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江山 / 正文

江山:《落香无意染红尘,半壁江山胭脂色》香奴 惜夜

2018-04-13 23:03:01 / 我要吐槽 查看是否已被百度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谷歌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搜狗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360收录
全文完结

021想办法把她给除掉苏樱樱身后的萧夫人一听,立刻知道了香奴的身份,她的脸上绽出一朵花来,笑着走到香奴身边,挑起眉角打量她。“哟,原来你就是皇上抱回朝阳宫的丫头?长得倒也一般嘛,怪不得皇上碰都不碰你一下,直接将你丢在那里不管了。 本宫本想,那红帐篷里出来的女人,定会有些能耐呢,你可真让本宫失望啊!”其他的嫔妃笑作一团。她们身后的宫女太监也憋住笑,一脸好奇想要将她瞧个清楚,却又不敢有大动静,都用眼角余光瞟在香奴脸上,想要看看那个被皇上从战场抱回来的女人是怎生的模样。香奴却死死盯着苏樱樱,丝毫没有注意到她说些什么,反倒是苏樱樱听到“红帐篷”等字眼,脸色突然变得铁青。“王……”香奴喃喃地正要开口,只见苏樱樱一个箭步冲上来,二话不说就打了她一个耳光,将她未说完的话堵回喉咙里!她眼神怨毒,厉声斥道:“狗奴才,见到本美人不知道行礼的吗?”香奴踉跄一步才站稳身子,被这么一打,她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小喜鹊忙爬起来过去扶着她,看看苏美人又看看她,满脸惊恐:“小姐……”香奴看了苏樱樱半晌,推开小喜鹊扶着她的手往前走了几步,垂下头,恭恭敬敬俯身行礼:“香奴见过苏美人,苏美人贵体安康。”苏樱樱冷笑着打量她,只见她发髻简简单单用布条扎了,垂在胸侧,身上一件简单的白衫,虽不漂亮,但也清秀可人。但是就是这么平凡的一个丫头,不但害自己丢了国后位子,抢走了赤烟的心,甚至那晚,连惜夜的眼里看到的也都只有她!她如今能如此得宠,她知道必然和香奴那块玉佩脱不了干系!她不知道香奴和那惜夜会是什么关系,但她明白,惜夜若是明了真相,定然也会被这丫头抢走!想到此,苏樱樱更觉得胸中怒火难忍。“该死的贱丫头!到底懂不懂礼数?不知道你这等低贱的奴才给本美人行礼一定要跪下吗?”她一挥手:“容姑姑,给本宫好好教教这丫头宫里的规矩!”“奴婢遵命。”一个满脸横肉的老嬷嬷走了出来,看着香奴,冷冷一笑。她走到香奴面前,二话不说抓着她的领子,狠狠一巴掌扇了过去,小喜鹊见状,想也没想就冲出去挡在香奴面前这宫里的嬷嬷都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这一巴掌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只听“啪”的一声响,小喜鹊就被打得歪倒在地上,唇角沁出血丝,一张俏生生的脸蛋顿时印上五根红指樱“小喜鹊!”香奴惊呼一声跑过去扶她。那嬷嬷见没有打到香奴,顿时恼了,一脚踹在小喜鹊身上把她踢开。然后抓着香奴的头发把她的脸按在地上,隔着一层薄衫使劲地掐她,只要骨头少的地方,她就狠了命去掐。香奴惨呼一声,疼得几乎昏死过去,她奋力挣扎,想要躲开她的魔手,直滚的满身泥污披头散发。“小姐!”小喜鹊哭喊着爬过去趴在香奴身上,死死抱住她不松手。那嬷嬷推不开她,无处下手,不由得又急又怒,正待冲上去,却见樱樱横她一眼,指着小喜鹊道:“没用的东西,先给我好好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贱丫头。”那嬷嬷一听,正中下怀,她抓着小喜鹊的发髻扯着她和香奴分开,几个小宫女很快过去把香奴按祝然后那嬷嬷抓住小喜鹊的发髻,巴掌一个接一个往小喜鹊脸上打去,小丫头两个脸蛋顿时高高肿了起来,唇角鲜血直流。“苏美人,各位娘娘……饶了小喜鹊……小姐救我……”小喜鹊哭的嗓子都哑了,一句话因为不停落下的巴掌,断断续续半天才说清楚。她不停地讨饶,可那些娘娘们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哪里会去搭理她。香奴挣扎这想要爬过去,可是力气哪里比得上那么多宫女嬷嬷,她挣扎这转身向苏樱樱怒吼道:“苏樱樱!你恨我可以,无论你要怎么惩罚我都行,但是请你不要伤我身边的人!”其他人一脸惊奇,不明白这丫头为什么突然喊苏美人叫苏樱樱,莫非她们以前认识?苏樱樱一听香奴喊了她的名字,立刻有些慌了,她快步走过去喊道:“先给我住手!”那嬷嬷闻声停手,垂首退回苏樱樱身后。苏樱樱恶狠狠地盯着香奴。有她在的一天,自己就无法安心,若是自己的身份被香奴说了出来,可是杀头的死罪!那时候,不但不能和惜夜在一起,还会连命都丢掉,看来她必须想办法把这祸害给除掉!而且,若是她死了,赤烟必然会伤心欲绝吧?可是,这是他敢当着那么多人羞辱她应付的代价!想到此,她盯着香奴阴森森地一笑,笑得香奴浑身发毛,不由得后退了一步。“你是说我怎么样惩罚你都可以?”苏樱樱突然开口。香奴犹豫半晌,点头应道:“要打要罚,香奴绝无怨言。”苏樱樱妩媚一笑,伸手挑起她的下巴:“本美人怎么舍得罚你呢?不过是想让你过来伺候本美人罢了。你可愿意?”香奴一想,自己本就是伺候她的丫头,现在继续跟在她身边照顾她,也是本份之事,就算她打骂自己也是应该,她总不至于伤了她性命。可她不知道的是,今非昔比,她此时已经成了威胁到苏樱樱命途的祸害。于是她垂眸答道:“香奴自当从命。”苏樱樱见状,眼底浮出冰冷的笑意,她转过身,脸色立刻沉下来,厉声问道:“这丫头是哪宫管的?”宫女嬷嬷面面相觑,一个不知名的丫头,不主不奴的,谁知道是哪宫的?!这时一个妃嫔走出来笑答道:“妹妹怎就看上这么个不知轻重的奴才,听说当时她是华贵妃带走的,

022咄咄逼人的眼神惜夜走到香奴身边,一伸手竟然将她拦腰抱了起来,低语到:“本王还记得那天你强加给我的罪名呢,今天本王便履行了那日的话,你不是说本王卑鄙无耻么?那本王就让你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卑鄙无耻!我倒要瞧瞧你今日还能逃到哪里去?”香奴双脚突然离地,吓得惊呼一声,反射性地搂住他的脖子。惜夜哈哈大笑。“啊!你放开我!”她随即反应过来,忙推着他的胸膛,那结实的肌肉推得她的手生疼。“别动!”他沉声道,然后抱着她转身往朝阳宫的方向走去。苏樱樱气急,忙跺脚叫到:“王上……”惜夜冷冷回头,眯眼看着她,那眼里的杀气惊得她浑身打了个哆嗦,后退了两步才站稳。就是这一惊,让她想到一件事。当时为了赢取惜夜信任,她将香奴的身世套在自己身上,说自己自幼为奴,吃尽苦楚,但刚才一时失口,竟然说香奴是伺候自己的奴才,这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吗?想到此,她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可是惜夜隐忍不说,又是什么意思?看着惜夜抱着香奴走远,苏樱樱愤恨地一跺足,又瞪了一眼摔在地上的小喜鹊,看着他们的背影怒道:“贱丫头,我们走着瞧!”转过轩辕亭便是惜夜的寝宫朝阳宫了。远远地可以看见大理石阶,鲜红色的波斯印花地毯由阶梯上边铺下来,平台过后,一直延续到远方,两边是雕龙石柱,过了这段阶梯便可以看见雕花檀木门的门匾上镶着“朝阳宫”三个龙飞凤舞的铸金大字。“王上。”两边宫女太监都是极有规矩的,看见惜夜都目不斜视,整齐地下跪行礼。刘德全是惜夜贴身的老太监,自然不会那般约束,远远地看着惜夜抱着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少女走了过来,惊讶得合不拢嘴,忙迎上前道:“王上,这丫头……?”惜夜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人儿,香奴正瞪着乌溜溜的眼睛咬牙切齿地瞪他,那倔强的眼神让他心中腾起一股莫名的火焰。他勾起一边唇角邪邪一笑,眼睛挑衅地看着香奴,沉声道:“刘德全,你下去准备准备,本王要亲自把这不爱干净的丫头给洗干净,本王倒要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模样。”香奴心中一震,惊惧地抬眼。“昏君!你放开我……你想做什么?”香奴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从他怀里逃开,可是都像泥沉大海一般,一点作用都没有。惜夜听香奴骂他昏君,不免有些不悦,她到现在竟然还有力气骂他?一抬头,却见刘德全呆在那里踌躇不决。他不悦道:“怎么——?”刘德全犹豫半晌,才吞吞吐吐道:“回王上,据说这丫头是红帐篷出来的……呃……微臣担心她会染上什么疾病,王上亲自为她沐浴,那水定会不洁,恐怕会有辱圣尊,还是让那些丫头给她洗吧……”惜夜一听,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若不是怀里抱着香奴定然已经大发雷霆了。他怒声道:“那苏樱樱不也是本王从战场带回来的俘虏,如今她已是本王御封的苏美人,怎不见本王有什么异样?”那刘德全见惜夜震怒,忙跪在地上:“苏美人在侍寝前已被宫里年长的姑姑们仔细检查,御医也亲自开了不少方子,确保万无一失才送于朝阳宫承泽圣恩,怎是这肮脏婢子能比得?王上还是先把她交给姑姑们检查后再安排侍寝吧。”“本王要做什么还要听你废话吗?刘德全,本王是念着你自幼陪伴本王长大,才留你几分面子,你莫要仗着本王对你的容忍太过张狂!”惜夜大怒,见刘德全依旧站在那里不动,怒喝一声:“还不快去!”刘德全吓的面容失色,忙跪下沉声道:“奴才遵命,奴才这就去准备。”说完,他爬起来垂首退出殿外,一转身便招了个小太监,跟他耳语几声,那小太监便飞也似的向福寿宫的方向跑去。惜夜抱了她进内殿,几个太监很快抬了大大的浴桶进来,又有几个小太监提了热水往里边添水,一行宫女提着花篮进来,往水里撒着花瓣,那里是刚刚采下的梨花,花瓣一片一片洁白如雪,纷纷飘落水中,叶尖沾露,清风留香。“放下我!”香奴使劲捶打他的胸膛。“怎么?到了这一步还不肯死心?”惜夜冷笑一声,刚将她放下,她拔腿就往大殿外跑去,惜夜勾起殷红的唇角,看也不看她一眼,懒懒地挽起锦黄龙纹袖口。香奴不理他,掀开门帘继续往大殿门外跑。“站住!”眼前出现一对长矛,她的双脚还没迈出门槛就被门外的侍卫拦住,侍卫将她架到惜夜面前按着她跪下。香奴愤怒地仰起下巴,长长的睫毛映着漆黑明亮的眼珠,像夜空的星星一样颤动,她咬牙:“惜夜,你堂堂一国之君,竟然如此欺负我一介弱质女子,难道不觉得羞耻吗?我不曾招惹过你,为何不肯放过我?”“哈哈哈哈……惜夜?好久没听人这么连名带姓叫本王了!”他突然放声大笑,伸手捏着她下巴,眼神轻佻,戏虐地笑道:“你说本王怎么舍得放过你?再说,做本王的女人有何不好?荣华富贵享用不尽,是天下多少女子求都求不来的福气,你可不要不识好歹。”“你!你卑鄙无耻!”香奴气得说不出话,俏脸通红,眼泪差点夺眶而出,恨不得将眼前的人挫骨扬灰。“你难道只会说这一句吗?本王说过,本王从来不做卑鄙无耻的事,你若是真要急着试试,本王倒是乐意奉陪!”惜夜挑眉将她从头打量到脚,暧昧一笑,然后示意让那两个侍卫下去。香奴一把拍开他的手,看着眼前那双湛亮凌厉如野兽般咄咄逼人的眼睛,一咬牙,提着裙摆站起来,

看全文+wowei2019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 虾米资讯 2015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或网友爆料,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