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郧县 / 正文

郧县:这些官员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妻子和情人?

2017-10-14 18:05:30 / 我要吐槽 查看是否已被百度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谷歌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搜狗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360收录

在“中国95%以上的贪官都有情妇”的统计数据下,近些年落马官员几乎都伴随着生活作风腐败的问题。更令人痛心的是,从早些年的雇凶杀妻到近年屡见不鲜的杀情妇,贪官现象不仅意味着腐化堕落、信仰缺失,更暴露出权力越来越血腥。而在人们感叹官太太、贪官情妇已成“高危”职业时,来自她们的“绝地反击”更令人咋舌地看到了腐败利益链上的鱼死网破。

伉俪不情深

吕德彬死了,却留下了一个至今无人打破的纪录——新中国历史上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的级别最高的官员。

虽然时隔5年,很多人还记得他那些令人称道的履历——从贫家子弟到留美博士,从学者到海归派高官,担任河南省副省长期间,曾在农业专业领域作出过突出贡献。

然而,这些曾经耀目的光环,均随着吕德彬的雇凶杀妻劣行暴露而变得黯淡,取而代之的是人们对这样一个“好官犯下如此低级错误”的扼腕。

严格来说,吕德彬并不是一个典型意义上的贪官,他杀妻源自夫妻交恶过深。当然,众多证据显示,吕在外亦有情人,这似乎成了其最终选择向妻子陈俊红下毒手的动因之一。

农村妇女陈俊红是吕德彬的第二任妻子,吕的前妻与他学历相当,曾与他一同赴美深造,但两人性格并不相投,归国后两人离婚。

吕德彬选择陈俊红显然不是出自爱情,吕是一个孝子,虽然其时他已衣锦还乡,并在河南农业大学任职,但家境贫寒的状况并无太多改变。吕父年迈多病,经人介绍,在邻村务农的陈俊红来到吕家,对吕父照顾得无微不至,吕德彬遂兑现承诺,与陈完婚,后育有一子。

时间很快证明,两个世界的人的结合是一个绝对的错误。随着吕德彬事业的蒸蒸日上,陈俊红对丈夫的管束与猜疑也随之变本加厉。“经常破口大骂,动手打人”,甚至让吕德彬当众下跪。吕德彬不能忍受,屡次提出离婚,但陈怎么肯答应?吕升任副省长后,曾就家里的情况向组织上作过反映,却均无成效。

在吕对妻子的厌恶一天天转化为恨意时,吕的密交、河南新乡市副市长尚玉和的出现把“单纯”的家务事演变成了一场复杂的官场权力寻租。

无论是吕默许了尚玉和雇凶杀人的行为,还是其也参与了谋划,陈俊红最终如愿被杀,抛尸在河南南阳唐河县虎山水库。

很多人曾将吕德彬在案发后的主动报案视作一个低级错误,但事实是,这个并不高明的谋杀案从一开始便注定了失败。无论是吕德彬本人还是尚玉和,在策划之初均忘记了自己身为地方重要官员的身份,却在案后自妄于其身份的不易被查。

而一个不难作出的推论是,即便吕、尚二人未被司法机关发现,也并不意味着他们从此在仕途上相安无事,自从吕答应尚玉和的“帮助”起,其便坠入权力深渊,深谙官场之道的尚玉和此前已有杀人前科,他愿意帮助吕的真正动机是让吕成为他日后升迁的一枚棋子,任其摆布。从这个意义上看,即便吕德彬在案发时并无暴露出其他腐败问题,也不意味着他日后能依旧两袖清风。

2005年9月30日,吕德彬被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不久后被依法执行死刑。

据称,吕德彬在看守所期间,曾亲笔写下厚厚一沓的自辩材料和给省高院、儿子及妻弟的信件,里面充满对人生的思辨,虽其具体内容世人不得而知,但遗文中的一句“仰天有愧”在其死后的岁月被流传下来,徒留喟叹。

后院烧出的“贪官”

夫妻本是同林鸟,这句话对那些因后院着火而被“烧”出的贪官而言,犹显讽刺。

2010年春节刚过,安徽省砀山县房产局局长刘江辉因被举报存在严重经济问题被有关部门调查,7月21日,被安徽省宿州市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移送审查起诉。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举报竟出自刘妻张某及其17岁的儿子。更令人震惊的是,为了防止罪证被刘派人转移,张某与儿子春节前便住进了局长办公室,用绳子将自己与刘江辉办公室的保险柜捆在一起长达8天。

正如媒体猜测,导致张某母子“大义灭亲”的根本原因,是刘江辉对妻子日益恶劣的行径。据母子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刘当上局长后,除了在外包养女人并嫖娼,对待张某的态度也每况愈下,轻则辱骂,重则拳脚相加。

而出乎意料的,在砀山县纪委和砀山县检察院介入调查刘案后,张某母子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不愿再提供有价值的线索。在接受采访时,张某说:“我和他毕竟是近20年的夫妻,一起打拼过。他曾经对我也很好,只是后来当了局长开始对我很坏的。我不想他被搞得很惨。”

这句话背后折射出的心理与周晓亚在丈夫文强被判决死刑前后的巨大反差何其相似!

近年来,在为数不多的“后院起火”型贪官案例中,几乎所有来自“后宫”的倒戈均是出自报复,而非真正意义上的大义灭亲。2008年,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区委书记董锋的落马亦是来自妻子睢传侠的举报,即便此前,董已因生活作风严重腐败而在网上得一“一夫多妻区委书记”的称号,但真正给他致命一击的,却是妻子对其的指控。睢传侠在向民间维权人士、中国矿业大学副教授王培荣发出的邮件中,痛斥了丈夫逼自己与其姘妇共处的“禽兽不如”的恶行,并提供了大量董锋经济和作风问题的证据,可见其对书记丈夫的恨之入骨。

几乎所有贪官夫妻的反目均有一个共相:变形、膨胀的权力、贪欲像病毒一样侵扰到家庭中,从而使以感情为基石的夫妻关系畸变成赤裸裸的利益关系,而当彼此的利益无法共生时,最终演变出你死我活的悲剧。

权色暗战

2010年年末连续发生了两起官员杀情妇案,使得网民讽刺性地将贪官情妇喻为“高危职业”。

12月8日下午5时许,湖北省十堰市郧县公安局破获一起杀人抛尸案,郧县政府办副主任李光升因遭情妇李某要挟,将其掐死并抛入河中。

警方的调查显示,李光升与李某保持了一年多的不正当男女关系,其间,情妇李某多次提出,要么与其结婚,要么给200万元了断关系,并多次要挟告发李光升。11月20日,两人再次发生争执,李光升恼羞成怒,终将李某杀死。

此案发生后不足一月,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副区长章宏斌在载尸逃亡期间向湖北黄石警方投案自首,称自己将情妇梅某掐死。

章宏斌与梅某相识于梅某公司的开业典礼,其后,两人开始了不正当男女关系。不久,梅某多次向章宏斌提出为其公司融资等要求,在均无结果后,两人产生矛盾并不断升级,梅某声称要毁了章的前程,章便杀人灭口。

大量案件显示,这两起官员杀死情妇的悲剧,既不是空前,也注定不是绝后。远到山东省济南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段义和在闹市炸死情妇柳某,安徽芜湖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周其东雇人杀死情妇孙某,近到浙江温州瓯海区原区委书记谢再兴一怒之下杀害情妇邵某并抛尸大海,原北京市房山区政协副主席许志远杀害情妇灭尸,尽管具体情形各异,但这些“官杀”案背后的原因却惊人一致,那就是当情妇的存在威胁到贪官的前程时,男欢女爱便成了鱼死网破——几乎所有被杀的情妇都把傍上官员当做自己的人生筹码和成功快车道,并在欲望不能得到满足时,发出了将其逼上不归路的种种“要挟”。

而在这样的背景下,将情夫在网上实名举报的安徽省宿州市计生委副主任刘晓辉的情妇张某的成功“策反”,无异于向很多已暗藏杀机的贪官发出了更为危险的警告:权力与美色调和出的绝不是美酒,而是裹着诱人醇香的剧毒;权色利益链上也绝不可能建立起真正的共生关系,其最终走向的只有两败俱伤,水火不容。当官员向腐败越出雷池一步之初,即已注定其要为此付出高昂的成本。

这已成真理。

贪官杀情妇案例

贪官:安徽省萧县交通局党委书记、局长李志强

情妇:李某

谋杀方式:雇凶伪造交通事故

谋杀过程:李志强安排下属凡某于2003年5月15日晚10时40分将李某杀害,并伪造了交通事故现场:死者面部被轧粉碎性骨折,腹部、胸部、头部都有车轮胎痕迹。

贪官: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县委书记杨国瞿

情妇:许某

谋杀方式:亲手杀人

谋杀过程:某日晚,许某来到杨国瞿的宿舍,杨国瞿杀死许某后用菜刀碎尸,然后又拿出高压锅来煮,由于一时煮不烂,丢下水道也丢不进,只好把砍碎的尸体放进冰箱。

贪官: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南地分局局长梁冠中

情妇:李某

谋杀方式:与表弟共同杀人

谋杀过程:某日中午在情妇家,梁冠中示意表弟魏进动手,魏进持铁扳手猛击李的头部,李某当即倒地并呼救,魏进扼住李的颈部,将其扼死于卫生间门口,后将被害人右臂、头颅、躯干肢解后,分别埋于3处。

Powered By © 虾米资讯 2015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或网友爆料,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nyhot@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