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兴文 / 正文

兴文:拟兽,文,司马狼*平平羊

2018-04-20 10:57:48 / 我要吐槽 查看是否已被百度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谷歌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搜狗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360收录
看了三国机密,觉得司马懿和刘平好有CP感,又看了大大一幅拟兽画,特开此文。 CP:司马狼*平平羊借美剧“格林”的梗薄荷大大画的拟兽画:不过我更喜欢平平放下头发的样子,所以我设定的平平是这样的:

Dd

什么?

还没写呢!

楼主准备睡一觉再写,可能12点过才发了

楼楼太爱你了,我一直在在这两个人小视频自己yy这下有文真好

果断收藏

(二)就在杨平迷迷糊糊时,听到身后有动静,杨平睁着朦胧的双眼转过头去看,只见那人已经撑坐起来,一双鹰目警惕的盯着他。杨平顿时清醒了一些,忙跑过去,扶住他:“别动,你身上的伤有点重,好不容易才止住血,小心又把伤口撕裂了!”那人皱眉微眯着双眼警惕的问:“你是谁?”杨平呆萌的说:“啊,我啊,我只是到这附近来采药的,我。。。。。。住在山下。”那人又盯着他看了一会,上下打量了一下杨平纤细的小身板,明显松了口气,淡淡的问:“你怎么会在这?”杨平递给他一瓶水扶着他说:“喝点水吧,我是来山上采草药的,结果遇到倾盆大雨,只好到这来避雨。”看他一眼,杨平笑着说:“幸好我到这来避雨,也幸好我还懂点医术又采了些草药,你感染的这么厉害,没处理的话你可就危险了。”哪知那人冷笑一声:“哼,根本就不需要你多管闲事!”杨平瞪着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这人怎么这样,我好心救了他,他还。。。。。算了,可能是烧糊涂了,医者父母心嘛,而且他伤的挺重的,就别和他一个病人计较了。想到这杨平露出平和的微笑,温柔的说:“你喝点水,看你嘴唇都干裂了,不过别喝多了,我还在给你煎药,一会你还得喝点口服药才行。”那人看着他,又看看洞外,的确下着倾盆大雨,这人小小的一只,看起来也没什么危害,于是接过杨平的水喝了几口,淡淡的问:“你叫什么名字?”杨平笑着说:“我叫杨平,你呢?”那人看着杨平那无害的笑脸,自己的表情也放松下来:“我叫司马懿。”杨平点点头,把熬好的药从火堆上取下,放在地上等它变凉,然后掰了一半的土豆饼递给司马懿:“我只有这个你先吃着,等雨停了天亮了,我在去找点其他吃的。”司马懿拿着那半块土豆饼看了半天皱眉说:“我不喜欢吃这种东西。”杨平脸微红的说:“抱歉,我只有这个,看你的血迹你应该也晕了好久了,吃点东西补充点体力。”司马懿看着杨平那抱歉的小模样觉得有点可怜兮兮的,想到自己也的确是饿了,就勉为其难的咬了一口,结果没外表看起来那么难吃,咸味适度,温度正好,还挺软糯的,不觉就把那半块土豆饼解决了。杨平看他吃下去了,也挺高兴,端着温度合适刚才熬好的汤药过来对司马懿说:“这药汤温度合适了,你快喝了吧,有消炎的作用,你伤的那么重再感染就麻烦了。”谁知司马懿一手把药推开冷淡得说:“用不着!”这下杨平有点急了,虽说身上的伤已经处理了吧,毕竟伤的这么重,不口服点消炎药怎么行!看这人伤这么重,一定是才被袭击了,防备心重,我又是个陌生人,以为我会害他,一定是这样的,想到这,杨平端起小锅,喝了一大口汤药,递给司马懿认真的说:“我没骗你,这真的是消炎的草药,我不会害你的。”司马懿看他那认真的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又扯到伤口了,笑容有点扭曲:“哈、哈,就凭你那小身板想害我,就算是有毒也影响不到***懿!”杨平更坚定的把汤药推给他:“既然你不怕,快喝了吧,喝了我好放心,万一你半夜又烧起来了怎么办了?”司马懿皱皱眉说:“你我萍水相逢,你为什么这么在意我能不能好起来?”杨平歪头乖巧的说:“因为你是我医治的第一个病人啊,我当然希望能成功将你医好。”司马懿楞了一下,故意冷笑着说:“第一个病人?那我更不能喝了,谁知道你会把我医成什么样!”杨平急忙解释:“放心这草药我自己小时候就不知道吃过多少回了,每次都有效,而且我给玛格大叔也不知道采过这草药多少回了,我不会弄错的,不信,我再喝给你看。”说完杨平又端起小锅准备再喝,但看看小锅里汤药剩下的量,自己再喝一大口的话药量就不够了啊,药效也不够了啊,杨平犹豫的从小锅和自己脸的缝隙朝司马懿看过去,居然看见他抄着手斜眼看着自己,嘴角微勾,摆明就是在戏耍自己。杨平一下就炸毛了,把小锅放到他面前大声的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好心帮你,你还。。。。。。。这药我已经喝过一次了,有没有问题你心里有数,我不会再喝第二次了!再说你自己说的,即使是毒药***懿也不怕,你就把它当毒药喝吧!’司马懿看着眼前炸毛的小小一只,觉得戏耍他蛮有趣的,邪笑下戏谑得说:“我就不喝,你奈我何?”杨平脸都气红了:“你。。。。。。。”杨平在心里默念:他就是个病人,别和病人计较,医者父母心,医者父母心。。。。。。对了,医者父母心嘛,把他当成不肯喝药的小孩看的话。。。。。。杨平突然露出能让冰雪消融的招牌微笑,端着药汤递到司马懿面前,用最温柔的软糯声音哄到:“我知道你才遭遇了袭击,身体又伤的这么重,一定心情很不好。但是你看外面雨下那么大,一时半会也无法联系到外面的医生,身体可是你自己的啊。要不这样,你不相信我的医术也没关系,你先把药喝了,挨过今晚,明天天亮了我扶你下山找医生。你这么高大我可背不动你,到时候得靠你自己走下去,所以今晚你不能再让病情加重了,先把药喝了,我们明天再想办法好不好?”说完就用亮晶晶的桃花眼期盼的望着司马懿。旁人要是看杨平的这个表情早就受不了什么都答应了,偏偏司马懿却是被激起了一阵鸡皮疙瘩,这小小的一只怎么这么磨人呢?感情我不喝这药,他就要这么肉麻的和我一直耗下去?司马懿黑了脸,摆了,戏耍他一阵自己也觉得累了,而且受不了他那副肉麻的模样,把药喝了好睡觉。想到这,司马懿拿起小锅仰头咕咕就把药喝了,喝完把小锅一扔,命令道:“我累了要睡觉,别再吵了,再吵我,小心我收拾你!”杨平看他把药喝了,心头的大石头放下了,他说什么什么态度,杨平都不介意,忙点头嗯嗯的答应,还拿出背包里的塑料布铺好,扶司马懿躺下,然后体贴的给他盖好薄毯,再屁颠屁颠的去收拾残局,收拾好后,给自己在地上铺了点干草就睡了上去。司马懿眯眼瞟了杨平一眼,这小小的一只虽然长得还不错,可惜是个傻子。第二天一早,司马懿是被一阵香味香醒的,杨平看司马懿动了动,知道他醒了,忙跑过来摸摸他的额头,嗯,烧退了。其实杨平早就想摸摸他的额头,看他烧退没有,但想到他像鹰一眼凶狠的眼神和强壮的身躯就本能的有点害怕,不敢打扰他睡觉,看他醒了才敢来摸摸额头,看他烧退没有。杨平瞧他烧退了,知道自己的药起作用了,一阵兴奋,这毕竟是他医治的第一个病人,一定要把他照顾好。想到这杨平忙把小锅端过来,像献宝一样放在司马懿面前,温和的说:“我想你也饿了吧,昨天的汤药太苦了你才不愿意喝的吧。今天我改良了一下,我把汤药和鱼一起煮的,还加了点我在路上摘到的山楂,这样就变成药膳了,没那么难吃了。放心吧,我小时候发烧,玛格大叔常做这样的药膳,很有效的,而且鱼很滋补,很适合大病后的人补充能量。”说完就用一双亮晶晶的桃花眼一脸期盼的看着司马懿。司马懿鼻翼微动,嗯,自己毕竟是吃肉的,鱼肉也勉为其难了,也不矫情,拿起汤勺就大吃起来。杨平看司马懿吃起自己的药膳,露出欣慰的笑容,坐在司马懿旁边微笑着静静的看他吃自己做的药膳。司马懿瞟了他一眼,实在不适应他那副温柔的模样,只得没话找话说:“这个,你哪找的鱼?”杨平呆萌的说:“后面小溪抓的啊,我给你说后面小溪好多鱼啊,而且那些鱼好呆,我找了点鱼香草放进水里,这些鱼就咬着不松口,轻易就被我拖上了岸,有的上岸了还死死的咬着鱼香草了。你说那些鱼为什么那么笨了,就为了这口香喷喷的吃食把自己都搭进去了,哈哈。”司马懿嘲讽的笑了一下,瞟了眼洞口,皱了皱眉,雨还在下,疑惑的问了一句:“早上雨停过吗?”杨平老实的摇摇头,司马懿疑惑的问:“那你怎么抓的鱼?”杨平笑着说:“当然是打伞出去抓的啊,我还顺便采了些你需要的草药回来,你看你烧都退了,证明我的医术还是不错的吧!”司马懿这才注意到杨平额前的碎发还半湿的贴在额头上,身上那件单薄的白色外套也湿湿的贴在身上,勾勒出杨平纤细的身姿。胸口那也湿湿的,薄薄的白色布料半遮半掩的显现出了胸口那两颗粉嫩的乳珠,很是可爱,让人忍不住想去戳一下。司马懿不自觉地把脸转开,尴尬的问:“那你吃了吗?”杨平笑着说:“当然,毕竟是第一次做药膳,我一直在尝味道,改变山楂和鱼的配比,等我做出这一锅我尝味道都尝饱了。”司马懿迟疑的问:“这毕竟是药膳,你一个正常人吃没问题?”杨平习以为常得说:“没关系,这药膳我常吃。我从小身体不好,玛格大叔就是我们那的医生长期给我调养,后来我身体好了他也常做这种药膳给我吃,说是强身健体,对我没坏处的。嗯,这两年我真的很少生病,身体也健康。而且我刚才淋了雨,吃点药膳有备无患嘛。”司马懿嘴角微勾了一下,这小傻子,语气也不觉柔和了一些:“那你还不快去火堆旁把衣服烤干,一会你病倒了难道还要让我来伺候你?”杨平想也是,他还是病人需要自己照顾了,自己可不能病倒了,忙起身,拿起司马懿吃完药膳的小锅往火堆旁走去。看到杨平转身司马懿才发现杨平的裤子也被打湿了,本来宽松的黑色裤子,现在紧紧贴在杨平身上,显露出杨平修长的美腿和浑圆精致的翘臀,那黑色包裹的圆翘随着主人的动作一晃一晃的,看的司马懿呼吸一窒,自己是怎么了,居然觉得那小小的一只很性感,是不是很久没找妖艳美女发泄了,有点欲求不满啊。就在司马懿胡思乱想之际,杨平还老实的把小锅洗净,接了些山泉水把昨天剩下的用T恤做的布条洗净后扔进锅里煮,消消毒一会好给司马懿上药。做完这一切后,才把外套脱下来,用木棍支着坐在火堆旁考衣服。司马懿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现在是什么情况,杨平光裸着上半身背对着自己。泼墨一般的披肩长发柔顺的垂在修长脖颈两侧,优美的背部曲线,纤细的腰身之下还有两个漂亮的腰窝,身上的皮肤在山洞里幽暗的光线下发着莹白色的光,不知道摸起来该是如何的光嫩细滑,最要命的是下面裹着黑布的性感小屁股和上面白花花的身体形成强烈对比,简直让人移不开眼。怎么办,有反应了,该死,等我伤好了,回去一定要找几个妖艳美女干他个几天几夜,这样太磨人了。

补几张平平羊的图片端药是这样的:温柔时时这样的:单纯时是这样的:

暖暖!

小姐姐,又刷到你了

小姐姐,我就想问一句,你是真羽毛吗想yy就自已yy好了,老发这种对二爷不好,以前二爷还因为被人说同性恋而苦恼过,为了二爷好,还是不要发这种帖子了吧

马天宇是直男,马天宇是直男,马天宇是直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我只是YY杨平和司马懿,并不上升到真人啊,我当然知道天宇是直男,我文里好像也没有提真人吧。

(三)杨平看衣服烤干了,就穿上了衣服,用勺子把锅里的布条捞起来,放在锅盖上,一会好用这些高温消了毒的布条给司马懿上药。又把草药洗干净,放到锅里熬煮,这次熬煮的草药是外用的,针对司马懿的外伤。做好这些后,杨平拿起一瓶矿泉水,向司马懿走去,坐到了司马懿旁边,把水递给他:“来,你喝点水,这是我今早煮的山泉水,我没带那么多矿泉水,幸好这山洞里有山泉水。”司马懿接过水喝了起来,杨平看着他又自顾自的说:“我今早抓了好多鱼,除了我们吃的那些,剩下的鱼我把它们养在了山洞里一个淌水的洼地里,吃几顿都没问题,就是不知道这雨要下多久,什么时候才能下山。。。。。。对了,我还没问你,你身上的伤是。。。。。。野兽袭击照成的吗?”司马懿微眯着眼邪笑一下:“野兽?也是,那些还真是野兽。”杨平用闪亮的大眼睛望着司马懿真诚的说:“司马懿,这次下山后,你不要走这边了,这山里住着非常可怕的野兽,他们野蛮又残暴,不仅袭击。。。。。。人,听说他们还会把。。。。。。人撕碎吃掉,总之这次下山后,你要到哪里我给你找车,走山下的镇子绕道走。”杨平的话让司马懿顿觉不悦,皱眉问道:“你这些都是从哪听来的?”杨平老实地说:“听村。。。。。。不是听山下人说的,听说这些野兽袭击和撕碎。。。。。。人,已久持续了好几百年了,想不到现在都还是这样。”司马懿歪头微眯着眼用鹰一样的眼神盯着杨平:“这些无稽之谈的传说你也信?”杨平呆萌的点点头看着司马懿认真的说:“原本我也是不信的,但是看你伤的这么重,我就知道那些传说是真的了。哎呀,我的药差不多了,不和你聊了。”杨平急慌慌的过去,把小锅从火堆上移下来,放在地上晾着,等会好给司马懿上药。司马懿看着杨平那忙碌的小身影,心想这人傻不拉几的,跟他说不清楚,罢了,他爱咋想咋想。一会杨平就把消过毒的布条浸在汤药里,端着小锅走到司马懿旁边跪坐下来,柔声说:“司马懿,这汤药晾了,让我给你伤口换药好吗?”司马懿本想拒绝的,但是看杨平那温和的模样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杨平轻轻的解开司马懿的衬衫,把包着草药的布条一条一条的轻轻取下来,又用浸着药水的布条轻轻擦洗伤口,渐渐司马懿身上遍布的伤口慢慢清晰。杨平的手轻轻抚上伤口:“咦!这些伤口才一天竟然已经在愈合了,普通人像你这么深的伤口的话就算用这些草药起码也要一周才能愈合成你这样。”司马懿嘴角微勾,面露得意之色。杨平也没多想露出天真的笑容看着司马懿称赞道:“你的身体素质真好!”就继续给司马懿擦洗伤口。司马懿暗想这人真是傻子!杨平给司马懿的伤口擦洗完后,就用布条浸着汤药,轻轻敷上伤口,固定好,又去处理下条伤口。司马懿看着跪坐在自己面前,认真给自己处理伤口的这小小一只。由于杨平微低着头,司马懿只能看见他额前柔软的碎发,和不停抖动的纤长睫毛,像振翅的蝶翼,很是漂亮。司马懿知道那蝶翼下的琉璃桃花眼更漂亮,总像汪着一汪秋水一样星星点点,惹人怜爱。柔软的小手轻轻在自己胸膛拂过,惹得自己麻酥酥的,低头看着那粉色诱人的索吻唇,真想尝尝是什么味道。司马懿不觉加重了呼吸,这才发现以前老是闻到的若有若无的樱花味好像是从杨平的身上散发的。司马懿暗哑的嗓音传来:“你身上有樱花味?”杨平抬头用忽闪的大眼睛看着司马懿微笑着点点头:‘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天生身上就有樱花味,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点奇怪?’司马懿咽咽口水,摇摇头,心想:这哪是奇怪,这樱花体香配上精致的容颜还有那性感的小屁股这分明就是个尤物嘛。不管,是这小妖精自己送上门来得,***懿岂有不享用之理,我的伤也快要好全了,等伤完全好了,我就把这小小的一只带回去好好享用。想到这,司马懿更觉给他擦药的杨平的柔软小手就像在自己身上煽风点火一般,自己更觉燥热了,下腹的东西也在慢慢抬头。突然,司马懿就看见杨平的小手在解自己裤子的皮带,这小小的一只他想。。。。。。也太热情了吧。只见杨平边轻轻的退下他的外裤边轻柔得说:“你慢慢抬腿,我把外裤给你脱下来,好处理下你腿上的伤口,虽然腿上的伤口不深,不过还是再处理一下好一些。”看着杨平那认真单纯的表情,司马懿还是配合的抬起了腿,不过心里一阵失望,还以为。。。。。。哎,不过这小小的一只傻了吧唧的,估计也不懂,回去再慢慢调教。由于司马懿的胡思乱想,他的底裤已拱起一堆,煞是显眼。不过杨平由于从小身体弱,15岁了还没有体验过什么,所以什么也不懂。杨平看到司马懿底裤那一堆,还以为是司马懿高大,当然那里肯定也很雄壮,正常、正常。杨平心如止水的跪趴下来,轻轻的微抬起司马懿的大腿,用布条轻轻擦拭伤口,那叫一个认真。但是从司马懿的角度看去,只见杨平跪趴在自己的大腿间,温热的呼吸打在自己大腿上,还有那醉人的樱花香,仿佛这小小的一只马上就准备要舔自己的那处似的,想着那诱人的索吻唇包裹着自己的那处是何等的销魂啊,惹得司马懿浑身血脉膨胀。然而处理完后,杨平站了起来,微笑着对司马懿说:“等一会再穿裤子,等药水风干,你恢复得好好,这次药上了都可以不管了,很快就会结痂了。你肚子饿了吧,我去准备午餐。”说完就端着小锅走开了。顿时司马懿的脸就黑下来了,敢情这小小的一只是撩完就跑啊,自己浑身燥热,下身胀的生疼,他到好,还有心思去做饭。杨平正用小刀在处理鱼,无意识看了司马懿一眼,发现他好像不太高兴,还以为是自己刚才给他擦药给他弄疼了,忙歉意得说:“你怎么呢?是不是我刚才擦药给你弄疼了,对不起啊,我第一次给人擦药,手没个轻重,下次弄疼你了,你别忍着告诉我,我好注意轻点。”司马懿脸更黑了,这人真是傻子,你看不见我的底裤已经支起这么高的帐篷了啊,竟然还以为是擦药弄疼我了,***懿比这疼百倍的痛都忍过,这算什么,真是的,真想把这傻傻的小妖精就地正法了。想到这司马懿危险的半眯着眼盯着杨平,不过看他小小的一只什么也不懂,用强的话他那小身板肯定会受伤吧。司马懿又用眼光巡视了一圈山洞的环境,算了这里什么都没有,小东西受伤的话也没药物医治,自己也不能尽兴。反正自己的伤估计明天就能全好了,还不如等伤好完了,把这小小的一只带回去,尽情享用,就算是玩受伤了,也有的是医生给他治疗。想到这,司马懿看杨平的眼光就像在看猎物,不过杨平什么也不知道,还在尽职尽责的给司马懿准备药膳鱼汤给他补身子,偶尔碰上司马懿犀利的目光,还温婉的对他傻笑,全然不明白那目光里暗含的危险。

我看到楼楼这篇文儿还以为打错app了,嘿嘿嘿竟然能偶遇到

懿平吧我也发了的

Powered By © 虾米资讯 2015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或网友爆料,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nyhot@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