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巴林左旗 / 正文

巴林左旗:通古斯满洲红山文化玉箍形器试解

2018-10-03 09:21:17 / 我要吐槽 查看是否已被百度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谷歌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搜狗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360收录

距今约6500~5000年的通古斯满洲红山文化玉器中最具典型性的三种器形分别为:玉猪龙、勾云形玉器、玉箍形器。本文只就“玉箍形器”管中窥豹,略加评说。红山文化玉器早在清国乾隆年间就已有发现并被著录、收藏。1911年英国伦敦的出版物就收录有“玉箍形器”,1964年在内蒙古巴林左旗葛家营子村又发现了两件“玉箍形器”,1983年开始发掘的牛河梁遗址中陆续出土了一批玉器,其中也包括“玉箍形器”。说起“玉箍形器”不得不先从一个汉字的正误开始,这就是大家都认识的一个汉字“蟒”(mǎng)字,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中没有“蟒”字,有的只是“莽”(mǎng)字的解释:南昌谓犬善逐菟艸中为莽。从犬、从茻(mǎng),茻亦声。译成现代汉语就是:莽,南昌说狗善于在草茻之中追逐兔兽叫莽。由犬,由茻会意,茻也表声。笔者以为前人错了“一点儿”,许慎之解似有牵强,“莽”应为字!或许解释起来可以更加合理,字其中应从大字(自古天大、地大、人大的观念),而非犬字。从茻声。这样才符合远古东北满族先民对自己顶礼膜拜的神异爬行动物花斑巨—龙的信仰崇拜。解释为茂草之间见(xiàn)大虫似乎更加合理。后人在“莽”字左边又附加了一个“虫”字—“蟒”,似有画蛇添足之嫌,实乃错上加错。

位列东北远古满族先民动物神崇拜之首,象征着生殖、生育的阴柔之美及生生不息的巨大生命力,同时又是力量、勇猛、雄健、阳刚,通天绝地的神灵化身,是部族的图腾--龙。东北远古满族先民敬畏却也不乏善养巨之人,那些善养者,皆为部族的首领(萨满),为了体现他们超人的智慧和勇气(法力),他们个个都具备降龙伏虎的神奇能力。有史以来可见记载宫廷亦有善养“龙”()者,直到现代的马戏团亦有此类表演。清朝大臣们所穿的礼服亦称为袍,康熙皇帝为其祖母祝寿时亲自高歌起舞,所跳的既是满族宫廷乐舞—式舞。在东北远古满族先民庄严、隆重的祭祀仪式中有一种神祭(现仍可见近代满族民间神祭祭文神本遗稿),在祭祀仪式中首领大萨满必携做为自己的庇护神(动物主神)的巨现身说法,为防止在仪式过程中,敬供的牺牲(血腥)刺激巨,使其撞吞噬牺牲,扰乱现场秩序,所以智慧的满族先民研制发明出了“玉箍形器”,以玉之神力如刃之斜口箍于巨颈部、扼其咽喉、有效的降制巨,使其不能轻举妄动。从器物的形制可以看出:“玉箍形器”长度一般在10~15厘米之间,最长的不过18.6厘米,椭圆筒形玉器大口一端为斜口沿,便于套入巨头颈及摘取,而玉器的另一端为相对稍小口,口部平整,便于手握操作及法器平时庄重直立端置,平口侧部对称双孔为穿绳牵制巨而设计。器形相对小的,平口侧无对称双孔,也就不难理解了。当首领大萨满虔诚的念诵完神祭文、咒语及相关仪式后,方可解除“玉箍形器”,使其神大快朵颐,吞食牺牲。

因此“玉箍形器”皆是距今6500~5000年的一千五百年间历代通古斯满洲大萨满的降龙法器。直至清朝官服的马蹄袖亦是“玉箍形器”演化至近代,在服饰上的最巧妙呈现,除了满族服饰的独特审美之外,其中更多蕴含着五、六千年独特的满族历史和文化,彰显出降龙伏法的超凡信念与能力,知难而进的超级智慧与勇气。据此试为“玉箍形器”做一定名,不知能否为大家认可?作为“降(xiáng)龙”法器可称之为:降龙、玉降龙;龙套、玉龙套;戒龙、玉戒龙。亦可俗称为:项圈、脖套、套子。让我们大家以最最崇敬的爱心,好好的珍惜和保护我们伟大的通古斯满洲祖先留给我们的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向伟大的、智慧的、文明的通古斯满洲祖先致敬!向今日伟大的、智慧的、文明的通古斯满洲人民致敬!向未来伟大的、智慧的、文明的通古斯满洲致敬!=========================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位于满洲辽宁省凌源市与建平县交界处,因牤牛河源出山梁东麓而得名,呈半山地半丘陵地貌。虽为山区,并不闭塞。101国道、锦承铁路贯穿其间。整个遗址置于万亩松林丛中,冬夏常青,空气新鲜,环境幽雅,依然存有原始风貌。

遗址座落在辽西山区一处曼延10余公里的多道山梁上,在50平方公里范围内连绵起伏的山岗上,有规律地分布着祭坛、女神庙和积石冢群,并由它们组成一个规模宏大的宗教祭祀中心。在方圆有致的积石冢内,以大墓为中心将墓葬分为若干等级,随葬品只有玉器。以写实又神化的猪龙、熊龙、凤鸟、龟等动物形玉饰、上下贯通的马蹄状玉箍和装饰着随光线变化而若隐若现花纹的勾云形玉佩为主要类型,它们与竖立在积石冢上成排的彩陶筒形器都是墓主人用以通神的工具。这些积石冢位于山冈之巅又层层迭起,具有后世帝王山陵的景观。充分显示出中心大墓主人“一人独尊”的身份地位。他们是宗教主,也是“王者”身份。坐落在主梁顶上的女神庙供奉着围绕主神的女神群像。一般为真人原大,位于主室中心的大鼻大耳竟为真人的三倍。神像又是以真人为依据而塑成的,比例适中又极富表情,权威人士认为“她是通古斯满洲红山人的女祖,也就是通古斯满洲诸民族的共祖”。显然,这样一处规模,组合超群的祭祖圣地,不会是一个民族或部落所能拥有,而只能是为整个文化共同体所共有,牛河梁又正处于红山文化分布区四通八达的中心地带,它就是该文化高层次的一个起聚落中心。把它作为通古斯满洲五千年文明的一个象征是当之无愧的。 牛河梁遗址自1981年发现以来,国内外“红山热”一直持续不降。新华社向全世界发布牛河梁遗址消息,国务院确认牛河梁遗址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中国考古学会一百余名专家会聚牛河梁进行研讨,日本、韩国、印度、瑞士、英国、美国及港台有关学者纷纷前来考察,他们一致认为,牛河梁遗址不仅是通古斯满洲史前圣地,也是世界文明中心之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银行组织也几次派人评估,并委托英国剑桥大学的专家们现场考察,向联合国写出了将牛河梁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申请,还制定出保护、发掘、修复牛河梁遗址的总体规划,准备将它建设成红山文化遗址博物苑和自然历史公园。 女神庙、积石冢、大型土台建筑址是牛河梁文化遗址的代表性建筑。此三个遗址点依山势按南北轴线分布,坛庙冢三位一体,规模宏大、气势雄伟,是红山文化最高层次祭祀中心场所。它为通古斯满洲五千年文明起源,上古时期萨满等代表人物在东北亚活动以及宗教史、建筑史、美术史的研究都提供了丰富的通古斯满洲实物资料。

牛河梁是5000年“通古斯满洲古文化、古国、古城”之所在,通古斯满洲五千年古国的象征。它的出现,将通古斯满洲文明史提前了1000多年,被称为“通古斯满洲文明史新曙光”。图为出土的玉猪龙。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 虾米资讯 2015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或网友爆料,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