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唐山 / 正文

唐山:7·28,官方、民间如何纪念哀思中的唐山?

2015-07-29 07:35:06 / 我要吐槽 查看是否已被百度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谷歌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搜狗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360收录

39年前,一座城市在地震中变成废墟,无数个家庭因此支离破碎。39年后,唐山已经建成一座现代化城市,人们从悲伤的阴影中走出,重新拥抱美好的生活。灾难面前,唐山人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和坚强,在纪念抗震39周年这个特殊的日子,都化成对逝去亲人的无尽哀思。公祭:悼念罹难同胞

唐山市向“7•28”大地震罹难同胞和抗震救灾捐躯英雄敬献花篮

昨天,唐山地震遗址纪念公园举行向唐山“7.28”大地震中罹难同胞和在抗震救灾中捐躯的英雄敬献花篮仪式,追忆逝去同胞,缅怀抗震先烈,寄托无限哀思。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焦彦龙,市委副书记、代市长丁绣峰,市委副书记曹征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安树彦等市四大班子领导,驻唐师以上部队主要领导出席仪式。仪式由丁绣峰主持。

亲历:鲜花寄哀思

7月28日,对唐山人来说是一个伤痛的日子,地震遗址纪念公园内,人们手捧鲜花,站在纪念墙前,寻找着在地震中逝去亲人的名字,诉说心中的哀思。

人物一

侯晓明强晓玲:

外地赶来为亲人献花

7月28日一早,73岁的侯晓明和68岁的强晓玲分别从石家庄和天津赶到唐山地震遗址纪念公园。

侯晓明老人告诉记者,他和表妹强晓玲是来祭奠在地震中逝去的舅舅。这些年,两位老人分别居住在石家庄和天津,对唐山日新月异的变化,两位老人也倍感自豪。侯晓明告诉记者,他也曾参与唐山震后重建工作,“地震时我在唐山机电设备公司工作,震后的唐山几乎是一片废墟。39年过去了,再看看现在的唐山,高楼林立,人们生活水平也提高了,变化真的很大。”

人物二

刘丙照:

儿子是一生的痛

地震纪念墙前,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泣不成声。老人步履蹒跚,仍一步步挪到纪念墙下。这位老人名叫刘丙照,今年75岁,他来纪念墙是为了看望地震中逝去的儿子。老人告诉记者:“地震时,我的妻子、女儿和儿子都被压在废墟下面,他们娘仨相继被扒了出来。但儿子因为被困时间太长,去世了,那时候他才5岁。”

采访中,老人一直觉得自己对儿子有愧,“每年的清明和他的忌日,我都会来这里祭奠。我身体不好,老伴儿和女儿怕我悲伤过度,所以我从不在她们面前流泪,但丧子之痛是一生的痛苦,每次来这里都忍不住流泪。”人物三

秦克:

带全家人来看奶奶

烈日炎炎下,一位中年男子笔直地在纪念墙前站了很久,一动不动。随后,他对着纪念墙敬礼,把一束鲜花放在墙下。今年35岁的秦克是一位城管队员,他告诉记者,对着纪念墙站军姿时,他是在和地震中逝去的奶奶说些心里话。

“我并不是大地震的亲历者,也从未见过在地震中去世的奶奶,但是这些年来,总感觉奶奶就在我们身边一样,血脉亲情是生死都无法阻断的。”每年的清明和抗震纪念日,秦克会带着一家人来看望奶奶,“我父亲是家里长子,我是长孙,每次看望奶奶都会跟她说一说这一大家子人的生活近况。”人物四

张志远:

为亡妻写悼念诗

“对镜凝眸黑发少,只为相思老,当年锦书频托,相约百年好。下凡日,甚了期,归天去。抛下一人,朝朝暮暮,肠断肝沥……”这首名为《诉衷情》的小词附在一张年轻女士的黑白照片底下,与众多鲜花挽联一起默默地躺在纪念墙下,显得格外醒目。这首字字泣泪的小词出自今年70岁的老人张志远,他的结发妻子李桂珠在1976年大地震中不幸离世。

每年的7.28,张志远都会到纪念墙来看望亲人,从去年开始,他又连续给亡妻写悼念词,“我想通过这种方式缅怀逝者,寄托哀思。当年我俩的婚姻只有短短5年半,而且我经常出差,聚少离多,但这段感情一直藏在我心底,挥之不去。以后我还会继续写,希望她在天有灵能感受到。”人物五

姜广绪:

大连老兵专程来唐

在7·28当天,在一群群前来悼念亲人的队伍中,一位老人的身影显得格外醒目。一身军装,身上挂满了军功章,过往的市民都忍不住看上一眼。这位老人名叫姜广绪,虽然年过古稀,但挺拔的身姿让他看上去仍精神抖擞。为了赶上今天的纪念活动,姜广绪在火车上站了一夜,当天一早就来到了地震纪念遗址公园。

当天,姜广绪手拿着一张红色的纸张,上面写道,“我是大连人唐山是我终生难忘的地方”,不少唐山人看到后,都会和老人聊上两句。原来,姜广绪在1976年7月29日下午随部队来到唐山参与抗震救灾活动。姜广绪称他在唐山待了100多天,对这座城市有了深厚的感情。几乎每年7?28,他都会到这里看一看。看到每年唐山的新变化,老人忍不住的高兴,“每年来,唐山都有新变化。如今,唐山被建设得太好了,真的太感谢你们了,我向你们致敬。”说着,姜广绪老人开始向聚集的人群敬礼。

看到老人情深意切的举动,在场的市民被深深感动了,人群里有人喊道,“应该是我们谢谢您,谢谢您救了我们的家人。”人物六

爱心社志愿者:

酷暑中提供义务服务

28日上午,燕赵都市报冀东版爱心社19位志愿者自发组织来到地震遗址公园,为前来祭拜亲友的市民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他们不畏炎炎酷暑,站在地震遗址公园,为前来缅怀亲人的市民提供帮助,用爱心抚平人们心灵的伤痕。

早上7时50分许,在地震遗址公园外,马路两侧已经开始排起了足有一公里长的车队。早上8时集合之后,志愿者们学习了根据查询单寻找名字的方法,之后便很快分散在12面地震纪念墙的各处,为前来祭拜亲友的市民们提供指引。

“7.28这一天前来祭拜的人很多,这次志愿活动的目的就是为他们提供指引,遇到有困难的人,尤其是年纪大的老人,帮他们找找亲友的名字。”志愿者刘希恩和于得河是活动的倡导者,半个多月前,他们就开始策划、组织这次活动。

19位志愿者中,有11位是来自丰南一中的高中生,他们都是从丰南倒了3趟公交车来到遗址公园。8岁的小女孩卢兆赋和9岁的小男孩高伟航是本次活动中最小的志愿者,但半天下来两个孩子总共帮助了近40人,小脸热得通红,还是热情洋溢地跑前跑后。

除了本报爱心社的志愿者们,还有来自唐山一中、唐山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唐山一滴水义工协会等许多爱心团体的志愿者们,他们也来到了地震遗址公园,为前来缅怀亲人的市民提供帮助。酷暑炎炎,地震遗址公园内感动不断,志愿者们用爱心,抚平

因失去亲人的心灵的伤痕,7.28,让这座城市不再悲伤。

每到7.28泪湿双眸

7月28日,唐山独有的一个节日,不为其他,只因哀思。

小燕姑娘并不是大地震亲历者,更没有亲友因此罹难,甚至可以说作为一名外地来唐山工作的人,小燕姑娘所有关于唐山大地震的记忆都是别人的。然而,就因此淡漠吗?并不是,每年7.28,看到纪念墙前记者拍回的照片,看到夜间街头点点火光,小燕总是双眼含满泪滴,那是一座城市的痛,深到骨髓的痛。

唐山的震后建设,让经历伤痛的人们重新振作,甚至骨子里都充满着骄傲。同时随着时间走远,如今很多唐山人担心地震带来的伤痛正在消失,呼吁保留地震文化。但在小燕看来,这种担心也许不是没有原因,但至少现在还不是主要问题,因为走过了39年这座城市的伤痛与哀思仍是如此浓重。

记者:师源李雪杰刘飞和赛编辑:小燕姑娘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 虾米资讯 2015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或网友爆料,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