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威 / 正文

武威:武威火书记贪腐滥权被公诉了,其诬陷、抓捕记者罪还未清算!

2019-07-27 23:40:18 / 我要吐槽 查看是否已被百度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谷歌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搜狗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360收录

配音频看评论更棒哦!戳下面就能听

2019年7月18日,甘肃省定西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火荣贵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案,定西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其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所送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300余万元,造成国有资产损失1.7亿元。犯罪嫌疑人火荣贵,2018年7月,在甘肃省政协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的位置上被查落马;而称其为“火书记”,因为他曾在甘肃省武威市担任过7年市委书记。

据甘肃省纪委监委发布的通报,火荣贵的违纪、违法问题几乎无所不包,集政治问题、经济问题、男女性贿赂问题于一身,而且是“性质特别恶劣、情节特别严重”。但是,本文今天既不谈“火书记”涉嫌受贿1300余万元,也不管他是否“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只谈他担任武威市委书记期间,即在2016年1月时,指使武威有关部门制造假案,诬陷、抓捕媒体记者一事。目前,“火书记”抓记者的案件,已经成就了百度百科的一个词条——《武威记者被捕案》,可见其影响之大。事件虽然已经过去快4年了,但我们还是有必要将案件复盘,以此检视甘肃省武威市的舆论监督生存状态。

2016年1月7日和8日这两天,甘肃《兰州晨报》驻武威市的记者张永生和《兰州晚报》、《西部商报》的另外两名记者一起与单位和家人失去了联系。他们去了哪里呢?不是被外星人接走了,是被武威市凉州区公安局抓捕拘留了。三名记者被拘留之后,当地公安局、检察院对案件的侦查办理效率非常高,仅时隔半个月,凉州区人民检察院即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对张永生等三名记者分别作出了批捕、移送起诉、继续侦查的决定。仿佛一切材料都是现成的,只等请君入瓮。

在拘留过程中,他们两次更换《兰州晨报》记者张永生的罪名。先是说他涉嫌嫖娼,一周后又变成了涉嫌敲诈勒索,由治安案件升格为刑事案件了。对此,当地检察机关在通报中说,张永生涉嫌嫖娼证据不足,改为涉嫌敲诈勒索5000元。而这5000元敲诈勒索款,却是在过去5年中积累下来的,检方没有公布被敲诈勒索的单位名称。古人云:“捉贼拿赃,捉奸拿双”,证据不足就敢把记者以“涉嫌嫖娼”抓捕,感觉连自己都不相信了,就又换成了“涉嫌敲诈勒索”5000元,五年时间敲诈勒索了5000元,这罪名也太随意、太任性了吧?

武威市凉州区警方为什么要抓张永生等三名记者呢?警方说他们涉嫌敲诈勒索,而记者们自己却说,是他们多次报道了武威市的负面新闻。张永生说,武威市凉州区公安局主要负责人曾致电他,要求删除网上有关凉州区原某副区长受贿、公开审判的报道;另外,当地非法采血十分猖獗,《兰州晨报》曾以《武威10余名中小学生被胁迫卖血》为题进行过揭露。这些丑陋、罪恶的事件的曝光,无疑触怒了武威市领导,触怒了火荣贵们,于是就恼羞成怒地报复记者了。

更有意思的是,张永生被抓后,当地主管部门总是不能确定到底是在哪里抓到的。警方说,张永生在洗浴城涉嫌嫖娼时被抓;宣传部门给省里汇报时说,警方在办案过程中发现了张永生的违法线索后抓的;《武威日报》在报道中说,张永生是警方在治安大清查中被抓的;而张永生对自己的律师说,自己是在西关大街上被警察所抓……众说纷纭,不知哪一种说法是真相。

一次抓了三名分属不同媒体的记者,而且抓捕地点模棱两可,抓捕罪名含混不清,两次更改,这不得不令人怀疑有打击报复之嫌。随着舆情的发酵,案情引发了全国舆论的关注和上级领导的重视。2016年5月19日,武威市凉州区检察院发布消息称,对《兰州晨报》记者张永生作出不起诉决定,并获得国家赔偿1098元。此前,另外两名记者已取保候审。就这么不痛不痒的就完事了,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把一起特大“舆情”案件抹平了,背后的保护伞、黑后台是谁?随着原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原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的落马,武威市抓记者的事件应该透亮了。

据财新记者事后调查,针对张永生的“举报信”,是由武威市凉州区宣传部某人写好后,交给武威市公安局凉州分局的,凉州区公安分局主要领导亲自修改后,又安排警员从武威市东大街邮政所寄至武威市公安局。然后,武威市公安局又批转给凉州分局。至此,一个在“火书记”的授意下,由武威市相关部门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打着法律和正义的名义出笼了。

火荣贵在武威市大兴文字狱,不惜赤膊上阵炮制假案诬陷、抓捕三名记者,说明他已经把武威当成了自家的后花园。“蛮横霸道,把主政地方视为私人领地和独立王国”,这也是甘肃省纪委监委对火荣贵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通报中的关键词。在这个“独立王国”里,火荣贵的权力已经登峰造极,只要这位“火书记”有需要,当地的一些部门就敢指鹿为马,黑白不分地跟着他的指挥棒转。

火荣贵的权力淫威,已经严重破坏了武威的政治生态,掌控了当地的权力资源。为了诬陷、抓捕记者,就有部门亲自捉刀伪造所谓的“投诉信”;就有部门敢于滥用权力,充当诬陷、抓捕记者的急先锋;就有部门不仅没有及时纠正和制止这种违法行为,反而从司法程序上,积极帮助其完善制假漏洞。这样恶劣的法治环境,真是普通群众的噩梦。

火荣贵的丑恶嘴脸、罪恶行径,已经伴随着检察机关的公诉,昭然若揭于天下。但是,火荣贵在武威市担任市委书记7年,他在武威市散布下的流毒,他在武威市造下的恶业,与他在武威市官场扶植起来的一批轻信有关。火荣贵在7年中提拔了大批县处级领导干部,我们不能说都是金钱贿赂、性贿赂上去的,但也不能排除这样的存在。所以,清除火荣贵的流毒,改善武威的政治生态,改善武威的法治环境,标志就看由火荣贵一手导演的诬陷、抓捕记者案件能不能彻底平反。而平反的关键在于敢不敢、能不能把那些通过不正常手段走上领导岗位的官员拿下来。

治国理政、不忘初心教育,应该唤醒一些党员处于冬眠状态的党性,应该唤醒一些领导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良心!

(此文为“汤计典频”工作坊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图文编辑:张萌)

如果喜欢,请点亮在看!

Powered By © 虾米资讯 2015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或网友爆料,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nyhot@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