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汝阳 / 正文

汝阳:少年弟子江湖老

2018-03-23 01:56:35 / 我要吐槽 查看是否已被百度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谷歌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搜狗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360收录
此去经年人独悲,只道此生应不悔

没有纪晓芙,没有杨不悔。只有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只有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却有不悔此生种深情,甘愿孤旅自飘零;也有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红尘之事,彩云易散琉璃脆,从来好物不坚牢。。。【李寻欢】此情,无关风月,只与你有关。此情,不诉离殇,陪君樽前醉笑。此情,不悔情深,却奈何轮回早已把你我前尘事尽写,冥冥中,早已注定,无法更改。。。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没有开始,亦没有结束。如果我们从未相见,该多好,你仍做你的逍遥郎,风流世间;我仍寻我的梦中人,浪迹天涯。【杨逍】你我本该,逍遥世外,奈何却生不逢时。你有你的坚持,我亦有我的宿命,是情深缘浅也好,是求之不得也罢,生在这凡尘,你我终究还是敌不过这人世烟火。我本该叫嚣着我命由我不由天,天要你走,我便逆天,最后却只能独守青灯翠竹。我本该随你九幽黄泉不离不弃,最后却只能与你分离,死生不见。我本该做一个逍遥谪仙,最后却只能,在那昆仑山坐忘峰上,坐忘,坐望。。。半世狂,半世寂寞,一朝错,万劫不复。人言可畏么?众叛亲离么?坐忘?这心中没你,活着可笑。坐望?为何我却一直等不到你的身影?他们笑我执迷不悟,为你相思成疾,我却只知,生无可恋,除非是你。无你在侧,纵横天下何用?今生何求?唯你。遇你后,我才知,原来万花丛中过,沾不沾身,其实都是错。你为我,已忍受了太多太多,这一次,换我为你,承受一切。。。【背景有点改动,先介绍一下:明教是一个隐世的大教,其实力超过六大派,不过还是四分五裂。明教里的人都很神秘,外人只知其身份而少有人能闻其名姓】【剧透:范遥没有前几篇文里的那么好好先生了】

明天发正文,希望各位多多支持

来了,第一个点赞的,哈哈!

坐等

楼楼,支持你

青衫,为何文案让我嗅到了BE的节奏,请告诉我是我的错觉

“师傅,这昆仑山有什么好?”“昆仑山么?它普通得很”“那你为何要留在这?繁华三千都不及这的一片竹林吗?”“我在等一个人,他不来,我不走。繁华三千,都不及他”“那他呢?他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来找你?他是谁?他在哪?”“他么。。。”【开篇完】【正文很快就到】

捡到他时他来路不明又带着一身伤痕,观他样貌,应是与自己相仿的年龄,他有几分文人的清秀,身受重伤,虽是落魄却不减其眉宇间的风流。心弦波动,这张脸,曾无数次的于梦中出现,也曾无数次的在眼前浮现。答应与表妹大婚时,他的脸出现在眼前,心无由的一痛,有了莫名的愧疚,于是在大哥说出心愿时自己孤身离去。冥冥中有一种宿命指引着自己来到大漠,在大漠等待,每日醉酒只为在梦中见到他的身影。如今终于明白,我的等待,就是为了你的出现。只记得自己和殷天正比试,却被鹰野王暗算,又被一个黑衣人偷袭打下山崖,本以为这次绝无活路,却觉一股真气输入体内。。。睁开眼便见他浅笑如花,这张脸,好熟悉,似乎已是见过了许多次,但却又想不起他是谁。似乎,今世的一切苦难都是为了等他的出现,似乎前世便已注定,纵然风流天下,三千繁华不敌他浅笑如花。。。杨逍收了心神,自己竟然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如此失态,自己,竟然对他全不设防?多年后,杨逍每每回想起这一幕,都不禁感慨缘分的奇妙。只一眼,就注定了以后种种,只一眼,此生再难相忘。那样的理所应当,那样的莫名其妙,却让人甘愿一头栽入命运之轮,哪怕早知道结局是万劫不复的毁灭,亦愿做一只飞蛾,义无反顾的扑向火苗,虽死无悔。命运无常,人生如棋,与你的相遇,我从未后悔,虽败无憾。见他醒来,李寻欢一喜,却见他似乎有几分迷茫,对他淡淡一笑,只觉他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潇洒与飞扬。“你是谁?”李寻欢见他正色,眉宇中有一丝淡淡的孤傲,似是目空一切,却又别有王者之气,此人不简单,李寻欢收了心神“在下李寻欢”李寻欢,小李飞刀么?杨逍淡淡一笑“杨逍,你的救命之恩我记下了”看着他的笑,自信,傲然,那么的熟悉,那么的。。。留恋“我救你,不是因为我想要你的报答”“我自有我的原则,你不想要,不代表我不可以不报恩”此人倒是固执,观他谈吐气质颇为不凡,想来仇家定是不简单,他身受重伤,自己倒不如寻个理由把他留下,也好护他周全。李寻欢轻轻一笑“那你就暂且陪我在客栈住下吧,等以后我需要你报恩再说吧”杨逍浅笑“好”这个人,明明已猜出自己的仇家不简单,却还肯让自己留在他身边;这个人,明明是担心自己再被仇家找到,却为了顾及自己的自尊心而说想要自己的报答。此人,可深交。

开始的时候看得有点晕,差点不知道是写谁的。。。

又有新文了,似乎又是前世今生,这次不虐了吧?

好吧,现在我已经不求虐不虐之类的了(大概因为我本身就无虐不欢-_-|||),但求善终

抢不到沙发

“少爷,这人身份不明,又身受重伤,不能留”李寻欢皱眉不悦“你当初不也是身受重伤而且身份不明?我爹不一样救对了你?”铁传甲一愣“是,我失言了”李寻欢咳了几声“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我一定要救他,就算他是坏人,那也是我李寻欢有眼无珠,我认了”铁传甲错愕的看着李寻欢“少爷。。。”“他的仇家应该不简单,你多加注意,以后的麻烦怕是不会少了”“是”铁传甲稍一犹豫“少爷可曾看得出他武功的深浅吗?”李寻欢一愣“不曾”若不是他不会武功,那就是他武功极高,自己不曾听说过他的名字,但看他举止又非常人,许是哪家的富家公子吧?还是,什么隐门大派的神秘人物?“你别多想了,我既已救了他,就不可能再让任何人伤害他”“是”许多年后,李寻欢想起这一幕,才发觉一切都是世事弄人。那时的自己,没有理由,没有目的,就是想保护他,就是不忍看他受伤,就是想用生命守候他。可是后来,伤他最深的,却还是自己。。。李寻欢走入他的房里,看他坐在靠窗的床边,开着窗子仰头看天,低声咳了几声,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你在干什么?”“看星星啊,今晚的星空很好的,你要不要一起来看看?”这人还真够烂漫的啊,李寻欢拿出了酒囊“不必了,你看吧”杨逍转头看他“你的酒怎么样?”李寻欢挑眉看他,把酒递了过去“你自己尝尝看啊”杨逍嘴角上扬,接过了酒囊痛饮一口却立刻皱起了眉“这么普通?我还以为你的酒都是极品佳酿呢”李寻欢淡淡一笑“以前我也和你一样讲究,如今我已一无所有,只求有酒就好,便是那掺了水的酒,在我喝来,也是美味”“一无所有?”杨逍低声念了几遍,若有所思“呵呵,好一个赤裸裸来去无牵挂!”杨逍又大口喝了几口,正色看他“果然是美味”从他醒来时便是眉头紧锁,似有什么事难以堪破,不由让人为他担忧,李寻欢虽不知他发生了什么,却也知他定有心事,如今见他释怀,李寻欢望他一笑,坐到了他旁边向外看去“这星空果然不错”杨逍有意振兴明教,此行本是为了让殷天正重回明教才提出的这场比试,却逢此巨变,几乎是生死走一遭,不由有些迷茫,怀疑起了自己的坚持。自己苦苦执着教主之位,落入他人眼中不过是权欲熏心罢了,那自己又何必坚持?此刻却是顿悟,人生苦短,管他什么教主之位什么权倾天下,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自己只需快意无愧就好,又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

杨逍叹了口气“说实话,你的酒真的很一般”“哦?”“我以前啊,也不分这酒的好坏,后来。。。” 后来,遇了范遥,胃口便被养刁了,如此说,自己是不是太贪图享受了? 杨逍突然停下“你看那边的星星多好啊”李寻欢淡淡一笑,也不追问“嗯”第二日一早杨逍便跟着李寻欢一同离去了。“你要去哪?”“去找我大哥龙啸云”“这一路咱们吃住喝酒的条件都要这么差吗?”李寻欢瞥他一眼,这是哪家落难的大少爷吧?“要不你给我钱我给你换个条件”杨逍尴尬一笑“这样也挺好”都是范遥,跟着他一起,自己现在都习惯他所谓的享受人生了,如此突然过回了苦日子,反倒有些不适应了。不过,这倒真像自己闯荡江湖时过的日子呢。。。又行两日,走入小镇,李寻欢本想让铁传甲去买些药,杨逍却坚持说自己不喝,李寻欢只好作罢。杨逍看着李寻欢,心中有些暖意。从认识到现在,他从未问过自己的往事,他始终顺着自己的心意,他甚至始终都在为自己着想。一辈子,能认识这么一个人,值了。李寻欢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不忍任何人去伤害他,为难他,侮辱他,怀疑他。不想他为难,不想他难过,不想他失落。仿佛自己整个心都给了他,他的一喜一怒时刻都在牵动着自己。真是上辈子欠了他的,今生,才总是对他如此的放不下。这,就是宿世的缘分吧?进了客栈,点好饭菜正是无聊之时,却听旁桌的几个江湖人私语“听说了吗?魔教重出江湖了”“真的假的?”“天地风雷四门都出来了还能有假?”“那可真又是一场血雨腥风了”“听说这次是对着天鹰教去的”“那可有好戏看了”“是啊是啊”李寻欢本不以为意,见杨逍听得颇为认真,而且越听眉头皱的越紧,不由诧异“怎么了?”杨逍回过神“哦,没事”李寻欢看着他,意味深长的嗯了一声。杨逍心知是天地风雷四门那边怕自己出事所以才调出了人手,只是他们那边的动静这么大,万一再惊动了范遥的五行旗。。。杨逍放下了筷子“我不吃了,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等我回来”不等李寻欢多说,杨逍已经匆匆离开。这几日见李寻欢与杨逍在一起似比以前开心了不少,铁传甲也放松了戒意,此刻却又皱起了眉头“少爷,要不要我去跟着他?”李寻欢垂眸饮酒“不必”杨逍快步走入一家无人的杂货店内堂“怜我世人忧患多!”“焚我残躯归圣火!”掌柜的迅速打开了一条密道“杨左使请”

这本是风门中人联系的一个分舵,巧合的是这人曾见过杨逍,倒是少费了不少口舌杨逍看着掌柜“你去通知天地风雷四门的门主,就说我没事让他们撤走,还有,告诉他们我另有要事,这段时间不回去了”“是”杨逍抬脚想走却皱眉停下看人“你,这里还有钱吗?”这几日吃李寻欢的,用李寻欢的,每日还让他度真气帮自己疗伤,还说报恩呢,骗吃骗喝还差不多。那掌柜一愣,有些为难“杨左使,你也看到了,我们这就是个清水衙门,生意冷清,赚的也就够自己吃饭的,实在是没多余的钱了啊。。。您要是缺钱用,从这往前三十里的梅花镇还有一个分舵,那里可是富得流油啊”“哦?”。。。。。。看杨逍回来后脸色有些古怪,李寻欢不由好奇“你去哪了?”“哦,去了间杂货店”杂货店?李寻欢皱眉“然后呢?”“本来想去借些银子用的,结果那的掌柜给我推荐了个地方”“嗯?”“咱们再往前走有个梅花镇你知道吧?”“嗯”杨逍郁闷“他让我去那的花月楼”李寻欢目光一沉,却没有发作。他虽不知杨逍与那掌柜是什么关系,但推荐杨逍去青楼要钱的,想来也不会是好人。李寻欢平淡的低头饮酒“你若是需要钱,找我来要就是了”杨逍一怔,心中一暖,却不屑一笑“你把我杨逍当什么了?恬不知耻的骗子吗?我杨逍需要向你讨要那些身外之物吗?”李寻欢暗道自己失言,他是何等高傲的一个人,自己这几天不是没有领教,怎么就说出那种话了呢?“我不是那个意思”李寻欢一笑“我们是兄弟嘛,我的不就是你的喽?”兄弟。。。杨逍不自觉的扬起了嘴角,这个说法还比较顺心“我也不急着用钱”杨逍倒酒自饮“咦?十年女儿红,你换口味了?”李寻欢浅笑“是啊,我准备试试你的口味”杨逍看人一笑“以后有机会,我请你去喝我的藏酒,那才是人间佳酿”“好啊,我等着”许多年后,当李寻欢喝完了那最后一坛佳酿,才发觉,无他在侧,再好的酒,也没了味道。原来,自己怀念的不是那年那日的那坛酒,而是怀念与他共同饮酒的岁月。正如,让自己念念不忘的,其实并不是他酿的酒,而是酿酒的那个他。曾说,我喜欢你酿的酒,后来他酿的酒仍在,却没了往日的味道,把酒一一埋在地下,怅然若失,才发现我喜欢的,原来是你

现在就有BE的感觉了。。。

啊啊啊这种追忆的口吻,最是虐死人

梅花镇杨逍的伤已几乎痊愈,李寻欢见他没有离开之意,竟有几分欣喜,一想到有一日会与他分离,李寻欢就觉得不舍,如此反而顺水推舟了。李寻欢不去点破,铁传甲却有了戒心“杨公子,你伤已经好了,还跟着我家少爷干嘛?”杨逍一笑,理直气壮“等我报完恩,我立刻就走”李寻欢默然不语,报恩么?他,迟早都要离开么?李寻欢苦笑,自己本是洒脱堪破离别,何时也如此放不下了?进了客栈,铁传甲拉住了李寻欢“少爷,他伤已经好了,你今夜是不是搬出来?”这几日李寻欢担心杨逍重伤未愈仇家再来,总与他共居一室,如今听铁传甲提起,稍一犹豫“再过些日子吧”“是”入夜,李寻欢见杨逍辗转反侧,不由皱眉“在想什么?”杨逍平躺在床上,看着墙壁“在想花月楼”李寻欢苦笑不得“你要是真放不下,我陪你去一趟便是”杨逍猛的坐起“好!我们走!”李寻欢无奈一笑,起身跟上了他,心中却有些莫名的不快。这花月楼,当日李寻欢为了逼走林诗音倒也来过,如今陪着杨逍重回旧地,却是别有另一番心境。老鸨热情的迎了上来,整个人靠在了杨逍身上“吆,两位公子这是想要什么姑娘啊?”杨逍嘴角一抽,这是风门分舵?那个掌柜如果敢耍自己,自己回去一定让他好看!李寻欢见杨逍的脸色变了又变,只当他是初来此处,不着痕迹的推开了老鸨和围在杨逍身边的那些姑娘“给我单独准备一间房间”“哎,好”杨逍一把拉住老鸨,咬着牙低语“怜我世人忧患多”老鸨正色“焚我残躯归圣火,杨左使请跟我来”杨逍转头对李寻欢低语“在这等我”然后便跟着老鸨上了楼。人声嘈杂,李寻欢虽不知杨逍和那老鸨说了什么,却见老鸨面色一变,知杨逍应不会有事,也放心的坐到了那一群莺莺燕燕的中间饮酒。进了密室,杨逍一脸的不快才算发泄了出来“那群都是些什么人!”一群庸脂俗粉,简直俗不可耐!“是我们的人,不过她们绝对没有失身!”老鸨陪笑“刚刚我们也不知是杨左使,多有得罪,杨左使见谅”杨逍冷哼一声“给我准备些银子,我有急用”“是”杨逍下楼不快的推开了那些女人拉着李寻欢离开。【老鸨一脸兴奋“那个就是杨左使,我刚刚还靠到他身上了呢!”“哎呀,他就是呀?刚刚都没来得及多看一眼,真是可惜”杨逍和范遥在教内颇负盛名,尤其是其样貌与本事,几乎被传成传说。只是底下的人却都是空仰其名而不见其人,如今终于见到了梦中情郎,一时间七嘴八舌不止

……敢情这帮子都是花痴……

同意楼上。。。

……该说不愧是大众情人么

第二日,看着杨逍置办的马车和饭菜,再看看他买来的酒,个个都是极尽享受。李寻欢虽想劝他无需如此大手笔,却不想扫了他的兴,也只是一笑后乐享其成。兴云庄门前对联依旧,却已是物是人非,李寻欢黯然。杨逍见他如此,心中一痛,有些不忍“你若是不满,我帮你找龙啸云把这庄子夺回来!”李寻欢苦笑着摇摇头,心中却有暖意“是我自己让出去的,与我大哥无关”杨逍不屑一笑,却没有多说。守门的人极其嚣张的拦住了李寻欢和杨逍“你们是什么人!”杨逍一挑眉,不等他发火铁传甲已动了怒“他是这原来的主人!”却见龙啸云大步迎出来“兄弟!呵呵,早听说你要来了,我可是等了很久了!”龙啸云瞪一眼守门的人“来不退下!”却看向杨逍“这位是?”李寻欢只怕杨逍身份不明招人怀疑,淡淡浅笑“我这几年结识的兄弟,杨逍”龙啸云笑着点点头,热切的拉着李寻欢走进去“我再给你介绍几个朋友!”这么顾忌自己的身份,杨逍若有所思的拉过了铁传甲“你们这次来不是看看那么简单吧?”铁传甲面色凝重“这兴云庄招致了一个大敌,少爷是来帮忙的”杨逍诧异“他是来帮忙对抗强敌的?”却叹了口气“他倒是个好人,若换了我,只怕也会有同样的选择”如果换了是范遥,哪怕他做出那般两面三刀之事,他若在生死之际,自己也会去帮忙吧?不过如此情景,他却能毫不犹豫的相信自己,也倒是难得。铁传甲看他一眼“你也有这样的兄弟”杨逍傲然一笑“我兄弟如果是这样的人,就不会是我杨逍的兄弟!”铁传甲默然“可惜了诗音小姐”杨逍不屑“她若真是爱你家少爷,就不会离开了”若换了自己,不论是为了什么理由,都不会再和另一个人在一起。我爱你,那是我一厢情愿,你可以不爱我,却不能让我不去爱你。走进大厅,看着龙啸云热切的介绍众人给李寻欢认识,铁传甲也暗中介绍众人给杨逍。李寻欢见杨逍进来,也懒得应付众人,坐到了他的身边,把酒囊递给了他“那,大哥,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们这事的起因和这仇敌的身份了吧?”杨逍本就烦这些所谓正道的丑恶嘴脸,见他把酒囊递来,眼前一亮,笑着接过饮下一口酒。“这事。。。我和诗音已有了一个儿子,叫龙小云”听着龙啸云说完,众人的脸色都是越来越凝重。杨逍却越听越有了兴致,大致是龙小云和鹰野王因为一些事打了起来,两个都是嚣张,然后龙小云就把鹰野王暗算了,然后殷天正废了龙小云的武功,扬言要踏平兴云庄。唔,怪不得那日见鹰野王时看他好像重伤未愈,不然自己也不会不加防备!

龙啸云,每次看到他都觉得表哥没有好日子过了。。。祝青衫中秋快乐!

让龙啸云蹦哒几下就歇菜得了,实在受不了他

“麻烦诸位了”林诗音走到龙啸云身边,浅笑中有一丝的忧愁。杨逍看着林诗音,果然有几分姿色,好似不食人间烟火,惹人怜爱。不过就算如此,为了一个女人就背叛兄弟,龙啸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真若是重视兄弟之情,不论这份爱有多么的深切,都应埋在心底才是。李园再次踏上故地,却是物是人非,李寻欢情绪低落,黯然站在园中。杨逍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摘了片叶子吹起了一首民间小调。那一夜,林寻欢站了一夜,杨逍站在他身后吹着曲子陪了他一夜。“多谢杨兄,我没事了”杨逍看他,淡淡一笑“你不是说我们是兄弟吗?有什么好多谢的”“这里太危险,连累杨兄了,杨兄若是想走。。。”“我不怕连累,就当是报恩了。再说我们是兄弟,不必计较这么多”“嗯”龙啸云带着人走来“寻欢,我给你介绍,这是赵正义赵老爷子。这是殷素素和武当派的张五侠”李寻欢笑着点头,见那张五侠一表人才果如传说中一般一身正义之气,只是那位殷姑娘却有些莫名的不怀好意之感,这二人若不是夫妻,只怕就有些古怪了。杨逍看着二人,那个张五侠倒还好说,看其为人行事倒是个汉子,有机会可以结交一下。只是,殷素素。。。当年自己和范遥一起回光明顶处理教主失踪之事时曾在山下见过她,前几日去找殷天正比试曾听说她离家出走下落不明,不然是来了这。看来殷天正这次是来真的了,不过她和张五侠看起来挺配嘛,而且两人应该已经暗通心意了吧?唔,这倒是个大事,必会有不少阻力,不过这些也不算事,就是不知张翠山知不知道殷素素的身份。李寻欢瞥一眼身边的杨逍,见他神情古怪,却不想一时之间他竟想到了这么多,不由关心“你怎么了?”“哦,没事”杨逍一笑,看着殷素素“殷姑娘,我们以前见过吧?”“没有啊”杨逍意味深长,似笑非笑“哦,这样啊。。。”殷素素轻咬下唇,把杨逍拉到了一边“喂,你想怎样!”杨逍一笑“你不对任何人说我在这,我就不去告诉鹰王你在这。你不去说我的身份,我自然也不会揭发你”殷素素松了口气“一言为定!”不想大名鼎鼎的光明左使,也会有如此孩子心性啊?唔,他好像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吧?李寻欢低语“她和你说了什么?”杨逍戏谑调笑“她说她喜欢我”李寻欢眼角一抽,不再去搭理他。张翠山低语“你和他聊了什么?”“你管!反正他不是好人,你少去惹他!”【中秋快乐】

等众人互相问候好又共商了大事,再帮着众人安排好住处,杨逍本想直接回房,却被李寻欢拉住“你干嘛?”“回去睡觉啊”“天还没黑急什么,陪我去拜访一下张五侠吧?”杨逍眉梢一挑“为什么是我陪你?”李寻欢浅笑“因为我看的出,你对殷姑娘和张五侠有兴趣”“好啊”明明是他自己想去拜访张五侠,又觉得有些唐突太过尴尬,看今天殷素素找自己所以猜出自己和她认识,这才拉上自己的吧?如果当时杨逍把这番话说出来,或许二人以后就不会有这种一切尽在不言中的默契,或许,也就不会有以后一厢情愿的误会了。。。可是,人生,没有如果。一进院就看到了张翠山,倒省了许多不必要的虚礼。李寻欢淡淡一笑“张五侠”“李公子,杨公子”杨逍点点头,嘴角微扬“我们不请自来,张五侠不介意吧?”“怎么会?你们快屋里坐吧!”久仰小李飞刀的大名,今日一聚却是百闻不如一见,果然不凡。而他一旁的杨逍,也是举手投足尽得潇洒的至情至性之人,只是不知素素为何让自己小心他。几杯酒喝下去,三人都是性情中人,便也称兄道弟了。再喝一阵,酒坛渐空,三人也都有了醉意。“不知道杨兄是怎么认识素素的?”杨逍已有三分醉意,摆摆手“我和她不熟,就有过一面之缘”“哦?那她今天和你说了什么?”杨逍猛然酒醒,皱眉不语。李寻欢见他为难不想多说,笑着举起了酒杯“张兄,我敬你”“好,我干了”杨逍却没再喝酒,只是笑着看他们喝酒并不停劝酒。直到看着李寻欢和张翠山一起喝醉,杨逍轻轻晃了晃张翠山“你喜欢喜欢殷素素吗?”“嗯”张翠山沉沉睡去。“五哥”殷素素跑进来看着醉的不省人事的张翠山,怒看杨逍“你没事干嘛来找五哥?你别忘了我们之间是有约定的!”杨逍侧头看人“我没忘啊,但是瞒来瞒去很累的,我问你,他知不知道你的身份?”殷素素不快“那李寻欢又知不知道你的身份?”“不知道啊,我早晚要走,没必要告诉他。你呢?你舍得离开?”殷素素垂眸不语,杨逍一笑“我是为你好,毕竟我和你爹相识一场。凭我对女人的经验,你喜欢上他了,想爱就当机立断,你先开口他就是你的了”殷素素不甘示后,冷笑讥讽“哦?对女人的经验?你还真了解女人呢,不知道你对男人有没有经验呢?你怎么知道他喜不喜欢我?和你先开口的女人不少吧?你答应了几个?”杨逍一愣“我怎么一样?我刚刚问过他了,他说他喜欢你的”殷素素脸一红“出去啊!”杨逍淡淡一笑,扶着李寻欢离开。【中秋福利】

福利啊,要是再来点就更好了。。。

杨逍正在感慨女人的息怒不定反复无常时却听一声低笑“凭你的女人的经验?不知道先和你开口的女人你答应了几个?”杨逍一愣,推开了李寻欢“你没醉?”李寻欢理理衣衫“我可是酒鬼,我的酒量哪会和张五侠一样?不过是怕他追问让你为难才给你了个台阶下罢了,不想还有意外收获”杨逍似笑非笑“好,我记下了”李寻欢也不以为意“你和她爹什么关系啊?”“你想知道?”李寻欢一摆手“不想,知道的越多麻烦越多,我这人啊,最怕麻烦了”说着竟然就离开了,杨逍一愣,看着他的背影淡淡一笑,也跟着一起离开。许多年后,当物是人非,再来看这段回忆,往往才会发现宿命的安排到底有多么巧妙。李寻欢想,如果不是自己那时出于好意装醉骗他,如果不是他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性子,后来他也不会以同样的方式摆自己一道,也就不会听到那些话,那么自己和他之间,也就不会再有后面的一切了。。。第二日一早就听说兴云庄出了奸细,昨晚有人潜了进来意图偷东西。杨逍看着他们吵吵闹闹,低头冥思。看昨日殷素素匆匆忙忙的样子应该是她干的,没有放火烧庄就说明殷素素不是想帮殷天正灭了兴云庄,偷东西,有什么东西是天鹰教没有需要来兴云庄偷?杨逍瞥一眼龙啸云,他定有隐瞒,殷天正与他之间的事不应该这么简单啊。。。李寻欢见他心事重重,淡淡一笑,握住了他的手“一会我们一起出去喝酒,就当散散心”“好”杨逍看向殷素素,见她面不改色,心里不由犯起了嘀咕,是殷天正派她来的,还是真的那么巧合?“寻欢,我们一起喝酒吧?”“不了,我陪杨兄出去走走”龙啸云笑着送他们出门,眼中掠过一丝阴狠“李,寻,欢!”酒楼“大厅上就看你心事重重,在想什么?”杨逍看看周围,压低了声音“看看,这里这么多江湖人突然出现,想来只能是为了兴云庄了,你说他们想偷什么东西?”李寻欢笑着喝酒“这与你我何干呢?”“你就一点不好奇?”“不好奇”杨逍冷冷一笑“我杨逍做事,喜欢图个明白。想让我糊里糊涂的被人利用,不可能!”“那你查明白了?”杨逍挑眉一笑“抓个人问问不就明白了?”李寻欢无奈摇头“一定有很多人说你不讲道理吧?”杨逍嘴角上扬,笑得格外张扬“我杨逍做事,还喜欢图个痛快!大丈夫立于世,但求问心无愧,何必去管别人说什么?”那一日的情形,很多年后,李寻欢仍是历历在目,每每回想起,仿佛就在昨日。痛快,他果真是痛快了,是问心无愧了,却留了自己一人痛苦。。。

我猜不会是那本《莲花宝鉴》吧。。。

Powered By © 虾米资讯 2015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或网友爆料,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nyhot@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