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嘉鱼 / 正文

嘉鱼:未婚先孕,他竟还让我和他前妻住一起……

每日书刊 / 2017-10-14 20:15:33 / 我要吐槽 查看是否已被百度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谷歌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搜狗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360收录

晚上八点多,忽然电闪雷鸣。

沈嘉鱼忙去关窗户,她明天出月子,大人孩子都不能受风。

房门开了,穿堂风呼呼的刮进来,她回过头,很惊讶的看到了安瑾川。

上次见他还是在医院里,虽然疼得死去活来,但是嘉鱼记住了他说“先保孩子”的冷静模样。她不恨他,毕竟她只是个代.孕的,一个生养工具。

从最初的愕然到清醒,嘉鱼的第一个动作是从婴儿床上抱起孩子。

安瑾川一步步走过去。

嘉鱼下意识舔了舔干涩的唇,他的每一步都像踏在她的心尖儿上,紧张出一身的汗水。

他擦过她,健壮的身体灼热滚烫,就像那一个个曾经的晚上。

嘉鱼的神经绷紧心跳如鼓,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擦身而过,他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了窗把,关好后对沈嘉鱼说:“明天我会把孩子带走。”

心就像被突然的撕扯开,然后被塞上了冰,嘉鱼虽然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我……”她不敢看男人深邃冷漠的眸子,抱着孩子蹭的钻出去,“我给孩子喂奶去。”

看着消失在漆黑走廊里的女人,安瑾川捻了根烟,一闪一闪的猩红光点中眼睛更加深幽。

房门被推开,嘉鱼来不及整理好衣服,她微张着粉润的唇瓣看着侵入者。

男人看着她水嫩的肌肤,不由得喉咙发紧。

她才二十一岁,花一样的年龄,他还记得第一次的时候她跟小猫一样哭着喊疼,小爪子挠着他的后背。

他从来都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另一只手捏着尖尖的下巴让她抬起头。

嘉鱼被迫看着他俊美的脸,被捏着的地方像被炙热的火烤,她喉头发干,身体也发紧。

男人的声音低沉暗哑,带着撩人的魅惑,“嘉鱼,想陪着儿子吗?”

她用力眨了眨湿润的眸子,“嗯。”

“那我们做个交易,你陪我,我把孩子留给你照顾。”

“是真的?”嘉鱼舔舔唇,她眼睛里燃起希望的火光,真的不用离开孩子吗?

可下一刻,她神色黯然,“安先生,我不当小三儿。”

安瑾川很绅士地放开她,“行,那么晚安。”

他迈着长腿一贯的优雅,可因为是背对着,嘉鱼看不到他嘴角的冷笑以及眼睛里志在必得的狂野光芒。

宝宝吃饱了就睡,睡着的时候小嘴巴嘟起来像是索要亲吻,嘉鱼的眼泪吧嗒吧嗒落在了他脸上。

这个孩子是用来还债的,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不属于自己,也不让自己去爱。

可第一次抱他第一次亲他第一次给母乳,那种来自血脉里的悸动像藤蔓一样把她和孩子紧紧卷起来,要带走孩子等于要了她的命。

而且,这孩子也不知道吃从哪里遗传的怪癖,吃奶粉过敏……

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安瑾川要走了,嘉鱼一冲动鞋子都没穿就跑出去,她从后头抱住了男人精壮的腰身,“安先生,我愿意。”

男人回头,一脸的淡然。他手落在女人的肩膀上,不轻不重捏了捏,“脱衣服。”

“啊?”张着小嘴儿,嘉鱼一脸的懵懂。

岂不知,她的这个表情让男人矜贵优雅的外表皴裂,突然变得像一个狂野的野兽……

早上,嘉鱼睁开眼睛的时候安瑾川已经走了。

中午的时候,孩子忽然有些烫,嘉鱼给他量着体温,忽然家里闯进好几个人来。

领头的是个中年女人,穿着灰色制服,伸手就要抱孩子。

嘉鱼死死的护住孩子,大声喊着月嫂陈姐,“陈姐,报警,给安先生打电话。”

女人不屑的看着她,“别浪费时间了,是安先生让我们来接小少爷回家。”

嘉鱼美丽的眼睛瞪的充血,“你胡说,安瑾川答应我不带走孩子。”

女人忽然勾起嘴角笑了,她伸手扯了扯嘉鱼的衣领,指着那些痕迹说:“男人床上说的话也信?你傻吧。”

宝宝被抱走,随行的一个人想去收拾宝宝的东西,给灰衣女人一把打掉了,“少夫人那里什么都准备好了,你要这些垃圾干什么?”

嘉鱼跟疯了一样追着车子,可产后的身体虚,没跑多远就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家里,陈姐喂她喝了一杯水,小声说:“沈小姐,我打电话跟安先生确定过了,是他派来的人。”

“他骗我,他竟然骗子,安瑾川你这个骗子。”嘉鱼下床,她拿了手机给安瑾川打电话。

但是那边根本没有人接,嘉鱼觉得他是故意躲着自己。

产后的她还有点轻微的抑郁症,没那么理智,收拾收拾就跑去了他的公司。

嘉鱼不是第一次到安瑾川的公司,上次的狼狈还让她记忆犹新,这个大厅里她当着那么多人给安瑾川跪下,求着他放过自己的哥哥。

也是那次,安瑾川上下打量着她,那眼神儿能穿透她的衣服,许久才给了她一个微笑,“欠什么还什么,这才公平。”

她上次那么闹,前台认识她,当然不能让她上去,赶紧给助理江桥打了个电话。

没想到的是江桥亲自下来接的人,还把她送到了办公室。

江桥对她说:“安总一会儿就回来,你等一下。”

刚出月子走几步路就出了一身虚汗,看到屋里没人,她便解开了衬衣的一颗扣子拿着湿巾抹汗。

安瑾川一进来就看到这样一副绮丽春景,不由得心潮涌动。

眼神黯了黯,他压下自己的渴望,站在原地咳了一声。

嘉鱼忙拢了衣襟站起来,背对着他把扣子扣好。

安瑾川享受着她的狼狈,此时他就像一个懒洋洋晒着太阳的狮子,正看着猎物一步步走进自己的圈套。

提起长腿到办公桌前坐下,他低淳的声音就像华丽的大提琴,“找我有什么事?”

听他轻描淡写的话,嘉鱼的脸一下就涨红了,她俯身过去焦急的说:“安先生,你答应我的,只要我……你就让孩子先呆在我身边。”

修长的手指交叉,安瑾川温润的笑此时看起来却有些残忍,“嘉鱼,孩子迟早要带回安家的。”

“我知道,我只是想让他多吃几个月的母乳,还有,他今天发烧了。”

“发烧?”他皱了一下眉头,“稍等一下。”

嘉鱼看着他打电话,心里急的跟油煎一样,所以他一收线她立马就问:“可以吗?”

安瑾川深邃的眸子看着她,足足有三秒钟,然后点头,“可以。”

他虽然这样说嘉鱼却不敢信,昨晚他也说了,可最后却还是让人带走孩子。

拿捏着嘉鱼的绝望和焦急,他适时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这里是份合约书,你签了。”

嘉鱼愣住,“当时代.孕我签过合约,这是什么。”

他莞尔一笑,“你家在前湾的那块荒地,找了这么久,竟然在你的名下。放心,我会按照市价全款给你。”

嘉鱼细白的手指紧紧攥住纸张,她家的公司已经被他收购,这地是唯一的财产,看来也保不住了。

见她犹豫不决,安瑾川作势要撕了合同,“不愿意就算了,也许你哥哥出来后可以东山再起。”

提到哥哥,嘉鱼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她这才意识到安瑾川这温润如玉外表下的冷血狠砺,为了孩子和哥哥她无路可走,只好咬着牙说:“我签,我签。”

见她飞快签上自己的名字,安瑾川才站起来,走到她身后把人给抱在怀里,“放心,今天孩子回家过满月,等晚上我给你送回去。”

嘉鱼躲着他贴上来薄唇,“那我要是不签……”

“孩子以后就呆在安家。”

干脆利落,他不屑于掩饰他的高高在上。嘉鱼早就该知道的,从他把哥哥送进监狱的那一刻起,她就该知道这人是多冷血无情。

心里就上堵上了一团湿棉花,嘉鱼闷声说:“那我先回家了。”

“等等。”安瑾川眯起眼睛看着她丰润的身体,她不胖,即便刚生完孩子也只是稍微有点丰腴,这种韵致混合着奶香,致命的挑动他。

把人给抱上办公桌,他手撑在俩侧,黑眸深邃的看着她,他的呼吸吹拂到她的唇瓣,嘉鱼身体往后缩,却碰到了电脑。

“安先生,我……”

话没说完,就给他吻了上去。

嘉鱼走出公司的时候,双腿都是漂儿的。

在车上,她收到了安瑾川发来的短信,“好好睡一觉,不用担心。”

担心什么?孩子吗?嘉鱼不可能不担心。

不过她回家后还真是睡着了,许是太累,她睡了这些日子以来唯一的好觉。

醒来的时候都八点多了,她整整一天水米未进,蓬头散发的样子像个疯子。

先去洗了个澡,又给自己煮了一碗面,刚吃了几口,就听到外面的汽车引擎声。

嘉鱼放下筷子去开门,果然是安瑾川抱着孩子回来了。

她一把抢过孩子,脸贴到他嫩嫩的小脸上去磨蹭,孩子的脸汗津津的,但是不热。

“先进屋。”安瑾川还穿着白天的西装,即便手里提着婴儿车也无损他的优雅风度。

淡淡的灯光洒在他身上,那张俊脸精致的像神祗,让嘉鱼觉得高不可攀。

可是高不可攀的安先生现在却满脑子的桃色,看着嘉鱼腰细背美曲线起伏的样子,他喉头翻滚,走上前站在了她背后……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后续内容↓↓↓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 虾米资讯 2015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或网友爆料,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