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天长 / 正文

天长:『东风如是,帝九天长』[文‖逸天珝]

2018-10-21 06:46:31 / 我要吐槽 查看是否已被百度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谷歌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搜狗收录 查看是否已被360收录
本来是不打算写的,后来实在是经不起东凤的诱惑,又应网友的要求,就开了一篇『东风如是,帝九天长』先说明一下我笔名逸天珝,大家可以叫我天珝,我写的所有小说都是古装小说,文笔偏古。现在除去这篇,我有三部小说的坑要填,所以还希望大家不要催文,文也不一定每天都有,因为我有一部小说也是在贴吧发的,说明的是一周一更。至于人设,也不知道有没有崩,反正是按照我心里的东凤所写的。续电视剧,偏虐。这篇基本是属于现写现发的,所以不要介意有错别字,也不要介意部分章节,现写现发的实在是分不了章节。这篇应该算我几部小说中写的最随便的了吧,等全部写完后,我会分章节。其他的么,我是职一生,一般只有晚上在,而且我们职校要考的证很多,再加上我的小说,最近会比较忙,这边更新的会比较慢。我不会把手稿发上来,一般都是打成电子稿,初步修改之后才发。嗯,就这样,其他的以后再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不喜欢催文,每周最少两更,我的另一个帖子里只要有催文,我直接说她的,这一点请注意,还有,不喜欢看的,请不要看,看了就不要喷。本楼主好话说在前头,被骂了不要怪我。我不喜欢催文,每周最少两更,我的另一个帖子里只要有催文,我直接说她的,这一点请注意,还有,不喜欢看的,请不要看,看了就不要喷。本楼主好话说在前头,被骂了不要怪我。我不喜欢催文,每周最少两更,我的另一个帖子里只要有催文,我直接说她的,这一点请注意,还有,不喜欢看的,请不要看,看了就不要喷。本楼主好话说在前头,被骂了不要怪我。语气可能冲了点,楼下马上上文,敬请期待。——天珝

东风如是,帝九天长。悔之我心,我自当受。三十六万年坚如磐石的心,为你而开;三十六万年冰如极地的心,为你而融;三十六万年寒如北风的心,为你而暖。——题记

那年青丘,女君继位,万民朝贺。本该是与民同庆的日子,空气中却弥漫着一股忧伤。只见女君白凤九穿着一袭红装,额间的凤尾花红的滴血,眼神却透着忧郁。除却青丘的帝室,没人知晓凤九眼中的忧郁因何而来。凤九望着祭台上的神案,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落入眼中。是帝君!是东华紫府少阳君!凤九一步步走进他,就要触碰到他时,那个身影随风而散。登上祭台,眼前一阵白光乍现,只见司命捧着一卷画卷,朝着凤九行礼:“小仙参见女君。”司命双手所托着的,是当年东华帝君征战四海八荒时,亲手绘下的四海八荒图。司命将东华的话尽数告诉了凤九,凤九不晓得东华为何要送来这图,她只晓得她的心在那一刻好痛,真的好痛。而后司命所说的所有宽慰的话,她一句都没有听进去。既然我要继任青丘女君之位,那么我和东华便不会再有可能,况且那三生石上,东华的名字早已不复存在。凤九定了定神,念了祭词,在万民的朝拜下,坐上了青丘女君的座位。九重天上的太晨宫内,东华已然褪下了紫衫,一袭白衣到更是称合他这会儿的心,腰间的那一截断尾所代表的意思,明眼人都知晓。司命从青丘回来,向着东华作揖:“帝君。”“东西送到了?”“是。”“她说了什么?”“没有,但是小仙看得出来,女君她……很伤心……”东华转过身,负手而立:“从今日起,本帝君要在太晨宫闭关,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本帝君。”司命抱拳:“小仙明白。”也就是这日开始,不管是太晨宫,还是青丘,总是飘荡着丝丝的忧伤……直到三年后。那日上朝,天君与狐帝定下了天族、青丘,两族联姻的日期,就在九月初二。天族本就欠了青丘数不清的人情,这会儿迎亲势必要让青丘满意。下了朝,天君亲自来到太晨宫,虽然明知东华闭关,但是天君思来想去,也只能是硬着头皮来找东华。还未踏入太晨宫,就被司命拦在了宫外,说是帝君闭关,任何人不得打扰。天君望了望太晨宫那高挂的匾额,还是厚着脸皮站在宫门前不走。也不知晓过了多久,太晨宫的宫门竟然缓缓打开了,东华从宫内走出,撇了眼天君:“我去。”九月初二那日,东华重新换上了紫衫,一头银白的长发,披散在肩上,与夜华领着迎亲队伍踏着祥云,直奔那青丘去了。[文‖逸天珝]

赞一个 文风挺好

还有吗?

支持

顶顶

好看啊

又得瑟了 珝儿

期待

补上一个本君手写的封面

这时的青丘一片喜气,狐狸洞内,狐后和凤九正在为白浅做着最后的准备。为白浅着好喜服,狐后忽然握着凤九的手:“今日迎亲,帝君会来,你是小五的伴娘……”“小九知道,小九与帝君再无可能,小九早就放下了,请奶奶和姑姑放心。”凤九截断了狐后的话,接着说道。可是究竟是真的放下,还是假的放下,除了凤九,没有人知道。迷谷跑进狐狸洞,抱拳:“太子殿下来迎亲了。”狐后忙为白浅盖上红盖头,凤九在一侧虚扶着白浅:“姑姑,我们走吧。”狐狸洞外,只见夜华身着喜服,站在队伍前头,随后是东华帝君、央措、连宋、成玉、司命一干仙臣。白真将白浅的手交给夜华:“夜华,我们青丘就把小五交给你们天族了,倘若小五再受伤,别怪我们兵戈相向!”夜华接过白浅的手,紧紧握住:“四哥放心。”凤九一直低着头,没敢看近在眼前的东华,可她却能清楚的感受到东华那炽热的目光。凤九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的飞快。那日夜华与白浅的婚事普天同庆,有传闻说是天族要连着摆上九天九夜的宴席。夜华、白浅成婚的当日,天君便宣布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太子夜华文成武德普天无二,今日本君退位于太子夜华,着太子夜华、太子妃白浅即日继任天君天后之位。”夜华、白浅先是心下一惊,随后双双下跪:“孙儿领旨。”说着,两人一道接了天君递来的天印和册宝,携手走到阶下。只见天际一片昏暗,零星的几道小雷闪过,随后是一道天雷朝着夜华、白浅劈来,而后又是第二、第三道。众人的心思都在夜华、白浅身上,谁都没有注意到一旁的东华帝君与司命悄悄离了席。东华一路径直走向了太晨宫,司命跟在后头,一道进了太晨宫。回想东华这几日的作为倒是有些不寻常:“帝君……”话未出口,东华便是像知道了司命的心思:“今日是青丘女君飞升上仙的天劫。”“什么!?今日!”司命有些惊讶。东华点了点头:“对,就是今日。”“那为何青丘的狐帝,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都算不出女君飞升的天劫?”司命很是奇怪,照理来说墨渊能算出白浅飞升的时日,那么同样身为父神之子的狐帝、折颜为何算不出?难道只是因为他们是父神的养子吗?“因为她与本帝君的情丝。”司命默然。东华径直走到殿内,在榻上盘膝而坐,抬手念诀,一股红光自自身发散,未过多时,一道奇异的阵法慢慢在殿内形成。司命望着眼前的法阵,略感惊讶,似乎是从未见过:“帝君,您这是……”东华布完阵法,从榻上走下,负手:“上古阵法,雷诀阵。”司命熟读古籍,曾经从上古史书中见到过雷诀阵的出现,原以为这些阵法之所以被称为上古阵法,是因为没有人习得这些阵法,上古神族中会这些阵法的接连应劫,导致这些奇异的阵法失传。只是未曾想,东华帝君竟然习得这些法阵。不过这到也不意外,毕竟东华帝君是曾经的天地共主,曾以战止战,以杀止杀,会此些阵法也是可能。只是上古史书中记载:古法难控,习者非生即死,用者非死即伤。“帝君,你的伤……”“无事,你且先退下,此事若被他人知晓,你便自个儿去普华天尊那儿领罚吧。”虽说者声音听着不大,但着实让司命冒了一身的冷汗:“是是是,小仙明白。”[文‖逸天珝]

好文一贴,果断收下啦,坐等后续剧情。

Powered By © 虾米资讯 2015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或网友爆料,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nyhot@qq.com)