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威 / 正文

武威:浅析——武威经济发展之困局

2019-07-27 23:40:19 / 我要吐槽 查看是否已被百度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谷歌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搜狗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360收录

看甘肃(kgansu)——走进甘肃,才能更好的看见!在这里,你看到的是一个现实中的甘肃...数万人订阅的专属于甘肃人的微信大号。点击标题下蓝字“看甘肃”免费关注。

(配图来自网络)

本文论点仅表达作者观点,与平台无关。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

唐朝诗人骆宾王的这句诗本是用来形容蝉虫的困境,现在比喻武威这一西部边陲的小城经济发展之困局,可能也算是贴切了。

位于甘肃省中部,河西走廊的东端的武威市,辖凉州区、民勤县、古浪县和天祝藏族自治县,总面积33238平方公里,常住人口182万人,是丝绸之路自东而西进入河西走廊和新疆的东大门。

“车马相交错,歌吹日纵横”这座曾是千年的“五朝”都城,甚至曾经一度是西北的军政、经济、文化中心,中国第三大城市。东晋时期,北有姑臧,南有建康,姑臧即为凉州,乃是华夏两大中心之一。

即使到了隋唐时期,凉州也一度是唐朝三大经济中心之一。可在今时,千年之后,沐浴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整整40年的这座城市,却衰落到了全国“六七线”城市的境地。

环顾现时期全国的经济发展趋势,如果把东南沿海地区依靠沿海外贸的区位优势、政策先行的开放优势等诸多优势,全面飞速发展比喻成飞机,已成冲天之势;那东部沿海地区则为“动车”,平稳而高速;

中南部区域则为“客货车”,群众基础条件差,历史拖累较重,但脱贫以及新型产业形成后,即可有效“减负”,轻车加速;西部新疆地区则为“越野车”,速度较慢,但底蕴厚重,只要民族团结稳定,经济通过性强、抗冲击强,持久力足,后发而上可待;

而整个发展路途上,唯有两个区域发展乏力、速度滞后甚至垫底,一则为东北区块,原本固有的工业基础厚重,底蕴颇深,但因为“发动机老旧”,动力性能落后,任凭中央怎么“前拉后推”,像是辆“拖拉机”短期内依然难以赶上;

另一个就是西北区域甘青宁,底子薄、欠账多、群众基础差、自然环境恶劣、贸易区位优势不足、发展意识举措欠缺等等,导致全国发展垫底,像是破旧的“老爷车”!但宁夏自然环境较好,享受民族帮扶政策多;

而青海虽身处内陆、环境恶劣、基础差、人口少,但至少善思发掘出了“青海湖”这一引擎,未来也可期;唯独甘肃自然环境恶劣、经济基础薄弱、发展意识守旧等诸多不利更像是一辆依旧还甩鞭驱赶的“牛车”。

身在凉州,实不愿将武威发展喻为“牛车前行”,毕竟千年前的家乡古人就已经造出了誉满天下的“铜奔马”;毕竟改革开放的40年来,家乡人也一直在努力,但若是深入清晰的了解其他区域经济发展领跑者的发展现状,你就会清醒的认识到,我们区域经济的发展差距或许远远不是“飞机、动车”和“牛车”之间的天壤之别。

权且将武威的经济发展喻成一辆破旧的汽车,困境重重、诸废待兴,需要所有武威人更多的努力:

底盘劳损残破

如果把一个区域的经济发展比喻成一辆车,那这个区域的自然资源、区位交通和产业发展基础,便可形容成这辆车的底盘了。武威这座城市地处西北内陆干旱缺水、地大物贫、工业基础羸弱、千百年来就是个以一产农业为主、家中无矿的“穷娃”。

解放后地方上仅存的零星工业,在改革经济大潮下,早已消失殆尽,周边市区均为矿产原材料供区,却未在本地形成制造业产业圈,二产产业了剩于无;而区位交通的优势,由于锁国闭关等因素,早在的宋元时期,陆上丝绸之路就已断竭,汉唐时期的“人烟扑地桑柘稠”的商埠重地景象,早已不复存在;

改革开放后,由于武威城市地理位置偏于内陆,城市未有坚实的二产支撑,难以成陆路交通所必须,所以公路、铁路等交通,更多只是将武威作为一个过站点而已,加之海上运输成本低廉、航线开辟容易,成为产业革命后,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交通方式,所以原有的经济发展模式中,武威几乎已无丝毫区位优势可言。

矿产贫瘠、二产羸弱、无交通区位优势,土地资源紧缺、内生消费水平低等对后现代经济来说,区域抗经济风浪和荷载能力过差,就像是一辆底盘破损严重的车辆,一旦遇到地方民生负担加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外部发展环境恶化这些“沟坎”,这辆车很可能会立即“趴窝”!

动力匮乏羸弱

区域发展中,自然环境、区位优势、产业基础等为发展之车的底盘,那区域的发展产业,以及内生的潜在生产力人口、人群的发展意识和消费拉动力等则为这辆车的“发动机”。

武威原属陆上丝绸之路的重镇,一度甚至是中西方文化、商贸交流的集结地,曾有“凉州七里十万家,胡人半解弹琵琶”的盛景,但随着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的此消彼长,这座千年古城也早已被风沙所埋,被世人遗忘。

身处信息闭塞的内陆区、经济发展滞后、人口受教育程度偏低,三大产业几无优势可言,加之失去了交通区位优势后,并未积极转型,适应后现代经济的发展,经济积重、三产羸弱。一产的农业,改革至今还未摆脱旧有农业模式,相当区域甚至还停留在自产自销、仅供于温饱、原始种养殖的阶段,农产品尽管丰富多样,但迟迟没有形成拉动区域经济的有效产业链,;

二产旧有的工业企业已尽数淘汰消失,发展数年引进的诸多工业企业,一部分空有其表,无产能效益,只为圈地融资;一部分属于高耗能高污染工业,严重同武威发展不符,更无什么拉动经济效应可谈;

另一部分,尽管属新型产业,也符合地方发展,但规模较小,加之全球工业下行,难以拉动区域经济,一息仅存而已;三产服务业,由于武威失去区位交通优势,商贸流通领域未成规模,本地消费多,流动人口少,远未形成拉动区域发展的产业圈。纵观武威,诸多产业发展裹足乏力,导致地方经济发展动力严重不足。

车饰简陋粗糙

家用车中,美系车诸如“jeep”、“福特”、“雪佛兰”之类,共有特色都是一贯的美式做派:动力强劲不惜油、底盘厚实钢架重、内饰却是粗糙而廉价,远没有日系和德系车内饰那般居家适手、做工精致,但由于车体承载力强、通过性强、动力强劲,所以依然市场反应好。

将城市的市容形象将之比喻成城市经济这辆车的“车饰”还是贴切的!似乎区域经济发展似乎和市容市貌关联不大,但其实城市经济很集中的一个表现,就是当地城市建设的市容规划、布局;而一个城市的市容市貌,其实也是这个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缩影和凝练!

“筑的美巢可引凤”其实不失为,一个区域和城市打造形象,拉动区域经济发展的“良策”。城市整体建设的规划有前瞻性、美丽和便民相统一,地域特色和历史文化共呈现,正是一个区域和城市文化精神的集中体现,更是区域吸引投资和发展商贸的关键!

改革开放以来,武威的城市建设,从早期的盲目乱建,开始步入规划建设,但老城区内,居民点陈旧杂乱、服务机构随意无前瞻、街道窄小交通拥堵,新城区功能区不完善、建设缺规划、断尾工程集聚、文体设施奇缺等问题依旧突出。

从一中李铭汉故居的破败几近消失到城区房地产商的征地肆意扩张;从“陇右学冠”文庙的掌股一隅到各类商业综合体的豪建空置,------新的城市文化无从体现,旧有的历史文化更埋落殆尽,城市建设无法脱颖而出、经济发展很难引凤而来!

方向操控失准

武威作为一个有着深厚文化底蕴和农业根基的西部人口大市,在改革开放的40年里,不乏各种发展的机遇。但前期决策层面的一些发展战略缺乏科学论证、没有发展前瞻、不顾地方实际、盲目规划执行,更是导致地方经济发展错失机遇、遇阻停滞、裹足不前的根本“病症”!

犹如一辆车的“方向操控”若是出了问题,那任凭底盘如何坚实、动力怎么强劲,也只会背道而驰、南辕北辙,同其他区域发展拉大了差距!

武威本是个工业极其薄弱之地,一方面境内无大型国企制造,没有工业产业基础;另一方面,城市周边没有形成工业制造的集聚区,紧靠的金昌市也只是依靠矿产发展的工业原材料运销的中游产业;

再者,武威境内虽有一些矿产资源,但远未形成规模,且生态环境极度脆弱,不符合区域经济发展的长期规划。一个区域的发展战略,理应“扬长而避短”,但旧有的决策层居然做出了“工业强市”的发展战略规划,而且还是在近几年全球工业萧条、制造业萎缩、国家出口急剧下滑的经济大环境之下!

连浙江“义乌”,这一全球最大的小商品制造、产销基地,都从2014年就开始积极“转型”了(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已经深入的探讨过),更别提一旁的金昌市这些资源大市,先期就谋划开始转型。武威大量的土地资源、政策资金、干群人力全然放在了一个错误的发展方向上,同新时期区域经济发展方向背道而驰,也就无怪乎,武威的经济发展持续同全国拉开了差距,甚至被周边兄弟城市抛在了身后。

数年的招商引资工作,落户武威唯一成功的工业企业恐怕只有“达利集团”和“青啤集团”了,各类园区工业企业近半数的空置、倒闭、无效益,拉动地方经济的美梦,却已变成掣肘地方发展的“包袱”!

区域整个发展战略的偏差,最终导致了地方经济前行的偏航!很庆幸,武威新任的领导决策层已经清醒的看到了这一点,开始大力的“纠偏”!但地方资金紧缺、土地资源枯竭、建设欠账过多、错失发展机遇等诸多问题困境,依旧困扰着新的领导者和改革者们。

“路攀分寸不可上,失势一落千丈强”----- 这是千年前韩愈听琴时的紧张感受,也是千年后笔者对武威经济发展形势的紧迫感受。

困难、波折、险阻,在个人成长乃至城市的发展中都会有,作为武威经济建设的参与者,我们会努力和新的领导者决策者们一同思考武威经济发展的解难之措、破局之法!

END来源:本文作者冬雪不晓

扩散出去

让更多朋友看到!

最新消息

第一时间发给你

Powered By © 虾米资讯 2015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或网友爆料,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nyhot@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