吃了个朝鲜面,面味道一般,小菜辣白菜不错的

4月17日 曹妃甸到唐山港早上出发,又到了昨晚朝鲜面那家吃了一份小笼包,看地图海里有一条滨海大道,打算走那里。那天的风很大,路过的鱼池水面波纹非常吓人。水面离着岸边很近,而且水波很大。前行冀东油气的车棚休息了一会,保安大叔出来,看到我的穿着打扮很好奇,了解之后感觉大叔的看法并不支持也并不反对。在昨天计划路线的时候,觉得这条路应该很美,吹着海风看大海。但那天的海风怕是把我吹成了傻子。以后风大的时候都把头巾叠成帽子戴上,再戴头盔,舒服多了。到了目的地之后,和孙中山先生合了影,为了找一个角度拍了好久。找地方住店,30元。当时觉得条件较差,没想到的以后几天的条件更差。那天虽说设备差点最起码有独立卫生间和热水可以洗澡。完毕后出去吃了个面,没有胃口吃不下去。打听到附近有个菜市场卖海鲜的挺多的,想去买些皮皮虾来让老板加工来吃,步行过去只看到一家有卖的开价50。中午路过刚下船的30都没买。回去旁边又点了份西红柿鸡蛋盖饭补充下维c,依然没有胃口

吃了几根的面

4月18日 唐山港到昌黎团林乡早上出发,一路顶风。中午路过毕西村,沿386乡道前行,经过沿海公路,无红灯且大车特别多。等了好久过了路口之后,发觉走错了,不应过路口,而应该右转走沿海公路,又等了好久才回来。我怕不是个傻子吧。下午时心血来潮打算露营,看之前游记说加油站村委会派出所较容易,信心满满拐下去到一个村落。打听到村委会说明来意后被拒,村长劝我回家吧,外面多危险。你打算露营的话前面有黄金海岸,景区,有人民警察安全,后来想想,自己还是有些稚嫩。换作自己的话也不会同意的。没有值班人员,要锁门。住里面人家怕丢东西,住外面如果出什么事人家还要担责任。继续前行,到达团林乡。红明饭店,老板娘性格很好,住下了,当晚吃了些饼干对付了一顿

茹荷,如何。

四月十九日 昌黎团林乡到北戴河早上出发,走了十里,吃了一碗咸死人的馄饨,吃饭时间老板和我聊天说,他听说渔岛风景很好,好多有钱人都去那玩,虽然他没去过。于是我掉头往回走,经过昨晚住宿地时加快速度。到达渔岛之后,工作人员和我说施工中未来放。想说脏话不?想。看导航前边有个沙雕公园,名字很不错就去了那里,自行车不让进只能放外面,怕丢行李,离开了。中午时分到了村长口中的黄金海岸,上次见沙滩已经是十多年前,很兴奋,待了很久,拍了好多照片。到了南戴河北戴河之后,难怪这里才是著名景区。沙滩很干净,不像黄金海岸那里光脚走路怕扎脚,杂物很多。看见了顶帐篷,以为是露营同行,走近才知是一名不知因何事伤心的姑娘,坐在帐中双目含泪空洞的望着大海,未打扰,离开了。可能小说看多了,总担心那姑娘会想不开等人流散去走入大海,便在不远处休息,观察着。天色渐晚,有人来把姑娘接走了,我感觉温度不算低,想看看海边夜景和海上的日出,找了一个废弃淋浴室扎了营(希望不是因为闹鬼废弃的)。晚上吃掉了剩下的半包饼干和水,抽了半包烟。不知为何海边吹风时想的很多,思绪很乱。出发时的热情开始退却,在家千般好,出门万事难。道理所有人都会讲,但其中滋味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不能摸热水被不敢会被烫,这是道理。哪天手贱去摸然后被烫了那种感觉,是经验。灯泡不能放进嘴里,不然拿不出来这是道理,我还没试过,可能哪天脑子抽了会去试一试。第一次露营,没休息好。马斯洛马大爷五层理论中第二层就是安全需要,所以人要住在房子里,坚固的墙,隔出一个封闭空间,不用担心陌生人或动物突然闯入,所以给人以安全感。帐篷的安全感很差,担心人靠近,担心动物靠近,担心头顶砖头掉落,怕这些在靠近自己时自己还不知道,只有它们触碰到帐篷时还会吓自己一跳。迷迷糊糊睡去之后,三点多海边开始刮风,帐篷哗哗作响,感觉就像一条狼狗在外面嗅着并尝试进来。不知过了多久,好似睡了,又好似没睡。早上五点,海边一女子大喊。天,已经亮了

四月二十日 北戴河到山海关老龙头景区这两天一直在举着自拍杆直播,感觉不太方便,早上便开始修理车上的手机支架,因为它有一部分挡住了摄像头,手机摄像头在右上,第一次弄反了,弄的左上,第二次弄的左下,第三次才成功。好像智商降低了。出发之后围着北戴河转了一圈,环境很好,地图上看周围是各种疗养院。今天有些阴天,路上很多跑步锻炼的,还有很多拍婚纱照和结婚的,今天周六。去了老龙头景区,门票20元,个人觉得值得一看。其中有个将台和八卦阵,我第一次听说拜将台是小说神墓,当时觉得霸气外露。我站在上面看着前面阵中转圈圈的人时,这些人怕是傻子吧,这么简单进不去,看我来带着你们飞。走到入口看着刚刚及腰的围墙,信誓蛋蛋的大踏步走了进去。十分钟之后,我是谁?我在哪?请上面的人帮忙指挥之后,登顶成功。坐了一会,离开,又一个十分钟过去了,望着门口前面一面墙上明晃晃的不可翻越四个大字,我深深的觉得它在嘲讽我,我今天就是出不去睡在这里,也绝对不翻。30秒后,真香!往前走有一座入海石城,壮观。往回走之后想沿着城墙下去,没想到城墙上没有下去的路,又绕了一个老大老大老大的圈才下去。出去之后就近找了个小宾馆,50块钱老板娘送了一碗面条,那天老板喝多了,很亢奋。很多男孩子都有一个仗剑走天涯的梦想,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现理想最终与现实相去甚远。理想就像云雾,现实就像大山。大山始终一动不动矗立在那,理想慢慢随风飘散。慢慢积累,慢慢努力吧,尽量可以让自己的一生可以多一分精彩。

你应该跑不了多远,信不?

四月二十一日 老龙头到绥中早上出发,和老板闲聊了一会,老板在感叹生活不易,好像每个人都是如此,累,却又在不得不坚持着。人在观察他人时,容易关注到他人的顺境,很少去关注他人不如意的地方。观己时,却又反了过来。当选择要做事的时候,前期付出了很多很多,但丝毫见不到回报,大多数人便是在此退却。但是这个过程就像破茧成蝶,黑暗期间的坚持,是在慢慢改变着一个人的,只不过这些改变很缓慢,容易被人所忽略。孩童感觉不到自己在长高,可是数年未见的人见到他时,却会惊讶道,都长这么高了,道理相同。所有人都懂得这是一个扎根的过程,现在根扎的越深,将来可以承受的便越重,但是坚持下去的少之又少。观察过不少脱颖而出的人,有一个共性,就是坚韧,可以从气场中感觉出来的。出发后到了天下第一关山海关,照例,沿城墙顺时针转一圈。南门进到北门时,路被堵住过不去了。山海关和西安城类似,都是保留了古城墙,北京之前也有不过后来被拆除。山海关内城西部老破小东区较发达,一会了解到天下第一关的城门在东门。前行之后遇到七位从山西来的大爷,老当益壮,被拉爆了。在中途我还以28的速度跟在一辆红色小摩的后面,破风。当时距大爷不远,想追上之后招呼大爷过来,省力,谁知大爷身影渐行渐远。到了一个海鲜市场买了一斤皮皮虾就地用自己的小炉子煮来吃了,味道不错,价格和家里相当,味道比家里肥美多了。吃过之后继续前进,看到一只黄狗被撞死在路中间,避免二次事故,也不忍它的尸体继续被过往车辆碾压,拖到了路边,黄狗余温尚存,一条生命转瞬即逝,挖了个坑埋了,虽横死但也算入土为安吧。本想发条朋友圈,想了想又放弃了,我同样在路上,身边各种车辆呼啸而过,意外也随时发生在我身上,徒增家人担心。路边问了问宾馆,价格较贵,拐到了绥中县,老两口招待所。那天觉得很饿,肉沫茄子三碗米饭,和半瓶啤酒。24号早上五点多,大爷们给我发了他们拍的视频,问后得知,他们已经到了大连。大爷终归是大爷

四月二十二日 绥中到葫芦岛路过车站匆匆那年,未开门的药王寺,过了兴城之后,山开始多了起来。晚上找地方住店,旁边刚好有个挺实惠的十元自助。这两天的心态不是很好,之前318一周时左右也是这样,不知为何。我妈每天都在直播间里,提醒着我该休息了,该吃饭了,该找地方住店了,等看见我找到店房住下,她就不看了。我在外面,她们的心一直悬着,有时我会想,我这样是不是有些自私,可我想走出一条路,尽管必定艰难重重,荆棘丛生,我还是坚信着光明一定会到来。其实我感觉当下所有年轻人的生活压力都很大,一部分人会不自觉的把一些生活工作上的负面情绪发泄到最包容自己的父母妻儿身上,另一部分人会懂得控制情绪,一些负面的东西自己承受住消化掉,对家人永远是阳光的,报喜不报忧,这种思想上的转变需要经历的磨练。我以前也是前者,随着年龄阅历增长,慢慢的在有意识的控制自己变成后者。虽说有时我自己做的并不是很好,但我在一点点改变。子欲养而亲不待,多少人往往是在父母百年之后才追悔莫及。我庆幸在父母刚刚显露出衰老时懂得了这个道理,并身体力行,一点点改变着。人总是不珍惜那些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的,尽管那些最是珍贵,失去之后,才追悔莫及。不知为何,同一件事,人们往往对小孩包容,对老人却是不包容。为什么呢,标尺效应吗?60分及格,小孩成长过程中是从零分到八九十分,而老人衰老却是从八九十分掉落到十多分。小的时候觉得父母无所不能,等他们老去之后,唠叨,健忘等等,有没有这方面原因。子女生病了,大多数父母会倾家荡产为他看病老人生病了,子女为其倾家荡产的却不多为什么呢?子女是父母生命中的全部,而父母只是子女生命中的一小部分吗?植物生命传承确是如此,可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欢迎各位讨论,等我想到其他会再补充

四月二十三日 葫芦岛到锦州临近中午时路过一座天角山普济寺。名字很好,普济众生,庙中香火不忘,山门开放而大殿未开,遂下山来。途中遇到一位阿姨,对我说我去给你开门,进入殿中。阿姨给人的感觉很祥和,是一种思想外显由内而外的气场,有信仰的人。和阿姨学了礼佛参拜的仪式,下得山来。前方看到路边一片泥地延伸到海边,有很多人拿着小铲小桶在挖贝壳,以为这便是滩涂,闲聊后得知是填海填出来的。再前方经过笔架山,门口望了一下没有进去,看天色尚早,去到了质疑全世界的锦州。刚进城遇到一位骑行小哥,很热心的把我领到了渤大附近宾馆集中地便离去了,进了第一家店觉得还行就住下了,晚上两位老板娘带我去吃了个面,本想我来买单的,但是她们已经结过帐了,晚上回宾馆后,便到了附近水果店买了些水果给她们。

Powered By © 虾米资讯 2015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或网友爆料,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nyhot@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