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淮阳 / 正文

淮阳:关于宣帝意图立淮阳王为太子的时间梳理

2018-09-25 07:25:15 / 我要吐槽 查看是否已被百度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谷歌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搜狗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360收录
《汉书·卷八十·宣元六王传第五十》淮阳宪王钦,元康三年立,母张婕妤有宠于宣帝。霍皇后废后,上欲立张婕妤为后。久之,惩艾霍氏欲害皇太子,乃更选后宫无子而谨慎者,乃立长陵王婕妤为后,令母养太子。后无宠,希御见,唯张婕妤最幸。而宪王壮大,好经书、法律,聪达有材,帝甚爱之。太子宽仁,喜儒术,上数嗟叹宪王,辅曰:“真我子也!”常有意欲立张婕妤与宪王,然用太子起于微细,上少依倚许氏,及即位而许后以杀死,太子蚤失母,故弗忍也。《卷七十三韦贤传第四十三》初,宣帝宠姬张婕妤男淮阳宪王好政事,通法律,上奇其才,有意欲以为嗣,然用太子起于细微,又早失母,故不忍也。*******************************************************************我们都知道宣帝想立淮阳王而因为太子母早死,最终没有立【第一阶段】宣帝欲立张婕妤,有意无意的动摇了太子之位其实霍成君被废之后,宣帝就想立张婕妤为后了,这本身就是对太子位的动摇,因为张婕妤已经有子了,立张婕妤为后就会出现另一个嫡子,我相信宣帝不会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而大臣们也不会不明白,而且之前刚刚发生了霍成君害太子的事情,如果宣帝真的想要巩固儿子的储位为什么会提出这种建议?何况这个国家未必需要立刻立一个皇后,太子也不需要一个皇后来抚养,因为之前霍成君召太子赐食,旁边有保姆试吃,如果霍成君抚养太子,她就可以随时撤换保姆,然后下毒。不过在立王皇后之后,这个想法告一段落。王皇后是宣帝少年时候好友王奉光之女,也属于跟许史两家在宣帝微贱之时便与其相关的家庭。霍成君死地节四年(前66年)~王皇后立元康二年(前64年)将近两年的时间,刘询一直在犹豫。不过当时他还是能够接受这个太子的。【第二阶段】矛盾激化,宣帝明确表态希望废太子立淮阳王孝元皇帝,宣帝太子也。母曰共哀许皇后,宣帝微时生民间。年二岁,宣帝即位。八岁,立为太子。壮大,柔仁好儒。见宣帝所用多文法吏,以刑名绳下,大臣 【杨恽、盖宽饶】等坐刺讥辞语为罪而诛,尝侍燕从容言:“陛下持刑太深,宜用儒生。”宣帝作色曰:“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且俗儒不达时宜,好是古非今,使人眩于名实,不知所守,何足委任?”乃叹曰:“乱我家者,太子也!”由是疏太子而爱淮阳王,曰:“淮阳王明察好法,宜为吾子。”而王母张婕妤尤幸。*********************************************************《汉书·孝宣帝纪》(神爵二年)九月,司隶校尉盖宽饶有罪,下有司,自杀。(五凤二年)十二月,平通侯杨恽坐前为光禄勋有罪,免为庶人。不悔过,怨望,大逆不道,要斩。盖宽饶是神爵二年(前60年)死的,杨恽是五凤二年(公元前56年)被腰斩的。宣帝立张婕妤未立6~10年之后再次兴起了废太子换淮阳王的念头,而此时的淮阳王已经长大了。【第三阶段】刘询停止废太子这个念头了呢刘询什么时候终于放弃废太子这个念头了呢《汉书·卷八十·宣元六王传第五十》久之,上以故丞相韦贤子玄成阳狂让侯兄,经明行高,称于朝廷,乃召拜玄成为淮阳中尉,欲感谕宪王,辅以推让之臣,【由是太子遂安。】******************************************************************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是在刘询昂韦玄成辅佐淮阳王之后,太子才安心的。那么韦玄成是什么时候开始辅佐淮阳王的呢《汉书·韦玄成传》久之,上欲感风宪王,辅以礼让之臣,乃召拜玄成为淮阳中尉。【是时】,王未就国,玄成受诏,与太子太傅萧望之及《五经》诸儒杂论同异于【石渠阁】,条奏其对。*************************************************************”是时“是这时,也就是说在韦玄成当上淮阳中尉的时候,他去参加了石渠阁会议。《汉书 宣帝纪》:“甘露三年三月,诏诸儒讲《五经》同异,太子太傅萧望之等平奏其议,上亲称制临决焉。***************************************************************石渠阁会议开始的时间是甘露三年(前51年),那么韦玄成成为淮阳中尉的时间也就是在甘露年间。因此,可见,宣帝在有5~10年的时间里一直在想如何废掉太子。为什么韦玄成辅佐了淮阳王,太子就安心了呢看看韦玄成的个人经历:《汉书·杨恽传》恽素与【盖宽饶、韩延寿善】……召拜成为郎,诸在位【与恽厚善者,未央卫尉韦玄成】、京兆尹张敞及孙会宗等,皆免官。*****************************************************************杨恽、盖宽饶、韦玄成关系都是相当好的杨恽又是如何发迹的呢?《汉书·杨恽传》【霍氏谋反,恽先闻知】,因侍中金安上以闻,召见言状。霍氏伏诛,恽等五人皆封,恽为平通侯,迁中郎将。***************************************************************他是通过告发霍家有功而上位的因此他必定是太子的支持者,而太子在他死后替他说话,招致宣帝的不满。

于是,让韦玄成辅佐淮阳王,等于是默认了不再计较太子当初为杨恽盖宽饶等人说话。

如果说宣帝和太子政见不合才导致宣帝非要废黜太子,这是否一定是单一因素呢?我看也未必《汉书》上说,宣帝不满太子仁儒,喜欢偏好法的淮阳王:《汉书·元帝纪》宣帝作色曰:“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且俗儒不达时宜,好是古非今,使人眩于名实,不知所守,何足委任?”乃叹曰:“乱 我家者,太子也!”由是疏太子而爱淮阳王,曰:“淮阳王明察好法,宜为吾子。”……………………………………………………………………这反应了宣帝对儒家的态度,要以霸王道杂之,因为太子太偏重儒学而不满。这也是宣帝意图废太子的主要原因但是我们还要注意到:宣帝并非反儒,因其祖父卫太子推崇《谷梁》,他少年时学习了这门,即位后也尊立《谷梁》《汉书·宣帝纪》至今年十八,师受《诗》、《论语》、《孝经》,操行节俭,慈仁爱人,《汉书·儒林传》宣帝即位,闻卫太子好《谷梁春秋》,以问丞相韦贤、长信少府夏侯胜及侍中乐陵侯史高,皆鲁人也,言谷梁子本鲁学,公羊氏乃齐学也,宜兴《谷梁》。而后甘露三年的石渠阁会议更始推进儒学地位的重要举措。…………………………………………………………………………可见宣帝一直学的也是儒学,他也一直推重儒学。因此,宣帝因为太子推崇儒家的仁爱思想,建议多用儒生以至于想要废掉太子的地步,很值得怀疑。这多半是因为宣帝怀疑太子勾结朝臣,培养自己势力有关。

甘露元年春正月,行幸甘泉,郊泰畤。匈奴呼韩邪单于遣子右贤王铢娄渠堂入侍。二月丁已,大司马车骑将军延寿薨。夏四月,黄龙见新丰。丙申,太上皇庙火。甲辰,孝文庙火。上素服五日。------------------------------------------------------------------这两场宗庙大火倒是给了刘询警告,毕竟太子无差错,你想要废太子其实有悖祖宗法理。

再加上刘询的确喜爱淮阳王,而且淮阳王的思想的确合刘询的意,因此,他一直想要废太子。但是太子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废的之前他想要立张婕妤未成,这会儿他想废太子未成汉书上写的好像是他在自己跟自己较劲,自己脑子里头天人交战,犹豫不决但如果真是这样,他为什么要那么明确的表露出自己想要换太子的意思呢?如果他真是心中顾念许平君,这些事情应该在他的脑子里,而不是行动上另一则相关史料YY《汉书·宣帝纪》(甘露元年夏四月)丙申,太上皇庙火。甲辰,孝文庙火。上素服五日。…………………………………………………………………………甘露元年四月居然起了两次火,还是在祖庙,对古人来说,这事情不小,是祖先在示警,于是我们都知道,一般天干物燥才会意外起火,而这两起火灾发生在四月,正是湿润的季节,并且,两起火灾是发生在一个月内的不同时间,而且这是祖庙,不是什么堆放杂物的垃圾场,发生一起火灾叫意外,理应格外注意,而之后居然又继续起火。我们不禁想问,孝文庙的管理员有先例在前,居然还敢管理不善,这不是现代,官员犯了错都没事,那可是在封建时代,皇帝的祖庙,他是嫌自己命太长了吗因此这两起火灾让人不得不怀疑有人为纵火的可能。而后,皇帝的态度转变,让杨恽同党韦玄成辅佐淮阳王,还让他参加重要的儒学会议从此,太子的位置就安稳了。在这里,我们看到,太子在于外戚和朝臣两方面《汉书·霍光传》诸领胡越骑、羽林及两宫卫将屯兵,悉易以所亲信许、史子弟代之。……………………………………………………………………我们可以看出来,许家和史家的人在反霍家的斗争中占据了宫禁的要职《汉书·杨恽传》霍氏谋反,恽先闻知,因侍中金安上以闻,召见言状。霍氏伏诛,恽等五人皆封,恽为平通侯,迁中郎将。……………………………………………………………………杨恽也发迹于反霍《汉书·盖宽饶传》太子庶子王生高宽饶节,而非其如此,予书曰:“……”时,执金吾议,以为宽饶指意欲【求禅】,大逆不道。…………………………………………………………盖宽饶不仅跟杨恽关系良好,还跟太子有联系。太子的属官跟盖宽饶关系良好,还劝他明哲保身,而且宣帝相信盖宽饶意图让自己下台而支持太子即位,这对宣帝来说是相当大的威胁。太子身后的势力已然成形。如果宣帝真的是顾念许后,就不会心心念念许多年公然想要废太子。我们再来看盖宽饶:《汉书·盖宽饶传》平恩侯许伯入第,丞相、御史、将军、中二千石皆贺,宽饶不行。…………………………………………………………………………最开始的时候,盖宽饶并不买许家的账而此时,宣帝对儒者的态度很是支持:【上以其儒者,优容之,然亦不得迁。】……………………………………………………………………盖宽饶为人清正,多次弹劾不法,很多人看他不顺眼,而宣帝因为他是儒者,对他格外优容【宽饶自以行清能高,有益于国,而为凡庸所越,愈失意不快,数上疏谏争。】……………………………………………………………………盖宽饶因为自己不能升职而颇为失意。【太子庶子王生高宽饶节,而非其如此,予书曰:“……】…………………………………………………………这个时候太子府的属官伸出了友谊之手然而这之后,盖宽饶跟太子府属吏想结交,宣帝却偏重的刑法,【是时,上方用刑法,信任中尚书宦官,】……………………………………………………………………我们要注意这个“方”字,宣帝执政许多年之后才开始用刑法,可见宣帝也并非一开始就偏重刑法,而是在盖宽饶和太子府有了结交之后。再之后,对盖宽饶不再优容。认为他意图逼自己下台,而支持太子上位。……………………………………………………………………因此宣帝并不是讨厌儒者,而是这些儒者让他不满意,因此一度转变了对儒学的态度,甚至可以推测,因为这些儒者跟太子关系密切,导致宣帝偏向了刑法。盖宽饶只是儒者的代表之一。郑昌特意写了一封上疏替盖宽饶辩解:“臣闻山有猛兽,藜藿为之不采;国有忠臣,奸邪为之不起。司隶校尉宽饶居不求安,食不球饱,进有忧国之心,退有死节之义,【上无许、史之属,下无金、张之托】,职在司察,直道而行,多仇少与,上书陈国事,有司劾以大辟,臣幸得从大夫之后,官以谏为名,不敢不言。”………………………………………………………………他特意强调无“许史之属”,说他不受许家和史家的指使,而盖宽饶被弹劾的原因是意图让刘询禅让,这让人联想到这些外戚之家,想要让刘询禅让给太子。从这里,我们不得不怀疑,宣帝在收拾掉霍家之后,很有可能跟这些许史等外戚家族的关系并不那么良好。这里做一个推测,最开始因为盖宽饶等清正儒者能够对抗许史这些占据要职的权贵外戚,但不久这些人因为得罪人太多久不得升迁,而且太子本来就是国储正朔,他们自然而然的倒向了太子,而太子又跟他的外戚密不可分。这愈发招致了宣帝的不满,因此宣帝开始偏向刑法,并且希望立淮阳王为太子。但是因为许史家族是支持他从霍光手中夺权的关键,也因此占据了朝堂中握有兵权的关键职位,因此无论是从道义上,还是从政治上,宣帝都无法废黜太子,因为一旦废太子,就一定要废掉外戚许家,那便会引起朝堂大的动荡,宣帝最终在生命的最后几年放弃了这个念头。

回复 zhaoxiaoshenme :是的,人要是起了疑心,对方怎么无辜都不会相信

我觉得宣帝立张婕妤为后搞不好有元帝的意思在里面。毕竟翻遍整个汉书,没有张婕妤母子主动夺嫡的记载,汉书里一处都没有,不是很奇怪么?整个事件就像是宣帝在自导自演。(不排除元帝本人和刘钦兄弟关系好的可能) 还有元帝的态度,成帝被元帝差点废掉太子之位的时候,成帝和王政君都忧惧不安,茶饭无味,可元帝的态度超级淡定,没有慌张不安的表情,汉书里一处都没记载元帝对宣帝要废掉他太子之位慌张的态度。

元帝那时候才多大?他能有什么意思?

他当然淡定了,他背后占据着许史两家,还有众多大臣的支持。宣帝都怀疑人家要逼迫他禅位了,要心里不安也应该是宣帝吧。

毕竟翻遍整个汉书,没有张婕妤母子主动夺嫡的记载,汉书里一处都没有,不是很奇怪么? 整个事件就像是宣帝在自导自演。 所以不排除元帝本人和刘钦兄弟关系好的可能。甚至可以推断元帝和张婕妤母子关系十分的不错。 。

事实证明太子的确不适合当皇帝,宣帝那个时候应该已经明白了,比较让他称心的还是淮南王

其实元帝本人来说还是可以的,但是性格方面比较犹豫,就是耳根子软班固评价:赞曰:臣外祖兄弟为元帝侍中,语臣曰:元帝多材艺,善史书。鼓琴瑟,吹洞箫,自度曲,被歌声,分?节度,穷极幼眇。——这是一个喜好读书并且多才多艺的人,应该说是个聪明人少而好儒,及即位,征用儒生,委之以政,贡、薛、韦、匡迭为宰相。——在任命宰相上并没有出什么大差错而上牵制文义,优游不断,孝宣之业衰焉。——但是因为有些过于书呆子气,做事优柔寡断,导致宣帝的大业开始衰败然宽弘尽下,出于恭俭,号令温雅,有古之风烈。——从这里看出元帝的品行是相当不错的班固的外祖是元帝的侍中,因此他对元帝的了解还是比较全面的元帝这种个性其实应该来说也是合格的守成之君但是西汉后期随着土地兼并加剧,地方势力已经和汉初无法同日而语了,如果君王不能够严厉约束,这些人就会利用自己的势力胡作非为。而元帝可能是有些理想化,认为应该按照儒家的理论治理国家,有些脱离了当时的社会现状,导致没有有效的管束豪强势力。宣帝的担心有道理,但是他意图换太子却没有道理。因为即便换太子也未必能解决问题,因为新太子上位必然要打压一部分人,抬举新势力,而新势力还是会仗着皇帝的需要胡作非为,而这样上位的皇帝因为皇位来源不正,需要他们支持,因此还是会纵容他们。东汉后期宦官、外戚交替上位就是因为没有正常的太子。

宣帝才是真正的小野猪,只可惜他没有易储,否则我会喜欢他的。

补充宣帝对许家的警惕的史料。宣帝不愿意太子和许家过于亲近:《汉书·疏广传》太子外祖父特进平恩侯许伯以为太子少,【白使其弟中郎将舜监护太子家】。上以问广,广对曰:「太子国储副君,师友必于天下英俊,【不宜独亲外家许氏。】且太子自有太傅少傅,官属已备,今复使舜护太子家,视陋,非所以广太子德于天下也。」【上善其言】,以语丞相魏相,相免冠谢曰:「此非臣等所能及。」广繇是见器重,数受赏赐。许广汉刚开始造了大房子享受生活,宣帝就想要借机处罚与许家亲近的长乐少府:平恩侯许伯入第,……酒酣乐作,长信少府檀长卿起舞,【为沐猴与狗斗】,坐皆大笑。宽饶不说,卬视屋而叹曰:「美哉!然富贵无常,忽则易人,此如传舍,所阅多矣。唯谨慎为得久,君侯可不戒哉!」因起趋出,劾奏长信少府以列卿而沐猴舞,失礼不敬。上欲罪少府,许伯为谢,【良久,上乃解】。…………………………………………………………本来没多大点事,不过是宴席上跳舞取乐,而且还是私人场合,盖宽饶这人素来刻薄喜欢得罪人,他这么做一点都不奇怪,奇怪的是这点破事,宣帝居然药降罪,许广汉求了很久才饶过。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 虾米资讯 2015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或网友爆料,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