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安陆 / 正文

安陆:安陆原创连载小说 府河上的招魂人

2018-09-22 22:22:57 / 我要吐槽 查看是否已被百度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谷歌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搜狗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360收录

我记事比许多孩童都早,是从95年开始,那时,师傅带着只有三岁的我落脚安陆。当时的安陆,一切都在建设当中,包括府河河道,由于海子河生活用水,毛河工业废水排放,河水臭的发慌,于是也被当地人称作“腐河”。

现在,我的脑海中仍然停留着师父带我来安陆的画面。他穿着破旧的道服,背着一个由竹编而装着各类书籍和法器的竹篓,凌乱的长发在头上盘旋扎成一束,整个人看上去弱不经风,他把我放在背篓里一路行乞,风餐露宿至安陆,而我就这样被师傅放在背篓里,带到了安陆。那时,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大地,招魂人一行已经没落,所以师父的际遇倒也符合历史潮流。我亦曾多次问师父,为什么要到安陆来,他只说:我带你来找你师叔。但却从来没有见他找过。

师父是个温柔和蔼的人,他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这更加让瘦骨嶙峋的脸庞坍陷下去。对于生活在八角楼货栈流浪汉般的生活并没有太多的不满,兴许这就是修道人对于清苦生活的一种态度吧。苦于生计着实困难,师傅不得不摆起了算命的摊位,摆摊的位置就在三皇庙附近,只是年代实在久远,确切地址在我脑海中模糊了,只是记得我总是守在师傅的摊位前,听着师傅给那些一脸虔诚的人们说着我听不太懂的话。

当时摊位的招牌也非是今天街头算命道士铺在地上的布文,摆上各种符箓神像。我师父就是席地而坐,然后拿着一粉笔在地上写着“招魂降尸,推算命运”,仅此而已,别无他物。这样的日子当时是极苦的,不过我过于年幼,更多的只是感到有趣。

白天靠着街头算命维持生计,到了晚上,师父都会出去,而他每次外出之前都会摸摸我的脑袋,然后微笑地对我说道:“我出去找你师叔,不会太久,很快回来”。时间久了,我知道,他并没有去找师叔,而是去府河招魂,于是我乖乖的独自睡觉,师父也从未失言,总是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喊我起来,回来的时候总会给我带些山楂野果,那绝对是我生命最快乐的时刻了,拿着野果总是又蹦又跳,师父只是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我摇着头。

5岁那年,师父在我的手臂用鸽血刺了个和他一样的图腾,边刺边略显自豪的对我说:这是李氏招魂图腾,从现在起,你就是新一代的招魂人。我咬着嘴唇忍着疼,看着师父对我赞赏的表情,我心想着自己终于成为了和师父一样的人了,却不知自己已经是李家最后一代招魂传人。就在这天夜里,师父第一次带我去府河招魂,我是又惊喜又害怕。

出八角楼,至紫金山下埠头,就到了毛河入府河的交汇处,师傅走在前面,左手执招魂幡,右手握招魂铃,挥幡摇铃往上游走去。这样的夜,静的可怕,除了府河水面上的星点渔火,就剩脚旁草丛里的虫鸣。我以为这一路会像小人书里面一样出现魑嵬魍魉,然而并没有,就这样一路走着,到了青龙潭,师傅燃香烧纸,口念咒语,乘小舟至潭中龙头,插香一只并回。

回行的路上,我对师父说道:没意思,以后不来了。师父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借着月光,从他深邃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两个字:不可。

师父回过头去,边摘山楂边问:你晓得青龙潭中央的石头是什麼不?我没趣的答到:不就是一块石头嘛。

“石头,这可不是一般的石头,当年白兆山中青蛇飙修炼成精,飞身化龙,盘踞此地,为祸乡里。真武大帝化作白龙与那厮斗法,最终将青龙击落,天崩地裂,飞沙走石,青龙身躯所陷之地后为青龙潭,这石头便是那厮的脑袋,千百年来,不管这青龙潭的水怎么涨,始终未曾没过这龙头。青龙身躯虽亡,怨气不散,积怨为疫,安陆大疫,真武大帝为化解青龙怨气,于白兆山上设立真武道场,布经传道,做法七七四十九昼夜,化解怨气,并于槎山寻得宝地,于花岗岩上凿二泉,得双龙泉,泉水四季外冒,回味甘甜,乡民取饮,大疫化解。千百年来,青龙魔心不灭,不断吸食六百里府河枉死冤魂,意欲重生,招魂门人世代府河招魂,超度往生,抑制青龙魔性”。

听了师父的一番言语,我似懂非懂,但我知道,我的命运从此和就和这府河系在一起来 。自此日起,摆摊之余,师父总是让我背书,练习天罡步法,咒语口诀,晚上便跟着他去府河招魂,就这样平静的过了一年。

98年,长江发大水了,接连的暴雨让我们无法出摊,再者街上也没什么行人。但到了晚上,师父依旧会出门,刮风下雨,一日未曾间断。只是这几日,师父总显得焦躁不安,因为府河涨水了。

后来一天忽然来了几个穿破旧长袍的道士,照样是凌乱的长发在头上束着,他们的表情很怪,情绪也颇为焦急,对着师父又是叩首又作揖行礼,这几个人和师父足足谈了几个小时,我隐约听到他们喊我师父为师伯,青龙潭涨水,龙头什么的,借着灯光,我看到师父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师父推开门,来到床前,带着跟以往一样的从容微笑问道:“你想吃山楂野果吗?”我使劲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师父又要外出了,但这次师父没有带上我,特别是最后听到师父又说那句:“不会太久,很快回来”,我的心莫名的惶惶不安。果然,这次师父失言了,他再也没有回来,而这句话也成了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他的微笑成为我脑海中最后定格他的画面。

第二日清晨,一束刺眼的阳光透过门缝照了进了,天亮了,而师父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喊我起床,雨终于停了,太阳出来了,雨后的空气带着泥土的芬香令人格外心旷神怡。我带着干粮独自一人来到了摊位前摆开摊来,不如说是乞讨,我希望能够等到师父,直到夜幕降临,也没能等到。而路过的人不断有人传言府河上游闹鬼的事情,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师父出事了。到了晚上,我拿起师父的招魂幡和招魂铃,沿着往常的道路朝府河上游走去,暴雨初过,府河的水还未退却,而府河对岸的汽车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抬头一看,一行军人排着队列随着几辆军用卡车跑过,河西蒿桥山上下来的部队,而他们的方向正是青龙潭的方向,我确定肯定出事了。

第二天,师父的尸体在青龙潭中被打捞起来,伴随师父一起捞上来的还有几具穿着道袍的尸体,我认识他们,就是那天晚上和师父一起离开的道士。尸体都已经不成形,而师父那支刺着李氏招魂图腾的手臂不知所踪。

这件事情在安陆引起了一些轰动,但很快也石沉大海,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在青龙潭中打捞起道士尸体也成为了不解之谜,终究消散在岁月之中,成为人们在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而我却失去了师父。

(作者:持刀说书人 本故事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欢迎底部留言发表你的看法!

点击以下关键词获取下列安陆乡镇视频宣传片

接官乡|巡店镇|赵棚镇|孛畈镇|陈店乡

安陆同乡会 · 这里有你想知道的安陆事

独家投稿/爆料/可联系 小编微信:kikiy1212

商务合作:15826873249

Powered By © 虾米资讯 2015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或网友爆料,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nyhot@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