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淮阳 / 正文

淮阳:[东直门|簋街]---淮阳菜馆

2018-10-10 06:46:31 / 我要吐槽 查看是否已被百度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谷歌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搜狗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360收录
据杭州徐珂所辑《清稗类钞》中记载“肴馔之各有特色者,如京师、山东、四川、广东、福建、江宁,苏州、镇江、扬州、淮安。故而集成"鲁、川、粤、苏”四大菜系,又以簋街淮阳菜馆最为正宗地道。

【今日刑部里的案件倒也没有那么多,难得得了个空,所以往大街上四处溜达溜达。看见前头的一家淮扬菜馆,才想起来出府之前还尚未用膳,所以一时起意,便往菜馆走去】【应是已到正午的缘由,菜馆里坐的不少人,倒也没有一张空桌子,小二便推荐我拼桌。我想着没什么事儿,也是尝一尝鲜,便让小二带路至窗前,那桌坐着一位公子哥儿,抱了拳】公子,在下来这菜馆里尝尝鲜,现也没有桌子,能否与你拼个桌?

【其话落耳,也自然不再假客气,撩袍落座】那可就打扰了。【其实我进来也就存着尝鲜的心,虽然他让我看菜谱,但我看了也是一头雾水,索性说道】我对淮阳菜所知甚少,要不直接让小二把这儿最出名的几道菜上了来,岂不是省了事儿?【再一想,一转话锋】还是说公子你有什么推荐的?

【今儿倒是赶巧,拼桌的是一个懂吃食之人。反正我也一头雾水,便跟着他的点了】那就上这几样吧?顺道再来一壶毛尖。【我寻思着府里好像没有厨子会做淮扬菜,倒多得是做川菜,其实我也嗜辣,也不知道这淮扬菜会是怎样的风味。一时静默,遂挑个话头】看这店里人来人往,生意如此红火,看来味道应该也是不错的吧?

【小二恰上了茶,便信手拿过茶盏倒了一盏,也给他的茶盏里满上】我也少出来吃菜馆的菜,所以倒不大清楚这附近开了什么菜馆,听你这么一说,下回可真得去尝一尝。【不过印象里,是七哥对自己府里的饭菜较为讲究,上回去他那儿蹭了一顿饭,可真是大饱口福了,到现在还惦记着呢】【看他也是个好相与之人,所以倒也不拘谨,但既是萍水相逢,自然略去名姓】这平日里忙着差事,难得休沐,也不大清楚京城里有什么好玩的去处,出府了来来去去也就那几个地,你有什么好介绍?

【喝了一口茶】那下回如果有缘,便在这附近的菜馆看看可不可以遇上吧。【虽不知他二哥是否我同僚,但我未多问,只与他换了话题聊点别的】是吗?下回我一定去看一看了。【与他聊了片刻,菜也上齐了,酒足饭饱之后,与他告了别,就慢悠悠地走回府去】

(近来天热气躁,胃口极差,听说这东直门开了几个新的菜馆儿,淮扬菜又最为清淡。领着九如,就到此处来尝尝鲜。)(许因为新开,来往人不多,还能挑个位置,临窗而坐。)

【东直门外,新开了不少菜馆,几大菜系的都有,其中有家淮阳菜馆很是有名,听佩兰说每日都是客似云来的,想起旧时在外头吃过的淮阳菜,很是心动,只是不知道这京城里头的淮阳菜如何?耐不住心里的好奇,还是去了那处,想试一试这里的菜。】【马车慢慢走,左右无事,并不着急,待到那处时,已然快到午时了。】

(点了些小菜,要了一壶酒,悠然等着。观窗外,有伊人款款而来,举手投足,均是大家风范。本就是等上菜有些许无聊,此刻瞧见佳人,移不开目光。)(嗯——有些登徒子的味道。笑一声,待她入内,才收起。)(小二吆喝一声)清炖狮子头,来了

【大堂内,修饰皆按淮阳风格,到有几分味道,也不知道这菜的味道如何?人不算多,店里头也是安安静静的,偶有几个食客低头品菜,轻声细语,其中有个姑娘,倒是特别的,孤身一人,临窗而坐,无意间对上她的眼,浅笑嫣然,回一个笑,算是见礼,要往里头去,听见她点菜的声儿,顿住了脚步,笑着问她。】姑娘也爱吃清炖狮子头?【来往食客虽然不多,自己也不好立在堂中太久,反而坐了她对面,和她说话儿。】

(这筷子,将将要夹住那狮子头,耳畔忽然起了清音,手一滞,扬了下巴,抬眼瞧去,原来是方才的那位姑娘。)(弯唇,笑答)是呀~红烧的总觉有些腻,还是这清炖的好,姑娘也一起来试试?(瞧她落座对面,递过一双干净的筷子与她,挑挑眉,示意她接过。)

【旧时在扬州学画的时候,曾拜在一位老先生门下,寄居五年终成,如今虽然回了京城,到也是时常怀念起那时候吃过的狮子头,每次自己画的好的时候,师母总会给自己做这道菜,而且是清炖的,肥瘦正好,不咸不腻,总是能吃很多。】以前有位长辈倒是常给我做这道菜,到要尝一尝这里的味道如何,那就借姑娘的光儿了,多谢。【接过她递过来的筷子,捡了一块儿,放在嘴里,仔细的品了品。】

(她细声曼语,婉转悠扬,很是好听,话语娓娓,道清其中滋味,舒了眉,接过话)不比姑娘的有因有果,我只是喜欢吃这道菜,第一次吃的时候,有些惊艳,故而喜欢上了。(学她样,夹了一小块,放入口中,清香四溢。我不由想,这儿的菜,是极地道的。)(搁了筷子,扣三丝恰好又上了桌,不急着吃)借光就严重了,我呀,是多结交一个朋友——我唤钮祜禄,名白浅。

【菜入口,能见厨子的用心,选料也是顶好的,不过还不是师母做出的味道,想来师母的味道只有她一个人能做出来,有些失望,也有些释然,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哪里有这么多因果呢,只要菜好吃就成了,就算是对做菜之人最好的回报了。【虽然不是自己想吃到的味道,也得承认这里的菜品绝对是地道的淮阳菜。】我是博尔济吉特英东,姑娘愿意叫我观山就好。

(我读出她眉眼间有些失望,想来不是这菜不地道,却是这菜呀,缺了些情怀吧。再听后话,颔首笑应。)是我愚钝,观山说的才是。(一顿,再添,带些羞赧)观山也可唤我小字,娉仙。(收了音,提了筷,给她碗中夹了点三丝儿)再尝尝这个吧,虽不如狮子头那般喜欢,但也算得上是淮扬名菜,来这菜馆,可得尝尝的。

【一个人做出的菜的味道自然是不一样的,我也不纠结于这味道,起码尝起来还是很好吃的,看看这些食客就知道了。起码这菜吃起来很地道,也对得起这淮阳二字了,至于师母的菜,我下回去的时候,再吃也不迟的。】哪里算的上愚钝呢,人和人的际遇本就是不同的,好。【这两个字应该是她的小字吧,听起来很有几分味道,又絮絮说了很多,才各自回去。】

【我曾游历过江南,也吃到过正宗的淮阳菜,我未曾想到在京城里头也能到正宗的淮阳菜,听闻东直门一下子开了不少菜馆儿。不知道是谁这么大手笔,可是对我来说却是顶好的消息,起码以后想吃的东西在这里也能吃到了。】【趁着天好儿,而我又无事可做,不如出门一趟去看看这菜到底如何。】

【淮阳菜的口味偏甜一些,我虽然对吃食一道上不是很精心,不过有美食还是不愿意错过的,如今这里的淮阳菜馆自然是不愿意错过的。停了车,抬脚进门。】【早就闻到菜品的香气,大概是不负这盛名,屋里客似云来,早就没有空座儿了,左右环顾一下,发现临窗一位姑娘,只有她一人,没犹豫走了过去。】姑娘这里有人么?

【自己慕名而来自然不希望空手而归,只好厚着脸皮,跟眼前这个姑娘讨个座位,想来她也不会拒绝自己的。】那我可不可以借个座儿?【她这里没人,看着她年纪不大,喝自己也就在恍惚之间,笑呵呵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自己提了要求。还在心里感叹,这里的人真是太多了,这么多家菜馆林立,这里也能满满当当的。】

【此处虽然是京城繁华之地,可这菜馆的装饰和建筑都是按照淮阳的特点修建的,当让我有一种置身于淮阳的错觉,可惜,我在淮阳的时候,年纪太小,并不能清楚记得那里的一草一木,只是能依稀记得那里的菜品是多么的好味道。】哈哈,好的,我不点太多菜,不会放不下的,姑娘点了什么?我们可别点重复了……【这个姑娘当真是可爱得紧,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呢。】

【别看这姑娘很纤细的模样儿,可这一堆菜都是她一个人点的。她自己能吃这么多么?不敢想。听了她的解释才明白,原来是菜馆里的份量小,而不是这姑娘能吃,嘿嘿一笑。】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姑娘很饿呢。【自己又加了两道平常经常吃的,和一道汤,再添一壶甜酒也就齐全了,我能想到这顿饭以后我们两个会有多饱。】姑娘经常来这里么?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 虾米资讯 2015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或网友爆料,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