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化 / 正文

新化:事说新化一位返乡硕士生和社会各界聊聊孩子的教育问题

2018-03-26 17:31:05 / 我要吐槽 查看是否已被百度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谷歌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搜狗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360收录

心中有日月,提笔话乾坤。今天要和大家谈的事情是孩子的教育问题。

前言

有人和我说,他愿意用十年寿命,换取新化教育上一台阶。作为朋友,他也总是劝我说,大田,你不要宣传我个人,要多多宣传新化教育。说实话,在这个新化教育的节骨眼上,甚至危难之秋,对于新化县教育系统的这一届领导班子来讲,他们的压力之大、责任之重,可以说是史无前例。无论是出于个人感情也好,社会责任也罢,我总应该多给他们一些支持和鼓励。

他们有他们的工作,我也有我的感触。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一个求学归来的返乡青年,新化教育,是孕育我的子宫,是生养我的母亲,是我人格的搭建者,是我灵魂的塑造者。现如今,我总是在想,除了眼睁睁地看着她而干着急,我又能为她做些什么?

新化教育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而教育作为国之大计、立国之本,它的重要性又不言而喻。我虽不是体制中的一员,不能像他们一样亲力亲为地参与到各项建设工作的每一步、每一个细节当中去,但我也总有我的价值和存在的意义。

在新化的各项建设工作中,休说我,新化的每一个人,都有自身的价值和存在的意义。谁不希望自己的家园更加美好呢?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接受真正的教育,拥有一个值得祈盼的未来?

我又能做些什么?我反复问自己。我肯定能做些什么,作为新化教育所培育出来的一员,我能够谈谈自己的感受,即使仅是作为谈资,也有谈资本身的价值;作为一个返乡青年,或许我还能够谈谈自己在外有关教育的见闻,也许并非什么先进的理念,但足以引发思考;作为一个社科学的研习者,假使我能从促进新化整体发展的角度,提出一些建议,引起一些共鸣并促使一些改变,也是我能学以致用的荣幸。

有人说宁愿用自己十年的寿命换新化教育上一个台阶,也有人曾为了警醒麻木的世人,一举滔身东海,血祭革命。新化喜出悲情人物。我大田虽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但已老态尽显,诚觉人生是一场修行,自己能实现的和能帮别人实现的,都是我的福分,是强求不来的。

能做些什么,我可以自己去争取,但我究竟做了些什么,就只能交给后人,去盖棺定论了。

——

我知道在谈论此事之前,肯定有人会说,大田,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们谈教育,你是不是好为人师。

确实,人患好为人师,如孔子这般万世师表,偏有学生不鸟他,最后气的孔子只能破口大骂:朽木不可雕也。也有人根本不爱听孔子说教,搞得他只能东门而立,如丧家之犬。

我这么说不是要将自己跟孔子做对比,而是想阐述一下我的观点:

第一,你不愿意听,有人愿意听。有很多家长同志不但愿意听,而且需要听,甚至有些教师同志也需要听。

第二,对于教育,我是个过来人。我走南闯北、接受高等教育,也见过各种学生模样的人,甚至自己办过教育教过学生。现在有些教师因为年龄的关系,他们的很多观念(注意,只是观念)可能还并没有我的符合实际。

第三,如果你觉得我说的还可以,不妨动动你的金手指转发一下这篇文章,让更多人从中获利。如果你觉得我说的不好,甚至想找我骂架,我愿意回骂,但我敢保证,你绝对骂不过我。

这些天来我一直在观察新化,见了很多与教育有关的奇葩事:四岁男孩翘着二郎腿抽烟嚼槟榔吞云吐雾,颇有大哥风范。学生家长闯进校园围堵辱骂乡村女教师长达两小时。一桥风光带楼梯处几学生扇人耳光。初中女生自导自演绑架案件。隔壁邵阳高中女生亲手捅死亲生父亲。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相信这些事情大家早有耳闻。

通过这些事件以及我的一系列观察和思考,我发现,如今新化教育存在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源于家庭教育的缺失以及正确的教育观没有形成。

说到这里,我估计有人就想对我爆粗口,狗日的袁大田,你一定被教育局长袁局长收买了,看你们的名字,就知道你们已然成了一家人。说实话,大家这么骂我,我能够理解。大家知道我袁大田,正是因为觉得我这个人敢于跟新化县委县政府“抬杠”。而现在我不这么干了,难免有人会先入为主,开始数落起我。

首先,我要说明的是,我没有被收买,也谈不上被收买。我的立场,和新化教育系统的绝大多数同志一样——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够接受更好的教育,希望每一个家庭都能享受到美好的生活。

其次,众所周知,我发声,是为了解决问题。正如西方先哲苏格拉底所说:未经审查的人生,没有任何价值可言。所以在解决问题之前,请容许我先提出问题。同时,这些问题也欢迎各位同志来一同讨论、审查并提出不同观点。

问题一:新化很大一部分的孩子,家庭教育缺失。

究其原因,可以从以下几个层面考虑:

第一,新化存在着一些事实孤儿。所谓的事实孤儿,是指事实上无人抚养、无从获得经济支持和照料的儿童。事实孤儿之所以区别于孤儿,是因为相较于孤儿,其父其母并没有死亡或失踪。

然而,孤儿可以由社会福利院负责抚养,但事实孤儿,由于其父或母并没有死亡和失踪,其抚养权依旧归其父其母所有。这会导致他们有着比孤儿更不好的处境,因为其父或其母往往由于各种原因,失去了劳动的能力,致使其无法获得经济支持和照料。

有关事实孤儿,我知道的最惨案例是:2013年6月,南京市江宁区两名女童被发现饿死在家中。孩子死前曾因饥饿彻夜拍门喊妈妈,甚至吃粪便充饥。事发前,孩子父亲因向他人提供吸毒场所被拘役,母亲曾多次将孩子丢在家中外出不归。

最近我在新化获悉的两个案例是:一,桑梓有个孩子,母亲已不知踪影,父亲有吸毒史(或依然吸毒)。其父或是已丧失劳动能力,或是好吃懒做,常常将孩子送到政府办公楼吃饭,填饱肚子。二,也是我亲身经历的事。那晚我在建材协会喝茶,湘南会长忽然接到最美志愿者李玲的电话,说是一女孩失踪两三天,现已通过微信发出求救信号和定位,声称被一陌生人带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被关在一间黑屋子里,定位新化县教育局附近。于是我们一行五六人火速出发,来到定位地点——教育局大门口马路中央。

在确认好孩子这两三天既没在学校又没在家后,我们立即报警。那晚我们在那附近和十几个警察同志找到凌晨两三点。由于我们缺少先进工具和警犬,没有搜查证,不便进入民宅,最后只好作罢,寻思着明日再找。

结果第二天,声称手机里没有卡、用连的无线发放出求救信号、发完信号后就失联的女孩,又将定位定在了狮子山附近,并向多名志愿者索要钱财。我们在为她自导自演绑架案和她变坏感到无奈的同时,也出于一种责任,连蒙带骗的找到了她。她这两三天都在外面玩,她13岁,母亲已不在,父亲患精神病以捡垃圾为业,家里破败不堪,靠志愿者们的救济才得以生存。

生活往往很残酷,需要孩子去承受不该承受的痛苦。他们连生活都无法维持,哪里有什么资格去谈教育。对于事实孤儿问题,一方面,我希望政府能够尽快将扶贫工作精准落实到位,另一方面,我希望某些政府官员和那些甘当贫困户的富贵人家,能够良心发现。与其假惺惺地开着路虎或者宝马车去吃斋念佛,不如坦诚一点,将本该属于别人的扶贫资金系数交还。这样做不但可以解决他人的生活问题,而且可以使得自己免遭天谴。

第二,新化有些相当比例的留守儿童。随着人口老龄化及二胎的全面放开,上有老下有小,又有房贷车贷,或是车房还没有着落,现在的年轻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活压力。相较于植根于本地,相当一部分的孩子父母会选择外出前往经济更为发达的地区从业、创业。尤其是我们新化人的文印店遍布全国,又有南下广东之俗,这导致了新化的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之数不断增多。老人在家带孩子,大人在外赚银子,这是一个普遍现象。

前不久,我见了一件比较浮夸的事:勤二村那边有一个老妇人,每天中午会从村里带十几份饭送往城区的某个学校。原因是村里很多孩子的父母都出去挣钱了,他们的爷爷奶奶辈又不会骑车,而恰好这个老妇人会骑。所以这些家长都找到她并答应她每年支付多少钱,让她帮忙送饭。

当给小孩送饭都可以成为一项老年人的产业,我觉得我们首先可以提出两个疑问:一是当孩子的父母外出工作,孩子被交给爷爷奶奶抚养,如果他们能力有限或者只带不教,孩子的家庭教育如何进行?二是,郊区或是城乡结合部的学生家长,是否有必要将孩子送往城区读书?这两个问题我们先不做深究。

第三,或是因知识水平有限,或是被生活所迫,或是已打牌押宝成性,反正各种原因都有,我们的有些家长,在子女的家庭教育上,投入的精力不够,花的功夫很少。我在槎溪镇办过文化培训,其中有几个小孩非常想到我来这边上课,但我们的培训是要收费的,而他们的家境并不好,家里兄弟姐妹又多,所以他们要遵守父母的意见。一次,他们依依不舍地回家后,我有好几天都没有再看到他们来找我玩。于是我决定去这几个孩子家里家访,我心想,只要我向这些孩子的家长承诺,孩子在我这里补习我不收取任何费用,他们一定会让孩子过来。

我本喜读《鬼谷子》,自以为游说能力还可以,凭我的口舌以及我提供的福利,这几个乡下孩子的家长,怎么能拒绝得了我?然而结果却远远出乎我的意料,我没有做通任何一个学生家长的工作。他们的理由很简单,而且在逻辑上无可挑剔——孩子我已经送到了学校,如果学校不教育,国家的九年义务教育又有什么意义?孩子读再多书也要找工作,已经联系好了的,初中毕业送往哪里哪里搞打字复印,可以发财,课外补习有什么用?甚至学校的功课都没做好。

从这事起,我便开始思考起知识的价值和意义,作为一个知识份子,在很多年前,我们需要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教育。这么多年来,我们的处境一直没有改变,我们始终无法向他们诉说知识的深层意义——启迪人生,带来人生智慧;陶冶情操,带来生活乐趣,因为,他们连生计问题都没有解决。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他们因生活所迫而忽视知识的重要性,这一点我可以理解,但没有知识作为基础,他们又如何获得坚实而又长久的经济基础呢?这是一个关乎着当下“寒门再难出贵子”的命题的重大社会问题。这是一个恶性循环。这将影响到整个中国的农村地区的人民的命运。

社会问题总是尖锐的。同样都是中国人,有些人让子女上着几十万一年的私立贵族学校,给子女找各种有影响力的导师和家教,有些人却困于生计,给孩子报不起一个补习班,甚至连家庭教育是什么都不知道。这种物质上的对比还算不上尖锐,因为它单凭财富便可解决,更为尖锐的是,人脑子里的观念对比。有些人一夜暴富,同样可以给孩子带来他所以为的最好的教育,但又往往富不过三代?为何?因为物质上的富有,并不代表着脑子里的富有,两个同样身价过亿的人,人们拿他们做对比,比的是他们脑子里的东西——学识、教养、眼界、胸怀、信仰甚至潜意识。犹太人曾一度面临亡国灭种之灾,可短短几十年后,又迅速崛起,凭什么?凭的是他们脑子里的东西,这些东西使得他们艰难地重返破败不堪的故土,不慌不忙地重建起他们心中的国度。

而这些东西,单凭学校的老师,是远远教不来的。

问题二:很多人没有形成对孩子的正确的教育观。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这本值得理解。新化是湘中宝地,历代人才辈出,教育部门希望再育“天之骄子”,也是无可厚非。但如果这样的希冀崎形发展,甚至趋于病态,我们就要去仔细考量一下我们最初的目的及其现实的意义。所谓正确的教育观,无非就是希望孩子的能力和品格,都能健康而又全面的发展。反观当前新化的实际情况,我们会发现与之相去甚远。

第一,对教育成果的过度追求促涨了唯考试成绩论。

我们的家长同志,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考个好学校?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脱颖而出,成为全校的佼佼者?我们的学校,考多少个二本基本完成任务,考多少个一本超额完成任务?我们的教育部门,今年能不能出一两个清华北大生?怎么不会去希望呢?

包括一三八在内的每一所高中都有所谓的尖子班,聚集城区及各乡镇的尖子生,举全校师资砸在上面,希望来年六月,能有个好成绩。当然,这并没有什么不好,一定程度上来说,还是有利的。但施展开来之后,就味道变了。哪里变了?尖子班本是一个择优录取、择优教学的重点班,但在有些人眼里,它就成了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的工具。一年要考多少二本、考多少个一本才能完成任务?这些任务下达给尖子班班主任去完成。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其他的班级统统陪跑,师生的积极性大大降低。

虽然其他地区的绝大多数学校都开设有尖子班,但新化却有着独特的现象。一所学校,几十人升学,几百人陪跑,而且偏偏,教学任务,是由这几十人来完成,其他人名落孙山。然后成绩出来,大放烟花,同庆——圆满并超额完成上级下达的教学任务。

而往往,尖子班的学生,体育课也没得上了,晚自习也延长了,分分必争了。同学们个个疲态尽显,老态龙钟,仿佛真的是一生的精力,都已在年月之中爆发。班级里的气氛也微妙了,下课了,同学与同学之间,沉默了。压抑的像,在这个青春的节骨眼上,仿佛有什么东西,随时有可能会爆发。

第二,唯考试成绩论导致了孩子之间的恶性竞争。

正是在唯考试成绩论的始作俑下,作为一个过来人,曾经也是一个尖子班中的一员,我能深刻感受到同学与同学之间、班级与班级之间、学校与学校之间的那种趋于病态的竞争意识。墙上要挂前十名的像,考试前二十名要合影留恋,为了提高一两个名次,一定要去任课老师那里改看错了一题的月考试卷。老师在分数栏➕1,内心为止欢喜。

在学校和家长的压力下,很多孩子会拼命学习,但孩子,绝非是考试的机器。以考试成绩论是非,以考试成绩论人的高下,这无疑会导致孩子与孩子之间的恶性竞争,然而恶性竞争,它正是阻碍人健康全面发展的,最致命的毒药。

很多话我不能说,因为这篇文章,有孩子会看。

新化教育,我们陷在自己设下的套里。当国家的教育战略核心,从高等教育转到职业技能教育、应用技术教育,我们还在重点栽培着尖子生,并以考试成绩论英雄。当我们在社会生活中越来越重视团队意识、合作精神,我们却在促涨着孩子之间的恶性竞争。我们的家长朋友竞相把孩子从郊区或者城乡结合部送往城区的学校,殊不知,九年制的义务教育对教师的专业水平,根本谈不上有什么要求,要求的只是,教师的责任心。

教育,竞争本不可避免,但竞争,也有竞争的艺术。我曾在一个学校考察,他们同样也鼓励学生相互竞争,暂且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基于这样的天赋,他们会有自己的强项和弱项,有的人数学成绩很好,英语成绩却很差;有的人生物成绩很好,物理成绩却很差。而当下的应试教育,一个尖子生必须要门门功课都很拔尖,如果想要考个好大学,一门功课偏了,满盘皆输。

于是他们生出妙计,他们按各科的成绩排名,将孩子分成不同的学习小组。每一个学习小组,都有各科拔尖的孩子。比如理科班,有6门功课,语数外,理化生,他们便将6个孩子组成小组,这6个孩子分别强于语数外、理化生,每次考试,他们是怎么排成绩的?他们不排个人成绩,而是按小组的总分排小组成绩。在这种规则下,外语好的同学,就有必要帮助并监督物理好的同学学习外语,反之亦然。

在这种规则下,既促成了竞争,也促成了合作,更使得同学关系非常合作,班级欣欣向荣。正如斯坦福大学的名言——一个人一生所能获得的财富,90%来自于他们的人际关系。自从达尔文放出了生物进化的风声后,全人类开始关注并重视起人与人之间的竞争,但很少有人提及竞争的最高艺术——互利共赢。人类的最终命运,不是要在历史的结尾处较出你死我活,而是团结协作下,走进下一个创世纪。

基于这样的观察、分析和思考,我有几个设想,或者说是呼吁。

第一,政府一定要加大扶贫力度,并做到真正意义上的精准扶贫。如果连我们的孩子最基本的生活和教育需求都无法满足,我们如何能够保证,20年后的新化,会走向富强?

第二,政府要在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人才市场,促进人才交流,让新化孩子的爸爸妈妈,能够回家。现在的新化社会就是这样,带着资本进来的人说着新化没有人才,在外从业、创业的本土人才说着新化缺少资本。难道我们的有关部门就不能在这样的背景下做些什么?

第三,呼吁各位家长朋友们关注起孩子的家庭教育,关注起孩子的内心世界和情绪波动,关注起他们的人格。呼吁各位老师朋友,在引导孩子们竞争的同时,也要促使他们合作。呼吁各个学校,稍稍平衡一下普通班、重点班甚至尖子生之间的生质、师资,让更多的师生充满冲劲。呼吁新化县教育局,关注起孩子们的心理健康教育。

一个错综复杂的事物要想重建,必先遭受毁灭,这是一个朴素的哲理。今天我在做的事情,正是在毁灭,毁灭什么?毁灭那些关于教育的错误的观念,毁灭那些由来已久的恶俗,毁灭那些植根于人们脑子里的、使他们病入膏肓的不良意识。或许有人会说我在妖言惑众,但我只愿接受历史的检验。

当然,这些问题也不单单是家长或者学校的责任,更不是哪个具体的人的责任,而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因为关注教育,就是关注我们二十年后的生活。

仅以此文,作为新化教育的抛砖引玉。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 虾米资讯 2015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或网友爆料,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