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绥宁 / 正文

绥宁:绥宁文学||散文《情满黄土矿》

2019-08-14 10:06:12 / 我要吐槽 查看是否已被百度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谷歌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搜狗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360收录

情满黄土矿

文/莫再美

前段时间,68岁的小姑妈因病去世,难过之余,竟让我回想起小时候与黄土矿的点滴情愫来。黄土矿是我老家隔壁的一个乡镇,本来与那里无牵无挂,却因祖上家事及后来的人生交往,于是和那里扯上了无数的关系。

我爷爷奶奶生活在解放前,夫妇俩生下我大伯父(1935年)之后,又生了两个姑妈(不幸夭折),后来又生下我爸爸(1943年)。我奶奶29岁那年生病去世了,爷爷后来又娶了个“后奶奶”,后奶奶再婚嫁过来的时候,带着几岁的大姑妈。1950年,爷爷和后奶奶生下小姑妈,爷爷的父亲那时候还健在,觉得很亲切,给小姑妈取名“亲蓉”。上世纪70年代初,我小姑妈20多岁、我出生几个月的时候,爷爷去世了,享年59岁。不久,后奶奶又改嫁了,嫁给黄土矿人民公社张家田村一个姓向的老师。

在早时社会,就有“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天要下雨、娘要家人”以及“孝子不跪下堂母”的种种古训,按说那时代,后奶奶改嫁了,便会和我们失去联系。但事实上,我们还是叫她奶奶,叫她后来的男人向老师为爷爷,过年的时候,我们还会去她那里拜年;她和向爷爷也会来我们家走动亲戚,一般在姑妈生日的时候。这样,我们和黄土矿就有了正式的联系。

记得有次去拜年,规模是最宏大的。我那时候大约6、7岁左右,我们兄弟几个、堂兄弟几个、大姑妈一家、小姑妈一家20来号人马浩浩荡荡,开往30多里外的黄土矿。从家里走起,先是走上6里的土马路到达官路村,然后抄小路走皮叶树上牛栏冲,这段路很窄勉强能通板车,还有些是仅供人走的石板路。因为是第一次去,很新鲜,在皮叶树见到了路边的鸽子,也为是野生的,便捡起石头追打。过了皮叶树坳上,下坡走到牛栏冲的亭子时,走不动了,我大姑父和堂大哥背起我和小堂哥再茂,一路小跑,最后我们两个最小的先“跑到”亭子里,还获得了水果糖奖励。前几年回老家过年,我特意绕远路开车从那里经过了一次,路面修宽了,用水泥硬化了,但老木亭子还在,摇摇欲坠,让人感觉40年前的事情仿佛就发生在昨天。然而事实是,大姑父早就去世了,堂大哥也快60岁了。

进入黄土矿境内,记忆中走过了团丰村,走过了大湾村,也经过了黄土矿农业中学旁,一路既新鲜有兴奋,就到了张家田。黄土矿有异于我老家乡镇的是,那里种了很多甘蔗,那里有成片的优质柑桔。多年后自己见多了些世面,认为黄土矿的甘蔗已经不及广西甘蔗优质了,但始终忘不了黄土矿甘蔗的特殊味道;尤其那里的柑桔,是我一辈子吃过的最好上品:精甜的、小小的、扁扁的、皮也薄薄的,吧唧着嘴吃完桔子还嫌不过瘾,最后连桔子皮都吃了。我想,当年周总理命名的“雪峰山蜜桔”,核心地域当属黄土矿无疑。

向爷爷是一位修养很好的人,人多人少,去了他家,从不嫌烦,更会好好招待。记忆中他供职的小学是一座小小的青砖房子,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柑桔树。尤其过年的时候,黄土矿的耍龙灯和唱人戏是最出名的,白天村里的舞台上依依呀呀都是没完没了的唱戏,下边的空地上是卖柑桔的,赌甘蔗的——把甘蔗立起来,瞬间一刀劈下去,谁劈得长,谁赢。晚上的舞龙灯,龙灯后来跟了无数大人和小孩,虽天寒地冻,但家家户户点上蜡烛迎龙神,鞭炮齐鸣,锣鼓喧天,热闹非凡。

黄土矿人待客很大方、真诚,但过了初五、初六,再留也就要回家了。走的还是原路,但回来的时候,就会多了些人——向爷爷的女儿女婿也要回秀水村,和我们同上一段路。记得我们分路之后,他们走上坡山路,我们走下面平路,走了很久,一个在山顶一个在山底,还能叫唤、回应听到对方的喊声。只是多年过去了,我们都变成了中年人了,那几个秀水的小伙伴还记得这些事情否?

后来和黄土矿的关系又加近了。大约在我高中毕业后的90年代初,我三哥结婚了,三嫂是黄土矿人。结婚当年,按照习俗,要去黄土矿拜新年。拜新年很讲究,要给嫂子整个家族的人都带着礼物去拜年,那时候的标配一般是给每家一瓶酒、一包糖、一块肉。这些东西,要是一份礼物,不重;但是带几十份礼物,就是满满的一担箩筐了,100多斤的重担。那个时候,没有车,走路,还要挑上一担礼物,走的还是我小时候的那条路。近30里路,就是我和三哥换肩轮流挑着,上土坡下石梯,身上的衣服湿透了又干,干了又湿,竟然也挑到了黄土矿。后来父母回忆说,那时候的人太实在了——为什么就想不到在黄土矿买糖买肉买酒呢,非要在瓦屋买好再挑过去呢。其实,非要说那时候的“人傻”,还不如说那时整个“时代傻”啊。

又后来,我和黄土矿的关系更频繁了。高中阶段,很多同学都是那里的。黄土矿的同学很淳朴,读书的环境好,底子很厚实。我小时候去那里拜年,就记得向爷爷和一个考上大学年轻人打招呼:哪天去学堂啊?过几天就克给(去)。才发现,此“学堂”指的是大学,要知道,上世纪80年代初考上大学的,在农村可是凤毛麟角的人物啊。事实证明,后来的黄土矿的同学中,他们的文化底蕴明显高于其他乡镇——他们的书写字迹都很漂亮,尤其数理化成绩很好。我的好朋友,已是骨干医生的刘大夫就是品学兼优的好例子。

前几年开车“故地重游”式从那里经过,一路小心翼翼地看着两边景致,但直到离开了张家田村,才发现错过了,因为一路的房子、建筑变化太大了。那里的人也有了太多差异:老的已经走了,年轻的变老了,后来的晚辈不认识了;想必用“人非物非”四个字,已是相当能概括黄土矿在我心中的境况了。只是,不管岁月怎样流转改变,心中的黄土矿情怀却更浓了,还会越来越浓,浓缩成自己一辈子的牵挂。

作者简介:莫再美,1972年生,绥宁县瓦屋塘人,现供职于广西民族大学任教。

Powered By © 虾米资讯 2015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或网友爆料,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nyhot@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