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白水 / 正文

白水:乡 情 (十)黄土地的变革《一》、白水秦腔欣赏

2019-09-14 13:13:09 / 我要吐槽 查看是否已被百度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谷歌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搜狗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360收录

乡情 (十)黄土地的变革《一》

大地回春了,黄土高原变绿了,万木、万草、万花、万果都在争艳,都在怒放,都在哺育丰硕的收获,都在覆盖黄土脸色,都在改变黄土的时装,都在改变北国世界,都在改变视线的色彩异光。

乡村的市容也趁着春风。一望无际的绿色展开了,冬季的枯黄被绿色、被争艳、被热气腾腾速度所感染,所撼动。人们也在变革中清醒,各种热心冲动着大地、冲起巨大力量,变革着人们的神经知觉。惊醒的乡村开始根基的变迁,人们在苦苦深海中几乎找到一条渺茫的神船,翻身变富的机会来临了。它来的那么神迷,那么神速,那么巨大,那么使人向往不止。到底是真是假,人们还是倒口吸凉气,想尽方式,想尽脑海中那点点滴滴剩余细胞,也要用到、用尽,用个彻底,不再想有后果的逻辑。希望不变直前,希望真的有个致富的天机良辰。多少年、多少代,只有听说农民庄户买地致富,哪有相反的是卖地致富的天理。可是黄土薄地始终难发农民庄户的欲望。到了,真的到了,到了这一代,就是能在这里发到这笔巨大的财富,果然等到了,摘到“黄金真果”。虽然这一次被挖的十分洁净,可谁能阻挡“风暴沙尘”的旋风漩涡,人们在盼,在望,在祈求。但是心中还是有点溃伤,还是有点“挖根熏祖”的行为。那有啥法子,可这就是时代带来的“恶果”吧。

城边那块细长的牛舌头的山梁地块,是县里最烦愁的地段,说起这块山梁三面环沟,一面是黄土堵崖,沟深绝路,一面梯田急下,是层层的梯田,别说机械耕田,就连老牛老马也不敢下地,别说施肥浇水,就是种子背担也很艰难。年年盼种,可年年不知是盼丰收还是盼减产,丰收了人们艰难捆背麦禾上山,减产了难以甘心年年辛劳。另一面也是同样沟豁深深。这块牛舌头地块只有一条路可行,就是咋样走进去,就咋样走出来,想转个弯都不行。就在这块牛舌头的地块上,祖祖辈辈的人们就生衍在这块“宝地”上。人们时间长了,也不再怨恨了,就是那样地生活在自然界面上。后生们想在这块地上翻腾着秀,谁也不敢开头,谁也没想开头,也没想它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回报。

多少年前人们大胆地在牛舌头地里种上苹果树,年年在地里勤劳耕作。小小树苗一年一年长大,果实开始硕果累累,丰收的回报喜悦着人们的心情,那年是丰收了,可商品果并不多,都成了被收购的下剪果。几分钱、几角钱卖给果场加工果酱了,可人们的收入就难说是丰收。人们种植的信心越来越低下,几年过去了有人干脆就挖掉果树,因为他的收入和支出不太平衡,人们不合算,不如还种祖辈留下模式,种自己能吃的小麦、玉米、秋豆杂粮。只要一家开了头,几年光景果树几乎不见踪影,那块牛舌头地依旧还是那样贫穷薄地。

街面上的桩基上起了几座高楼,高楼热潮掀起波澜,那是大胆的后生们的杰作,也是冲击旧尘旧风铁锤。它在敲响旧序崩毁的丧钟,它敲得那样的铿强有力,那样深沉久远。人们还没有清醒过来,又一次冲击着人们的灵魂。

20110515

Powered By © 虾米资讯 2015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或网友爆料,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nyhot@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