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巴林左旗 / 正文

巴林左旗:磨穿铁砚的桑维翰——是掇窜石敬瑭割让幽云十六州的历史罪人

2018-10-03 09:21:14 / 我要吐槽 查看是否已被百度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谷歌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搜狗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360收录
祸及万世则万世之罪人,自生民以来,唯桑维翰当之——王夫子语【成语故事】——磨穿铁砚五代时期,读书人桑维翰一心想考取进士,第一次因主考官迷信,桑与丧同音——而没录取;第二次他写《日出扶桑赋》大赞扶桑,结果——还是没录取。朋友劝他——通过其他途径做官,他定制一块铁砚,说——只有磨穿它后,才会想别的办法,去做官。【典故】韦编屡绝铁砚穿,口诵手抄那计年。 宋·陆游《寒夜读书》诗【释义】把铁铸的砚台都磨穿了。比喻读书用功,有恒心。梦魂惊起转嗟吁-----宋徽宗收复燕云始末南山冈 题记: 北宋末年,有一批为收复燕云十六州而不懈努力的人。他们的努力虽然失败了,但他们勇于进取的历史精神不应该被否定。 楔子:话说燕云十六州 一 公元938年,是中国五代十国之后晋天福元年、契丹会同元年,干支纪年为戊戌,属相为狗。这年十月,后晋太祖皇帝石敬瑭(892—942)建东京于——汴州(今开封市),以原京都洛阳——为西京。十一月,他信守承诺,派使臣到契丹皇都——上京临潢府(今内蒙古巴林左旗),将中原北方十六个州的图籍呈献给“父皇帝”——耶律德光(902---947)。从此,这十六个州便脱离中原,正式纳入契丹国版图,变成了契丹国的行政区域。 这十六个州是:幽(北京)、蓟(天津蓟县)、瀛(河北河间)、莫(河北任丘)、涿(河北涿州)、檀(北京密云)、顺(北京顺义)、妫(河北怀来)、儒(北京延庆)、新(河北涿鹿)、武(河北宣化)、云(山西大同)、应(山西应县)、朔(山西朔州)、蔚(河北蔚县)、寰(山西朔州东)。 这便是史上有名的燕云十六州,又称——幽云十六州、幽蓟十六州。 其中,幽、顺、蓟、涿、檀、瀛、莫七个州,——位于太行山东南,称为“山前七州”,北部与燕山险峻地形相连,有多处天险可以据守。其他诸州——在太行山西北,称为“山后九州”,那里山岭绵亘,地形复杂,易守难攻。 这是一片富饶辽阔的土地,东西长约六百公里,南北宽约二百公里,面积大约有12万平方公里,包括现在的北京、天津、河北与山西北部等广大区域。 这里物产丰富,既有“桑麻枣栗之饶”,兼具“玉帛子女之富”。 这里地势险峻,具有重要的军事防御意义。北方著名的关口要隘,如山海关、喜峰口、古北口、雁门关等,都分布在这一带。 宋人叶隆礼在《契丹国志》中写道:“幽燕诸州,盖天造地设——以分蕃汉之限,诚一夫当关,万夫莫前也。” 在以冷兵器为主的时代里,以步兵为主要兵种的中原军队,如果想成功抵挡住游牧民族骑兵的入侵,必须——要有险峻地形作为屏障,而燕山与太行山一带恰好就构成这样一道——天然的战略安全防线。 燕云十六州一失,中原北方大门豁然洞开,河北北部边防——从此几乎无险可守。北方游牧民族铁骑,对中原王朝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他们随时都可以驰马纵横于千里平原之上,昼夜之间,即可——饮马黄河! 石敬瑭割让燕云十六州给契丹,对中国历史产生了重大影响。 那么,石敬瑭为什么要把中原这么重要的一片土地割让给契丹呢?这事说来话长。 石敬瑭的父亲名叫——臬捩鸡。臬捩鸡——善于骑马射箭,唐朝末年,他跟随沙陀头领——朱邪赤心,自西夷(今新疆地区)内迁到阴山一带。后来,他又积极追随朱邪赤心的儿子——晋王李克用,因冲锋陷阵,征伐有功,官至——洛阳刺史。据此推断,石敬瑭应该姓臬,是沙陀人。 沙陀又名处月,是一个以朱邪为姓的少数民族部落,游牧于新疆准噶尔盆地西南一带,因其地有大沙丘而得名,原来是——西突厥“十姓部落”以外的一个部落。 突厥——是继匈奴、鲜卑、柔然之后在中国北方崛起的又一个游牧民族。突厥汗国成立于公元552年,全盛时,其疆域东至大兴安岭,西抵西海(咸海),北越贝加尔湖,南接阿姆河。隋朝时,著名将领兼外交家——长孙晟(即唐太宗李世民的岳父)用离间计,使突厥汗国分裂为东、西两部。西突厥——称雄于西域,后来被唐太宗所灭。东突厥——控制蒙古高原,后来被唐高宗所灭。唐高宗末年,突厥人再度建立——后突厥汗国,公元八世纪中期——又被回纥所灭。 可是,石敬瑭不认为自己是沙陀人,他不随父姓,也不随母姓(他母亲姓何),他自己选择——姓石。这是为什么呢?《新五代史》主编欧阳修也很困惑:“不知其得姓之始也。” 《旧五代史》主编薛居正则解释说——,石敬瑭之所以选择姓石,是因为他自认为是——石奋的后裔。石奋即“万石君”,是西汉一个很有名的大臣,汉景帝时曾位列九卿。薛居正说,石奋有一支后裔,因为避乱,从中原流落到了西夷(西域)。石敬瑭认为,臬氏家族——便是其后人。照此来看,石敬瑭并不是沙陀人,而应该是——汉人。 石敬瑭年轻时朴实稳重,沉默寡言,喜欢阅读兵书,崇拜战国名将——李牧和汉代名将——周亚夫。 李克用、李存勖父子与后梁太祖皇帝朱温(852---912)争雄时,石敬瑭隶属在李克用义子——李嗣源(867---933)帐下,他冲锋陷阵,战功卓著。 李嗣源——是后唐第二任皇帝即——后唐明宗,在位时间是公元926年---933年。李嗣源对石敬瑭很器重,视之为心腹,并将女儿——永宁公主嫁给了他。 李嗣源死后,其子——李从厚继位。李从厚对握有兵权的河东节度使石敬瑭与凤翔节度使李从珂,很不放心。他命令二人——进行对调,想借此削弱他们的势力。 李从珂(885---936)——是李嗣源的养子,本名——王从珂,他拒不受命,他打着“清君侧”的旗号——率兵攻入京师——洛阳。 李从厚在百名亲骑保护下出逃,在卫州(河南汲县)遇到姐夫——石敬瑭。石敬瑭将李从厚的随从全部诛杀,把李从厚孤身一人留在驿馆里,自己——扬长而去。 李从珂从洛阳派人给李从厚送来一瓶毒酒,让其自尽。李从厚不肯喝,被人用绳子活活勒死,年仅二十一岁。 李从珂称帝后,对石敬瑭很不放心。石敬瑭对李从珂也有所警惕,他一方面装病称弱,一方面暗中积蓄力量,多次以防备契丹为由,要求朝廷——增兵运粮。 公元 936年(后唐清泰三年)五月,石敬瑭以身体羸弱为由,上书——请求解除兵权,调往其他地方。实际上,他这是以此试探李从珂的态度。 李从珂考虑再三,在意识到有可能招致变乱的情况下,仍然决定——调任石敬瑭为天平节度使。 调任诏书传达到晋阳(今山西太原),石敬瑭紧急召集下属商议对策,大将刘知远(895---948即后汉高祖)说: “明公统军多年,众望所归,凭借晋阳的有利地势和精锐军队,一定可以成就霸业,怎么能受制于一纸诏书——而自投虎口呢?” 石敬瑭遂决意——起兵。他上书指责李从珂——只是先帝养子,没有资格继位为帝,要求他——传位于明宗四子——许王。 李从珂大怒,派出三万大军——围攻晋阳。 面对李从珂大兵压境,石敬瑭自感力量不足,难以抵挡,内心焦虑不安。这时,谋士——桑维翰(898---946)献策,建议向契丹求援。 契丹——是辽太祖耶律阿保机(872---926)在公元916年创建的一个游牧民族国家(后改国号为辽),当时据有中国北部和东北部幅员辽阔的广大地区。契丹人凭借兵强马壮,多次南下入侵,对中原土地一直虎视眈眈。 契丹当时的皇帝是——辽太宗耶律德光。 石敬瑭让桑维翰给辽太宗写信,——向契丹称臣,以父子相称,以求得契丹出兵相救,并许诺——事成之后,割让雁门关以北十六州土地——作为酬谢。 刘知远觉得——石敬瑭做法有些过分,他劝说道: “称臣可矣,以父事之太过。厚以金帛赂之,自足致兵,不必许以土田,恐异日大为中国之患,悔之无及。” 但石敬瑭不听,一意孤行。 就在石敬瑭与李从珂双方激战两个多月,相持不下的时候,辽太宗亲率五万契丹骑兵,长驱直入三千里,直抵晋阳城北虎北口,当日即与后唐军队沿汾河展开激战,杀死后唐步骑兵近万人,后唐军队败退。 当天晚上,石敬瑭出晋阳北门拜见辽太宗,两人握手言欢,相见恨晚。 于是,35岁的辽太宗册封45岁的石敬瑭——为大晋皇帝。石敬瑭穿着辽太宗脱下的契丹皇袍,在晋阳城东南的柳林营地举行即位仪式,改元天福,国号——晋,史称——后晋。 提议向契丹求援的桑维翰,“为人丑怪,身短而面长”,他从小自命不凡,立志做公辅。有个成语叫“磨穿铁砚”,意思是——立志不移,坚持不懈,典故就出自桑维翰——下决心考取进士的真实事迹。 为获得契丹出兵支持,桑维翰曾亲自前往上京求见辽太宗,他“跪于帐前,自旦至暮,涕泣争之”。 欧阳修因此在《新五代史》中说:“灭唐而兴晋,维翰之力也。” 明代王夫之专门写了一篇《桑维翰论》,开篇即说: “谋国而贻天下之大患,斯为天下之罪人,而有差等焉。祸在一时之天下,则一时之罪人,卢杞是也。祸及一代则一代之罪人,李林甫是也。祸及万世则万世之罪人,自生民以来,唯桑维翰当之。” 桑维翰被王夫之判为——“万世之罪人”。 后晋因契丹所助而兴,后来又被契丹所灭。石敬瑭所创建的后晋仅仅存活了12年。可是,他割让燕云十六州对中原王朝造成的危害,却长达四百多年,并深深影响了中国历史政治的格局和走向。直到明朝初年,燕云十六州——才回归中原王朝。正如《辽史纪事本末》所说,燕云“实今古之大防,自晋失十六州,为中原之祸者——数百年。” 作为一个可耻的“儿皇帝”,作为一个危害华夏中原的卖国贼,石敬瑭——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 虾米资讯 2015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或网友爆料,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